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错病源

在国际,利用宵禁来解决犯罪问题,或恢复某地区的稳定平静,其实还不算非常新奇。美国巴尔的摩实施长达5天的宵禁,因为当地发生严重厮杀的种族骚乱。法国实施长达一星期的宵禁,因为法国发生严重的青少年骚乱。伊拉克也曾实施宵禁,因为伊拉克内乱频频。

由此可见,只有公共秩序受到威胁的地区才会实施宵禁,而且宵禁也会有特定的期限,因为局限旅客及国人的人身自由权将严重打击国家形象及造成社会不便。

但是,公共秩序受威胁是个很高的程度,并非所有冲突都能等同于公共秩序受威胁。

宵禁打击市场信心

我们或可认同宵禁在紧急时期执行,但是我国即使有面对相当的青少年罪案问题,但是整体而言目前并没面临重大公共秩序的危机。试想想,在我国,青少年赶搭夜车及打包夜宵是十分平常的事。警方又要如何鉴定某青少年必然是在赶搭夜车或打包夜宵呢?如果十分模棱两可、模糊难判断,这项政策不仅造成许多不便疏漏,也不具有现实可行性。

泰国政府自己也承认,实施宵禁已打击市场的消费信心。更进一步说,根据亚太经济组织的调查,青少年罪案的高峰时间是晚上7点至11点,而往往实施的宵禁时间却是在半夜,既然根本不属罪案的高峰时间,又要如何有效地打击罪案?

装电眼能监视罪犯

可见,一来,我国并没面对巨大的公共秩序威胁。二来,我国无论社会罪案或青少年罪案都正下滑,没有宵禁的必要。三来,宵禁通常只短期执行,并会打击市场信心及造成疏漏不便。再来,一般宵禁所限制外出的时段并非青少年罪案的高峰时刻,并不能有效打击罪案。

况且,根据国大犯罪及社会学家郑懿君的调查报告,安装闭路电视、路灯及加强警方执行力才是防范及减少我国青少年罪案的关键,而90%的民众也认同改善警方执行力能对症下药解决罪案问题。

因此,利用宵禁政策解决问题,是看错病源,既没政策的需要性,也没解决力,又不对症下药,因此,政府不应对青少年实施宵禁政策。

陈绍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