高斯贾斯蒙:天生的学者

我想见丹斯里高斯贾斯蒙教授有好些时间了。从多年来媒体报道,我对这位教育家形成了良好印象:他讲道理、不怕直接回答问题、不羞于表达反对意见,特别是对无知又自作聪明的人。

我们会面之处,是马大研发楼保留给退休校长、他陈设简约但舒适的办公室。

认识他的人说,高斯是天生的学者。高明的学者们爱他,被误导的官僚则厌恶他,我想反之亦然。上周四赶得上见他,我并没失望。印象还上升了一个等级。个性和蔼、易笑,不回避任何问题。流露出有“魅力”的自信。

高斯很重要

高斯1956年生于峇株巴辖。1979年电子工程系毕业,1982年获电力系统工程博士。在英国,他遇见在曼彻斯特学生化的诺里亚亚当。年轻的他对她惊为天人,如今他们已结婚37年4个月。

他们育有3子1女,孙子有5名。男的都是多媒体大学校友,女的是马大培训的医生。诺里亚是中学校长。

1982年,在马大电子工程系开始他的事业。他升迁快速,13年间从系主任、工学院院长到副校长(开发部)。他33岁当副教授,36岁升教授。

1996至2007年,高斯是多媒体大学创办主席/总执行长。他短暂当过国际联合学院总执行长,从2008至2013年则受委马大校长。

学者常终身任职以求安稳,高斯却在40岁时放弃,转当合约员工。他了解学者的强项和弱点,因此让自己处于必须在“真实世界”中生存、又有学者表现的环境。在多媒体大学,他经常受财务管理的考验,因为该机构不在政府资助名单。

教育很重要

在马大,他加大难度,目标进入世界100大。他认为,本地基准不实际,因为大多本地大学上不了世界排名。

如今,他做咨询工作,与朋友搞小生意,在有价值的组织出任董事。

从专业立场来看,他同意柔佛苏丹呼吁学校用英语作教学媒介语。

在多媒体大学任职期间,他持续接到讲师英语水平低的投诉,决定进行简单测试,由语言专家评分。讲师中有60%不及格(低于50分)。他们都是英语作为第二语言教学(TESL)资格讲师。

他认为我们应更严格培训和聘请大学讲师和学校教师。决策者(尤其是教育部长)必须优先考虑原则,而非受欢迎的决定。毕竟,长期来看,好的政策都能促进可持续性政治。

我国公立大学现在排名最低的30%,甚至低于越南!高斯感到不安。

他记得有一次,打开开斋节卡看见一叠新钞票。他叫来送信者拿回,如果不想停业坐牢就不要再犯。消息传很快,他再也没此个人经历了。但他知道贪污在教育界真实存在且泛滥,因为预算分配高达数十亿令吉。我们知道,商品和服务常须支付高价格,但我们还是听见品质有问题。

还有一不协调处。所有公立大学用马来语作教学媒介语,玛拉工艺大学却用英语。显然,决策者认为掌握英语有用,那么为何不实施到其余甚或一半的大学?又是……政治?

我国《1971年大学与大学学院法》持续成为学者和学生争议的焦点。大学管理者自主不足,大学学生太多束缚。即使高斯是“纯种”的传统学者,他也支持电子校园和学习与经验认证(RPEL)。他聚焦于所获取的知识,而非获取的管道。前者关于电子学习,后者则是无需额外培训或深造、正式承认人们现有技能、知识和经验的方式。他们只需由RPEL评估员鉴证。

你可任意形容他,但他绝非教条派。

附笔

关于“种族与宗教”捍卫者,他说受良好教育的人不会鼓吹那种路线。如果先知“再世”,他会说回教徒连线(Isma)与真正的回教教义一致吗?他提醒我们:“如果你的邻居因你的口舌而不安,你不会上天堂。”

在回教中,刑事法是强制性的。《可兰经》4章135节说:“当维护公道,即使不利于你们父母”。但高斯问,其公道实施的可能性是多少?

(详祺译)

拿督李耀明■本报特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