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小老鼠玩偶

2012年至2013年间,不知为何,我对梦境记得特别清楚。某日醒来,又知道自己作了一个梦。

梦中的场景是家乡和异乡的揉和体。房子的构造有点像家,房里的摆设却很陌生,但身在梦境里的我并没有感到半分违和,仿佛那真是看了数十年的家。我到现实生活中的主人房去,里头有个旧旧的木制三镜梳妆台——在现实生活中,它早已换个位置摆放了。我打开梳妆台下面的柜门,里面放着一个箱子,箱子里有很多小时候的玩偶。

被小时候的哥哥拔掉眼睛和胸口标志的“小熊”(这是它的名字)、另一个也是让哥哥拔掉眼睛的黑衣熊——我们为之取名为“黑衣”,受电视剧影响,我和姐姐也会安排他一人分饰二角,兼任奸角“墨衣”。我还在箱子里发现了我的专属玩偶小老鼠。

小的时候,小老鼠就和我的胸腹一样大小,我喜欢将它抱在怀里,那份质感很扎实。他有一条粗粗的尾巴,那时常看变形金刚的我,常让他俯卧而尾巴朝上向前,就变成了高射炮坦克车。他的嘴巴尖尖的,上面有少许胡须,随着时日或是我们的顽皮而变得疏落。

无独有偶,某次姐姐提起,姐夫幼时也有这个一模一样的小老鼠玩偶。但是这个小老鼠玩偶,在哥哥结婚,家里大扫除后,就不见了。不知是否在我没在的时候,让人给当成旧物品送走了。

我突然想到这些事实,于是便醒了。醒来后,没有特别感伤,因为我以为,我是确确实实地看到小熊、黑衣和小老鼠,甚至以为,他们还没有被抛弃。梳洗之后,吃了早餐,和姐姐谈起梦的前半段,我才省起,在梦的后半段,我其实已经确认了,他们已经失去踪影的事实。

何启智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