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歌鹰熊会

洪瑞业和李翰章在音乐的道路上合作无间,抱持着共同的理想往目标前进。

洪瑞业(右)和李翰章在音乐的道路上合作无间,抱持着共同的理想往目标前进。

每位孩子的心目中都有一个英雄,洪瑞业和李翰章也希望成为孩子们的英雄。

等等,应该说,他们成功了!只不过此英雄非彼英雄,世上独一无二的“鹰熊”登场咯!

“猫头鹰眼观四方、耳听八方,加上黑熊的勇敢,敏锐的嗅觉,小朋友需要快乐的地方,我们都找得到!”

孩子的英雄童心未泯 快乐歌声中成长

“儿歌鹰熊会”是两个大男孩在2013年亲手塑造、属于这片土地的创作儿歌和绘本品牌。他们在2009年推出第一本《当我们童在一起》绘本后,其中附加的3首儿歌深受好评,成为他们决定推出儿歌专辑的推动力。

一个组合出道一定先要有组合名称吧?抓破脑袋想了又想,李翰章突发奇想地说:“我觉得我像一只熊。”洪瑞业听了,灵感马上到,就说:“哦,那就‘鹰熊’吧!我是猫头鹰,你是大黑熊,容易记嘛。”就这样,“儿歌鹰熊会”成立了。

两个40出头、童心未泯的大朋友,一个负责写曲说故事,一个负责写词写故事,立志要创作更多属于这片土地的儿歌和绘本,让小朋友从中学习正确的价值观,在快乐的歌声中成长!

话说回头,知音人可遇不可求啊,两人怎么就一拍即合呢?这要从15年前说起……

时光倒流至2000年,李翰章是“全国儿歌创作比赛”的参赛者之一,而洪瑞业则是评审团之一。当他得知偶像是评审之一,心情亢奋得不得了,想尽办法要跟他聊上一两句。

“由于我本身也爱创作,所以每次听歌都会留意歌曲的创作人。从他为光良品冠创作多首流行歌曲开始,我就视他为偶像!我在那次的比赛获得冠军,让我有机会与他进行了小小的交流。”

当他一逮到机会,马上摇身一变成“小粉丝”,兴奋地说:“你是洪瑞业吗?我很喜欢你为光良品冠填词的《天使》!”聊着聊着,他们互相交换了联络方式,间中一直保持联系,如今还成为了音乐上的好伙伴。

李翰章每次到不同的地方与小朋友说故事都会带上一顶黑熊帽,表明本身是大黑熊的“身分”。

李翰章每次到不同的地方与小朋友说故事都会带上一顶黑熊帽,表明本身是大黑熊的“身分”。

灌注亲子概念

有一次,李翰章到访洪瑞业的家,发现他有很多未经出版的自创绘本,才知道他们拥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创作与推广本地的儿童绘本和儿歌。

“那些绘本的故事都是他创作的,然后找人来绘图;而我对儿歌创作也很感兴趣。当得知彼此真正想做的事后,我们一拍即合,开始着手合作筹备《当我们童在一起》绘本+CD。”

在大约2000年的时候,我国的儿童绘本趋势逐渐崛起。在第一本创作的儿童绘本里,他们“贪心”地加入了很多玩意儿,从绘本、CD、填色、自创封面至自制绘本,几乎汇集了小朋友最感兴趣的事。

洪瑞业主要是负责企划和创作故事;他的太太吴薇薇负责制作背景音乐和音效,而李翰章则负责朗读故事。

李翰章说:“这不是让孩子一个人阅读的绘本,我们在里头灌注了很多亲子概念,希望父母可以陪着孩子一起阅读。”

创作本地儿歌

目前在国中当华文教师的李翰章早期担任小学教师时,发现音乐课经常都被其他课取代,而且教科书的儿歌从他的年代唱到这个年代,旋律沉闷,歌曲也不多,富有本地色彩的儿歌更少之又少。

“教科书里的儿歌很难令孩子唱出快乐来,有时甚至被某些东西给限制了,因为所唱的歌词并不是他们所熟悉的,毕竟这些儿歌的创作人多数都不是本地人,只有本地音乐人才能做出有本地味道的儿歌。我们希望让儿歌变得更好玩,小朋友可以唱得更开心,更快乐的学习!”

“儿歌鹰熊会”在2012年推出了第一辑儿歌,今年推出的第二辑《大妖怪》收录了11首乐趣十足的儿歌,由洪瑞业负责填词,李翰章负责作曲。

作曲不用乐器

令人傻眼的是,李翰章作曲都不用任何乐器,只用一张嘴。脑子里一出现旋律,哼唱,录音,这样而已。不用乐器竟然能创作?洪瑞业在一旁解释:“很多人都会问这个问题。其实,创作不需要乐器,旋律就在你的心里;反而,使用乐器创作的人有时会被和旋限制了创作空间。我们彼此已建立了一种默契,只要听了他的哼唱版,我就能找出和旋。”

李翰章也忍不住说:“他挑歌很严格,一首曲要过关也不容易。我作的曲经常遭他弹回,有些是完全不用,有些是需要修改。”

合作无间

两人合作无间似乎是上天的美意,一个在内,一个在外。负责企划工作的洪瑞业对音乐制作和出版程序了如指掌;来到与小朋友互动的时候,李翰章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最完美的“小孩”化身。

每逢周末或学校假期,“儿歌鹰熊会”大部分时间是出动执行快乐任务,到校园、幼儿园或社区活动与小朋友唱唱歌,跳跳舞。

“我很爱讲话,也有很强的表演欲,哈哈!我的身体里好像住着一个小孩子,和小朋友互动起来可以忘了自己的真实年龄,忘我的投入玩乐,同时也把正确的价值观灌输给他们,这是我最开心的时刻。”

拉近亲子关系

洪瑞业的来头不小,所创作的流行歌曲相信你我都很熟悉,其中耳熟能详的作品包括《话题》、《勇气》、《想见你》、《你不知道的事》、《爱笑的眼睛》等等,也曾经经营一家词曲版权经纪公司。

这位大马著名作词人是“儿歌鹰熊会”的主杆,可是一来到与小朋友互动的现场,他就默默地在黑暗的角落头控制音响和投影片,偶尔需要他时才出来做个小客串。毫无架子,能屈能伸是他令人敬佩之处,最难能可贵的是他对儿童绘本与音乐创作的热忱。

大熊来了!逃啊!

大熊来了!逃啊!

更爱儿童绘本和音乐

“说实话,我对创作流行音乐的喜爱远不比创作儿童绘本和音乐。我希望透过绘本和音乐帮助孩子在快乐中学习,而不是说教式的教导。我们很强调价值观,但好的价值观直接呈现在儿歌里会变得很说教式和生硬;因此,我们用创意的方式把价值观间接地融入逗趣的歌词和编曲当中,让小朋友自己体会和理解。”

他说:“我啊,在中学是理科生,大学是修读生物科技系。”什么?!那为什么不是当科学家或研发人员?

“我很爱文字创作,从初中开始便时常投稿至中文和马来报社。我早期在出版社工作也撰写了很多马来文的儿童故事书,因为国小的市场比较大,而且我的马来文很强。”

凡是与文字创作有关的一切,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作词当然也不例外。在一次的机缘巧合下,他为光良品冠的歌曲修改歌词;那次以后,光良就邀他填词,两人合作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好歌。

创作流行歌曲或儿歌,哪个较难?“儿歌填词的难度在于词汇的应用,不能使用太诗化的文字。我每次创作不同类型的作品如散文、故事、歌曲等等,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一旦完成一个作品就马上把思绪抽离,再投入在另一种类型的作品里。只要懂得结合创意和文字,不同类型的文字创作就不会太困难。”

整合故事和音乐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视觉和听觉的结合体愈发受到人们追捧,比如音乐MV就是平面和多媒体的结合。因着洪瑞业对平面印刷和音乐制作有很高的熟悉度,所以就很自然地把故事和音乐做了整合。

他指出,现今的父母都很忙碌,没有太多时间陪着孩子阅读。有些父母带孩子到书局,任由他们自己看书;有些父母更厉害,只要把平板电脑拿出来就能“镇住”孩子了。

“现今的科技太可怕了。其实,科技并没有错,只是人们滥用了科技。很多父母把平板电脑当成了保姆,只要拿出平板电脑,孩子就可以静静的坐着玩。这次的专辑名称《大妖怪》指的就是科技产品。

“我们希望所创作的绘本和儿歌能够成为建立亲子关系的一座桥梁。父母在陪伴孩子阅读或聆听的同时也能给予适当的教导和劝诫。”

洪瑞业的人生共有4个童年,那是他的创作来源和优势。他和太太育有3个孩子,夫妻俩会与孩子一起阅读绘本,一起唱儿歌,亲子关系非常亲密。

“我接下来想做的是创作有趣的故事帮助小朋友学习马来文。现在很多华裔孩子都无法掌握马来文,我想创作马来文的儿童绘本,并以中巫两语来说故事,以提升他们的马来文水平。”

 

报道: 游燕燕/ 摄影: 苏汉成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