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融合不是梦

如果一个宗教凌驾政治,往往形成是非争执的祸源,西方自称哈里发回教国便是例子;而一个政策偏向某一族群,注定政治纷扰不断,族群难以交融!

中华民族是个大熔炉,至少56个族群杂居,语言风俗各异。

汉满蒙回藏是五大族裔,而汉族从未自我认定是土著,更未自视高高在上而蔑视他族。自中华民族大融合之后,如今相安百余年。

回溯数千年来,整个神州大地,四分五裂,群雄割据一方,拥兵自重。汉族向来世居中原富裕之地,而且高度文明,文字与制度有序,令四方小国羡慕不已!然而数千年来,中原边陲却屡遭外族骚扰。当中原强大时,四方来朝贡,要求保护;当中原内乱时,他们便趁机侵犯,以致战争不断。

自夏商周到清朝,中国历代之中有数朝是异族统治,尤其著名的蒙古族建立元朝,和女真族建立的大清王朝。在此之前,北魏拓跋氏也曾称霸中原百多年,为统治中国,要求族人汉化,同时尊崇佛法,为历史留下不少大型佛教遗迹。

以德服人者人亦服之

翻阅史籍,在公元四世纪初,西晋崩溃时,中国北方和西部的匈奴、鲜卑、羯、氐、羌等等族裔先后崛起,争鼎中原,在长江上游和黄河流域建立十六个割据政权,史称五胡十六国,直到鲜卑族拓跋氏建立北魏统一北方之后才结束。

在这段长达130余年的历史中,由胡羯人石虎统治的后赵,荒诞的屠城手段滥杀他族。随着冉闵夺位改国号魏,胡羯离心,激发了埋藏30年的民族矛盾,导致公开大仇杀。被杀的胡羯人20余万,非胡羯人,也大半被杀戮。这是典型族群仇杀,怨怨相报的悲剧!

蒙古族好战,建立元朝时,把战场扩张到西亚匈牙利。可惜天性游牧民族性格,每攻城略地就烧杀奸淫掳掠;凡遇上顽抗之国,在占领之后便必屠城,令人闻风丧胆,然而统治中国也不足百年而亡。在在印证,以德服人者人服之,顺从之,否则必亡。

女真族吸取元朝蒙古族的教训,尽量与边疆民族交流,鼓励共同生活,提拔当官,以夷制夷,甚至于通婚等等。不只如此,教导农耕、经贸、教育等,容纳不同民族的宗教信仰,故而令游牧民族停留耕地而大事发展农牧业,形成社区及繁衍后代。

蒙古族阶级观念重,高压政策打击汉人,视汉族不如猪狗乞丐;而满清入关之前,他们的统治阶层却积极系统化学习汉人精致文化与诵读经史子集。目的便是与汉民同在,而不是排除异己。

民族一家亲消弭战乱

或许史书记载,在满清统治的年代,汉族同样受到极权打压,受着不平等的对待。文字狱多冤案,不过,绝非满清的特例,在秦汉唐宋皆发生过,尤其在大明王朝。

在中国历史上,有多次民族大融合的契机。黄帝时代是起承点;春秋战国五百年间便是第二次;魏晋南北朝的四百年属第三次;清朝应列第四次;然而最成功的却是现代。

由孙中山号召革命推翻腐败的满清政权创建民国以来,完成“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志愿,即刻转为“汉满蒙回藏一家亲”的政策。事实证明,大清帝国灭亡已百多年,族群仇杀事件并不多见,也没了战乱。

由此可知,野蛮的征服者,总是被那些为他们所征服的民族的较高文明所征服。中国各省,不论城镇乡间,民族交融日渐频繁,文化风俗或宗教信仰等都得到高度尊敬与自由发展,这是数千年来罕见的盛况。

如今的中国,跻身世界大国行列,政经文教得到有系统又有良策的推动,人民普遍都富裕起来,应验了族群仇杀是于事无补,无助社会进步或国家的发展。

张金发■自由撰稿人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