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出手了

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丑闻从被揭发到发酵,一直保持沉默的副首相慕尤丁终于开腔了。一马公司丑闻已不只是愈演愈烈,来到今天,用“白热化”来形容最贴切不过。

慕尤丁星期日出席多场活动,几乎都有谈到一马丑闻,从过去的沉默到坦白直接,甚至其中一个场合致词一句半钟。他不再避讳了?

他的论述是广泛而直接的,从党(巫统)到首相纳吉,再到前首相马哈迪。他说,这一切不为夺权或篡位,是为了党。

对党而言,他说1MDB是巫统最大问题;对于首相纳吉,他不只一次劝告对方卸下顾问职位,但对方一直当作耳边风;他也反对借用媒体攻击马哈迪,怕巫统会因此垮台。

作为副首相,他表示必须阅读刚刚遭内政部冻结出版准证的《The Edge》,来理解一马公司的问题,甚至询问经济学家和商人来理解一马公司课题。

一马公司丑闻暴发以来,马哈迪从公开批评到公开要求纳吉下台,两虎相斗之间,慕尤丁一直保持沉默,从立场模糊到今天开腔挺身捍卫马哈迪。在传言首相将于近期改组内阁,最快可能下月宣布,在离8月1日不到一个星期,慕尤丁星期日以来的论述,除了把会议弄热之外,更让人议论纷纷,诸多猜测。

内阁若近期改组,消弭内阁和巫统党内不利噪音,遏制敌对派壮大,以及立场不明阁员是必然的最大考量。

纳吉不只一次否认私用一马公司资金,也通过报章公开解释,就是没提到问题重点,以及公开账目, 结果星期日各项活动中,三度回避记者追问,进一步加深大家的疑虑,陷自己于危境。

当纳吉回避问题时,慕尤丁却从初期的发短信,告诉他问题严重,到后期几乎在每周的内阁会议都提醒他,从昨天的沉默到今天的出台,慕尤丁仿佛已按捺不住了。这一天的到来,不会让人感到错愕,时间上的拿捏加深了坊间的猜测,是被迫出手抑或时间到了?

慕尤丁强调并非要推翻纳吉,和马哈迪之前一再重申不是要推翻他,而是力挽巫统将来失去政权于既倒,几乎如出一辙,异曲同工。

甲州中总会长陈保成说,以往贪污涉及一二千万令吉,现在却是数以亿计,并且层面惊人。一马基金丑闻被拿来与台湾海角7亿相提并论,反映了20亿门是大家所深痛恶绝,经济进一步恶化前急于解决的国际丑闻。

慕尤丁说,一马公司背负420亿令吉债务,加上利息,巨债已膨胀至500亿令吉。“首相说要等待公账会和审计报告。所以,我们等等等。”

是什么让慕尤丁公开站到了马哈迪这边?他把自己拉离纳吉,甚至站到了对立面,是论证越清晰了吗?还是党、国阵或自身政权愈急迫,要上马了?抑或是政府最近一系列行动的不认同,他应该知道涉足险境的代价,包括他的团队。

慕尤丁出台后,昨天避开传媒连番追问的纳吉,是继续回避或釜底抽薪?一马丑闻水落石出前,巫统斗争升级、白热化,内阁也到了改组的时候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