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之外

一般被定罪的案件,绝少会引起社会的反应,何况是一件使用假身分证的案件。上个月,一个利用假身分证以申请工作的老人被判监4个月,却引起社会的巨大反响。一个着名律师义务相助,提出上诉。300多人,包括小学生写信给法庭,要求撤罪或减刑。上诉庭法官认为,判刑时已考虑被告的年龄、背景和犯罪动机。4个月的刑期已是轻判,因为法律规定,最低刑罚是监禁15个月。法官不明白为什么社会的反应是这样大。他还说,也许大家不是律师,不懂法律。

隐瞒年龄求工作

案件的背景是这样的:10年前,一个62岁的男人,不愿做伸手将军领取政府的长者生活津贴。他想自力更生,用双手养活自己和太太。但他没有学历,年纪又不小,只能从事一些要求不高的工种,例如保安员之类的工作。但保安员需要牌照。牌照里的一项条件,是申请人不能超过60岁。这个男人于是在中国内地搞了一张假身分证,把年龄降低。结果他以假身分证工作了7年,一共赚得工资50多万元。后来东窗事发,被警方逮捕,告上法庭,整件事于是曝光。

拒绝捐赠

许多人对被告的遭遇深表同情,有些人想捐食品给他的太太,但被拒绝。他们真的是硬骨头,一心只想靠自己的能力,支撑到底,不愿低头。

这样坚强的人,怎会故意骗别人呢?所以我对一些说被告骗取了几间保安公司工资50多万元的报道深为气愤。被告利用假身分证来工作当然犯法,但他所赚的工资是以劳力换取的,不是骗来的。

这件案子,带出了几个社会问题。其一是工作年龄的规定。超过60岁就不能从事某种行业的规定已经过时。21世纪的人,60岁不能说很老。只要健康许可,没理由要他们不再工作。不工作,没饭吃的后果,大家可想过?

其二,香港的退休保障严重不足。一般中小公司根本没有这种安排。政府立法强制的强积金(公积金)制度,才实行了十多年,目前还不能发挥它的功能。政府虽然有一些政策,援助一些有困难的家庭。但对于一些人有傲骨的人来说,工作远比援助来得光彩。

最后,香港是个法制的城市,采用普通法。但在法律观点以外,我们还应该回应社会大众的期望。一位记者的英文专栏写得好:Common Law, Common Sense.

木羊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