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杀信使

由于身为前首相敦马哈迪的儿子,又值敦马对着首相纳吉穷追猛打之际,吉打州务大臣慕克力对时政的言谈难免会受关注,而且让人产生联想。

这一次慕克力在巫统蕉赖区部大会主持开幕时,他的一番话自然又让人有政治解读。

巫统蕉赖区部主席赛阿里,俨然就是在“天子脚下”的一方诸侯,对1MDB课题及老马与纳吉之争,又有出位的勇敢看法,这一回又敢敢邀请慕克力来为区部大会主持开幕,本身已有相当的政治讯息。

慕克力致词时,又特地谈到作为领袖“should not shoot the messenger”,字面译是别射杀信使,原意是指不要迁怒传信的人,可在政治上也可理解为不应责备提出逆耳忠言的人。 毕竟喜欢报喜不报忧,是人的天性,慕克力也说了,很多领袖不爱听劝,当领袖只爱听好的不要听坏的,久而久之身边的人都不敢开口了。

应对课题反应拙劣

慕克力没有点名说的是谁,但是把这番话对照时局,根本就是冲着纳吉政府而来,尤其是纳吉政府应对1MDB课题的处理方式。

其实,纳吉政府在应对各项争议课题的拙劣反应,甚至会让小老百姓纳闷,难道他没有“政治化妆师”替他做公关工作吗?怎会容许一再发生公关灾难?

事实上,纳吉的公关工作恐怕是历届首相中最多的。

曾经在南方朔的文章里,读到谈政治人物明星化的现象。他提到政治人物像明星一样经营粉丝俱乐部,费尽心思绞尽脑汁搞形象做宣传,但是他们的内心总把如何避免被骂,当成是最高标准。于是,政治人物变得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最终失去对各类问题的判断力。

原本是怕被骂,结果反而被骂得最多,所有的公关努力最后都成了反座力打回来,如果领袖的心思依然放在避免被骂,那么最终是忽略了正经事。

让本身与骂声隔绝

当被骂已经避无可避时,把自已当明星来经营的政治领袖还有一招,就是把自己跟骂隔绝起来,把会骂的媒体软硬兼施让他们噤声,把网络骂声不断的留言阻绝禁止,把所有骂的声音都挡在外头。

当领袖想要“shoot the messenger”,领袖的心思自然会有身边的人代劳。于是国家会出现一个怪现象,老百姓越是怨声载道,领袖越要搞形象工程,映入眼里尽是领袖获万人簇拥爱戴的场面。

当领袖宁愿选择“shoot the messenger”时,很可能就会步上秦二世胡亥的后尘。

秦始皇死后,胡亥当政时秦国已经民不聊生,陈胜吴广起义后各地纷纷响应,遍地烽火,各地告急的奏章雪片般送到他手上。

他很愤怒,觉得是传讯的使者在骗他,他就把这些报告造反消息的人都丟进大牢,当朝廷大臣也向他报告各地叛乱时,他的脸色越来越沉。这时,替胡亥搞形象工程的待诏博士孙叔通,眼看皇上脸色难看,就说:“皇上英明,现天下社会和谐,怎可能会有叛乱呢?只是一小撮山贼打劫而已,派人去捉就行了。”

讲实话早就被砍头

史书记载:“上悅”,就是皇上大喜,然后厚赏孙叔通。 可是,孙叔通领了赏,心里可不含糊,他漏夜就跟家人逃离秦国,用今天的话就是“提早跳船”。

孙叔通跑了,胡亥继续“shoot the messenger”,等到刘邦大军打进了关中,权宦赵高要叛乱逼杀胡亥时,胡亥身边的人都跑光了,只剩一个太监,他问太监:“你怎不早告诉我?结果事情搞到这地步!”

太监说:“我不敢说才活到今天,如果我一早就向皇上说实情,早就被砍头了,还会活到今天?”

人性总是如此,也无怪历史都会重演。

许国伟

许国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