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ia2停机坪积水等问题不断
亚航发飙要搬回LCCT

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于去年投入运作后,接踵发生积水、故障、地陷等问题,导致亚航感到不满,直呼迁回吉隆坡廉航终站或许是最佳的解决方案。图为停机坪曾发生积水问题;小图则是最新发生的事故,即客机轮胎滑出垫板,造成航班耽误8个小时。

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于去年投入运作后,接踵发生积水、故障、地陷等问题,导致亚航感到不满,直呼迁回吉隆坡廉航终站或许是最佳的解决方案。图为停机坪曾发生积水问题;小图则是最新发生的事故,即客机轮胎滑出垫板,造成航班耽误8个小时。

 

(吉隆坡27日讯)延误、积水、故障、地陷等问题一宗又一宗,亚航对吉隆坡第二国际机场(klia2)投入运作至今问题不断,累积的不满达到临界点,直呼迁回吉隆坡廉航终站(LCCT)或许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klia2于去年5月9正式投入运作,但是机场在启用后的半年内,发生了停机坪因燃油供应系统故障而暂时关闭,接着又有停机坪积水问题,导致身为机场主要使用的航空公司亚航极度不满。

klia2最新发生的事故,是亚航客机因轮胎滑出垫板,造成航班耽误了8小时。

亚航集团总执行长丹斯里东尼费南德斯今日毫不掩饰地表达愤怒和沮丧,并提出上述建议。

东尼费南德斯对klia2发生一宗又一宗的问题感到不满。他曾在推特上载一张修复机场地面的照片,指机场运作一年多以后还要进行补救工作,十分浪费金钱。

东尼费南德斯对klia2发生一宗又一宗的问题感到不满。他曾在推特上载一张修复机场地面的照片,指机场运作一年多以后还要进行补救工作,十分浪费金钱。

不能假装问题不存在

他今日出席亚航与Destini Aviation私人有限公司签署合作合约后,受记者询问时,如是指出。他在早前也于推特上载了一张照片,指客机因轮胎滑出垫板,造成航班耽误8个小时,因此促请管理层重视和负起责任。

东尼费南德斯指出,从klia2还未运作前,他已公开发表该机场需要在解决可能发生的问题后,才让航空公司迁入,然而大部分人不支持他,一直说机场没有问题,是他太高傲等。

“不过没关系,我们依然搬迁到klia2,但是机场的问题必须解决,必须维修,不要让问题一而再的发生,我们也不能假装问题不存在,尝试将问题扫入地毯下,当做不曾发生。

“请聆听我们的声音,我们是使用的一方,我真的对今天的机场感到愤怒沮丧(frustrated)。”

机场管理层须负责

东尼费南德斯说,因为机场地陷(sinking)所以飞机滑出垫板(chock),导致飞机的轮胎弯折(bend)。

“所以,请停止隐瞒,透明和诚实地处理,任何问题需要维修,就去维修。机场管理层须负起责任。”

询及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MAHB)对此作出什么回应,东尼指出,据他所知,亚航所取得的回应是‘这是预料之内的’。

“拜托,哪个机场会凹凸不平、飞机轮胎会撞弯?你告诉我,哪个机场会预料这些事情会发生?”

搬回LCCT或最佳解决方案

问及最佳解决方法是什么时,东尼指出,亚航总执行长艾琳奥玛会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是他个人认为,最好的方案是将亚航搬回LCCT。

记者较后针对此事询问艾琳的看法,她说,她不确定政治上是否会允许亚航搬迁回LCCT,但她认为,这或许真的是最佳的解决方案。

“因为至少我们了解LCCT如何运作,不过我们可能需要找到更多的停机坪,因为我们需要处理更多的客机。如果需要迁回LCCT,我们需要与大马机场控股有限公司坐下来商讨。”

不断修复影响运作

艾琳强调,最佳的解决方案是需要永久性的,因为目前机场一直不断的在修复,并不是处理问题最佳方案,更何况这样不断修复可能需要耗资数年的时间。

“亚航不能承担一个一直处于施工阶段的机场,因这将影响亚航的运作。”

她也说,klia2中有些停机坪是无法使用的,或是有些停机坪是每三个月就须修复的,同时亚航也需要买过整套全新的工具来应对机场的问题。

她相信,交通部也十分关注机场的安全问题,但可能没有取得完整的资料。

艾琳与罗查比尔(右一)签署合作合约后,互相交换印有公司标志的帽子,并马上戴上,象征着两家企业的合作关系正式展开。

艾琳与罗查比尔(右一)签署合作合约后,互相交换印有公司标志的帽子,并马上戴上,象征着两家企业的合作关系正式展开。

基础设施问题没改善
klia2难成世界级机场

自从去年发生MH370离奇失踪、MH17在乌克兰遭击落的事故后,klia2的问题开始浮出台面,包括一箩箩的投诉。

航空咨询公司Endau Analytics创办人休可尤索夫说:“自从MH370事故后,马来西亚航空的基础设施出现了许多问题。当局没有正视过这些问题,所以不足以晋级成为第一世界的机场。”

交通部在回复彭博社的电子邮件中指出,他们已经成立了独立审计委员会,调查报告即将出炉。目前大马机场已经自掏腰包解决了路面修复问题。

对于klia2的问题,虎航控股公司(Tiger Airways Holdings)、菲律宾宿务航空公司(Cebu Air Inc)和马印航空(Malindo)拒绝评论,Lion Mentari Airlinds PT没有针对以上建议回应。

马银行投资银行分析员莫辛阿齐士说:“如果你去机场,就能亲眼看到处处积水,它比路障更令人厌烦。”

去年媒体也拍到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和机场职员,巡查中走过多个积水处的镜头。

klia2从2009年开始动工,费用从原来的17亿令吉飙升到40亿令吉。面积25.7万平方米的klia2可以应付4500万名乘客,日后还能扩建。

巩固土质明年4月完工

大马机场公司指出,路面下沉和积水之所以发生是因为这里的土质沉降问题,有些需要打桩,另一部分则不需要。

谈到修补和重铺路面,修复工程从第一天起到今天从未间断,身为股东的亚航每周都有收到维修进展的报告。

另外,大马机场公司已在路面底下注入聚胺酯(Polyurethane)巩固土质,估计明年4月就会完工。

泰日也曾面对问题
是时候改进亚洲机场

建在沼泽地上、2006年开始运作的曼谷素万那普机场内,也发生滑行道、跑道和行李扫描机器破裂的问题,有关当局被逼关闭局部机场修复,以及重开旧机场以应付繁忙的航班交通。因为这些事故,机场主席以健康为由而辞职。

在日本,自从大阪关西机场下沉后,政府展开了加固填理工程。这个耗时8年、在人造岛上建起的机场于1994年投入运作,总共用了120亿美元(456亿令吉)。

迪拜航空顾问公司Martin Consulting的总执行长马克马丁说:“现在是采取积极步骤改进亚洲机场的时候,这些都对这个区域不利,而且将影响机场和飞机的操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