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毒除草 变化粪池
2花园缓冲池管理糟

林庆祥(左)投诉美兰园的缓冲池每天在“排粪”。

林庆祥(左)投诉美兰园的缓冲池每天在“排粪”。

(威南28日讯)这厢排粪,那厢放毒,威南2住宅区缓冲池出现怪相!

威南美兰园组屋居民协会主席林庆祥和高渊市民黄甘利不约而同的投诉和揭发,当地住宅花园缓冲池的怪相。

高渊市民黄甘利揭发,地势瘦长型、拥十多条街巷及2栋组屋的高渊福星园拥约20年历史,但该区居住环境日益下滑,特别是排水沟常年积水,早前也是蚊症黑区。

“最糟的是该花园缓冲池,有关当局竟然使用毒药毒死池内杂草,而非以人力割剪杂草,请问市议会如何看待此事?而且缓冲池周遭野草丛生,这岂不与高喊环保和清洁的州政府唱反调吗?”

他说,该区缓冲池属于潮湿型,内有一条排水道,周围围篱,他发现深池内杂草丛生、垃圾淤积,当局竟然以杀草剂毒死杂草,而这些枯草在燥热天气随时引火自焚,威胁停放在旁边的轿车。

黄甘利揭发福星园缓冲池被人“下毒”杀草。

黄甘利揭发福星园缓冲池被人“下毒”杀草。

罗如发承诺将追究
市会禁承包商下毒除草

威省市议员罗如发说,威省市议会不允许清洁承包商在清理花园住宅区的缓冲池,下毒药毒死池内杂草,以免破坏大自然生态。

他说,高渊福星园大缓冲池的承包商被揭发以药剂毒死杂草一事,与槟州政府绿意环保方向背道而驰,因此,他将会追究此事,若发现有关承包商犯规,市议会将严惩有关承包商。

对付违规承包商

“通常发展商在建筑完成及交屋后会将缓冲池移交给市议会管理,威省市议会则托付有关承包商执行每月维修打理事务,有关承包商必须每2个月清理缓冲池的杂草,不过,不许使用毒药灭草。”

他说,早前黄金园(Taman Tempua)居民投诉有关缓冲池承包商将割剪的杂草丢掷在排水道,市议会获悉后发出罚单予有关承包商,后者面对罚款对付。

“至于爪夷美兰园组屋排污系统问题,我将协助跟进。”

居民揭发美兰园周一下午1时45分“大排毒”,臭气冲天,令人作呕。

居民揭发美兰园周一下午1时45分“大排毒”,臭气冲天,令人作呕。

组屋溢粪水臭气冲天
官员:不是人住的!

连官员也指非人住的美兰园组屋区,排污系统日益恶化,居民盼英达丽水机构就地取材——将缓冲池变身为化粪池。

林庆祥说,2年前该花园地下约6米深的排污管爆裂后,该花园约半数的住家排污系统出状况,导致污水全排到组屋旁缓冲池,再排到大水沟冲出大海。

每月仍缴排污费

他说,目前组屋区居民每户每月仍然缴交2令吉排污处理费予英达丽水机构,而其超市则缴付每月8令吉,不料他们被逼面对排污问题长逾2年,而有关当局迄今未解决,也没有给居民一个交代。

“早前组屋内粪管满,溢出粪水臭气冲天,连检查蚊症的官员也不敢走进组屋,并指非人住的地方,英达丽水机构职员也不肯进入,指组屋内污管非他们负责。”

蚊症和水灾黑区的福星园,排水道常年积水。

蚊症和水灾黑区的福星园,排水道常年积水。

各部门职员皆不管

他说,如今组屋外排污管每月阻塞及满溢,各部门职员也指非他们的事,这也不关、那也不关,请问我们还需缴费给当局吗?

“由于我在这里做生意,这些问题若不解决,居民将陆续迁离,届时我就只有喝西北风,为了生计,我只好自费解决组屋内排污管问题,但现在我必须自费解决组屋外道路中央的排污管问题了。”

他希望有关当局能以行动来关注该区环境问题,勿只会高喊口号,既然当局可以使用缓冲池排粪,他建议直接将缓冲池提升为“化粪池”,直截了当解决该区排污系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