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投保25年
产科医生减少接生自保

 

150728A03_C1662-0

(八打灵再也27日讯)医生专业责任保险今年规定妇产科医生须投保长达25年,否则一旦因医疗失误须赔偿给病人,退休或停止投保的医生得自掏腰包解决,此举导致国内许多私人资深妇产科医生宁愿减少接生“自保”。

政府医院负担加重

另一问题是,私人资深妇产科医生减少接生,会间接增加政府医院的产妇护理工作量,很多人担忧引发政府医院延迟和不合格护理的风险。

承保私人医生专业责任保险的医疗保障协会今年更改医生专业责任保险条款,即把过去以发生时间(occurrence basis)为基础的医生专业责任保险,改为以索偿时间(claim basis)为基础,导致妇产科医生须投保达25年。

专业责任保险以发生时间为基础,意即当有投保医生发生医疗失误,病人多年后成功索偿,即使医生已退休没继续投保,医疗保障协会也代医生支付巨额赔偿。

当这保险改为以索偿时间为基础,一旦医生接生时因疏忽为婴儿带来伤害,多年后病人成功索偿时,若医生已退休或停止投保,相关医生则需自行负责该巨额赔偿。

接生一婴儿承担25年责任
退休后仍须投保

梳邦再也医药中心汤文倪医生(译名)说,去年某妇产疏忽案的赔偿金高达690万令吉,为了自保,很多医生退休后不得不继续向医疗保障协会投保。

他指随着医疗保障协会更改医生专业责任保险条款,他有很多同事已决定停止接生。

“我们接生一名婴儿后,就要承担长达25年的责任,(导致)许多资深产科医生需在退休后继续投保。”

担任妇产科医生长达20年的汤文倪认为,产科赔偿金“惊人的高”:“这对我们(医生)不公平,因为很多医生所赚不多。”

诉讼偿金高得惊人

此外,柔佛医药保健(KPJ)白莎罗专科医院医生古纳瑟加兰说,以发生时间为基础的专业责任保险赔偿覆盖范围无上限,以索偿时间为基础的保险索偿顶限则为1000万令吉。

“最近相关赔偿已将近700万令吉,赔偿额只会越来越高,若赔偿额超过1000万令吉,我(医生)就要自掏腰包。”

他认为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停止产科执业,以免未来让自己“受伤”。

“因为这条款的改变,导致拥有技能和知识的产科医生不能以本身专业协助大马孕妇,这是莫大的耻辱。”

另一名妇产科医生桑卡说,医生难以承受不投保带来的风险。

“我们的选择太少,立法者应该制定更好系统,如纽西兰就有无过错赔偿计划。

“个人而言,我会尽快离开这行业。”

避免被诉风险 投保直到85岁

这意味着当一名60岁医生为其最后一名产妇客户接生后退休,若他不想日后可能需承担巨额赔偿,即使退休了也须继续投保直到85岁。

《星报》报道,医疗保障协会在一项声明中捍卫他们更改该保险条款的决定,直言以索偿时间为基础的保险在很多国家盛行,这么做也为了应对全球挑战及妇产科索赔和诉讼的风险。

在我国,产科医生的相关保险额最高,1年就无限索偿所需支付的保费超过7万令吉。在以索偿时间为基础下,纵使医生每年支付的金额调低了,但支付时间却更长。

大马超过500名产科医生及妇科医生在医疗保障协会下投保,大马则有4000名相关协会会员。

该协会在全球拥有超过30万名医生、牙医和医药人员会员。

诺希山

诺希山

卫生总监:恐增违法产妇护理

卫生总监拿督诺希山医生说,若私人领域产科医生减少,唯恐会增加政府医院工作量及引发不合格产妇护理的风险。

他指政府及私人领域妇产科医生人数几乎相同,一旦私人医院相关医生减少,另一方的需求肯定会增加。

“我们不会面临妇产科医生短缺,但会出现分布或工作量不均衡问题。”

他说,另一需注意的事情是,届时可能对新生儿及麻醉服务带来扩散效应,在这情况下,恐怕增加拖延或不合格护理的风险。

诺希山认为,对医生过度的法庭裁决和惩罚性赔偿金,会对医生及病患的关系产生负面影响。

在公共领域,医生所有过失的索赔费用由政府承担。卫生部去年共接获18宗涉及产科的投诉案,2013年相关案件则有8宗。

共有46万2626名婴孩在政府医院、私立医院或分娩中心出世,其中6万3063名婴儿由私立医院医生接生,其余83.9%婴儿是在政府医院或诊所出世。

随着医疗保障协会更改专业责任保险条款,影响妇产科医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