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元区穷困
希腊凭什么得到更多?

欧洲把希腊留在了欧元区,看来躲过了一劫。

现在笼罩欧元体系及欧元区经济复苏的最大乌云,可能是欧元上涨的威胁。

还有不可忽略的,就是其他穷国对希腊和欧元领导人的质疑。

娃尔格瓦(Bozena Vargova)是斯洛伐克一名退休的理疗医师,她无法理解她的国家,为什么应该救助收入通常是斯洛伐克人两倍、债台高筑的希腊人。

她每月领取370欧元(1536令吉)的退休金,而普通希腊人的平均退休金是833欧元(3457令吉)。

“我觉得我们不应该给希腊任何东西。”

富国与穷国的对峙

在欧元区是否应该救助希腊的激烈口角中,一些同情希腊的人认为,这场辩论是欧洲富国与穷国间的对峙:富有的德国羞辱贫穷的希腊。

但对于斯洛伐克和其他欧元区前社会主义国家来说,分界线并非财富水平,而是对债务和牺牲的态度。

这种价值观分歧,可能是本就摇摇欲坠的欧元区团结,所面临的最大威胁;在斯洛伐克西南部人口8.5万的尼特拉,这种分歧尤为明显。

60岁的娃尔格瓦和丈夫卖掉了尼特拉的四居室,搬到了附近村庄一栋更便宜的房屋内,从而节约有限的资金。她的丈夫是一名按摩师。

娃尔格瓦工作了40年后退休,她认为,希腊人是时候感受一下斯洛伐克从社会主义经济转型时,斯洛伐克人经历的困境。

“他们超前消费,现在必须勒紧裤腰带。”

150727S05_1

斯洛伐克做到 为何希腊不能?

斯洛伐克领导人在希腊债务危机中,经常向希腊表达他们的不耐烦。

上周希腊获得新的救助,最高可能达到860亿欧元(3570亿令吉)。

斯洛伐克总理菲乔称,希腊债务减计是“不道德的”,如果希腊不能满足所同意的条件,他将呼吁希腊退出欧元区。

“希腊人必须为过去的行为交税,斯洛伐克走过了艰难的道路。如果我们在当时经济差得多的情况下都能做到,其他国家也必须这么做。”

该国财政部长卡兹米尔(Peter Kazimir)在推特上称,严厉的救助条款是希腊政府自找的;希腊驻斯洛伐克大使对此表示不满。

希腊经济经历近几年大幅下滑后,斯洛伐克人均经济产出已超越希腊。

欧盟统计局2014年的数据显示,斯洛伐克的产出为欧盟平均水平的76%,而希腊为72%。

但斯洛伐克家庭收入仍落后于希腊。斯洛伐克最低工资为380欧元(1578令吉),而希腊为684欧元(2840令吉)。斯洛伐克人均养老金为408欧元(1694令吉)。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数据显示,即使根据斯洛伐克更低的生活成本进行调整,希腊平均工资仍比斯洛伐克高25%。

欧元升值恐内部分歧

除了穷国的质疑,接下来欧元区还面临着欧元升值的考验。

这在去一年的多数时间内是无法想象的情形,当时市场全面看好美元,推动美元兑欧元及多数其他主要货币涨逾25%。

但多家大银行预期美元的涨势将要结束。本月路透外汇调查显示,66名分析员中,有20名预计12个月后,欧元兑美元将高于当前水平,多于预期欧元将跌至平价的分析师数量。

欧元区将复苏

这都缘自一些长期事实:美元仍然是全球范围内的“融资”货币,德国每月都录得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贸易顺差,十年来欧元长期“公平”价值一直没有降至1.15美元以下。

西班牙桑坦德银行的分析员柯思丹迪诺指出:“我们认为,未来数月将看到欧元区经济复苏,预计欧元一年后将从目前的1.08美元升至1.20美元。”

“我们预期这趋势将逐步形成,欧元兑美元位于1.2左右,对德国这类核心欧洲国家而言不会成为困扰。”然而,有人认为,欧元大幅升值,有可能成为导致欧元区内部出现更大分歧的因素,影响将超过希腊问题。

他们表示,欧元升值10至15%,将足以至少成为一道严峻考验,检验西班牙、意大利和葡萄牙的企业在国家经历好几年财政紧缩和就业市场开放后,他们的竞争力到底怎么样。

在伦敦Western Union为企业提供对冲和外汇交易咨询的达维斯点出,在欧元汇率结构疲弱的庇护下,意大利和西班牙供应面改革已展开。

“改革已产生成效。但如果欧元区经济真的复苏,且欧元汇价对此有所反映,将会妨碍那些改革的进程。”

德国左右欧元

欧元区内部的竞争格局,批评人士从一开始就指出了这一点。

德国出口商从欧元中获得巨大好处。2011年曾有经济学家怀疑最先离开欧元区的是否会是德国,而非希腊,这并非毫无理由。

如果没有德国,欧元汇率要低得多,这对其余国家来说比较合适。若没有西班牙和意大利,德国就没有什么理由留在这个被几个庞大但糟糕得多的经济体伤害的货币体系。

伦敦批发市场经纪商协会主管艾力斯麦当那表示:“希腊问题说明,欧元区可能仍然只是一些货币挂钩的集合。所以最终一些国家可能会意识到,这种货币挂钩根本没什么用处。”

“从现在起,一些货币可能会涨破顶部或跌破底部。”

上月有迹象表明,德国总理默克尔已意识到这些风险。她当时对欧元发表了评论,这对于德国领导人来说非常罕见。

默克尔在柏林一次会议上表示,谨记弱势欧元在支撑欧元区南部改革方面至关重要。

默克尔的重点,主要是维护欧洲央行超宽松货币政策的必要性。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政策可能将不再适合德国经济的发展,关于这一点,很多德国人已经开始紧张起来。

西意施压欧央行

相比较而言,法国巴黎银行近期的研究却表明,西班牙大受褒扬的经济恢复增长实际上可能太过缓慢,无力抵挡进行激进政治变革以降低24%的失业率的要求。

因此西班牙11月的大选仍对欧洲构成风险。

而经济学家称,意大利没有实施激进的政策,令该国的长期增长基础更加不稳。

这些因素都将持续给欧洲央行施压,需将欧元汇率维持在低位。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日前指出,他目前并不担心欧元区债券收益率的上升。

但分析师认为,如果这种上升最终推动欧元走高,情况可能就不同了。

HS Global Insight驻伦敦首席英国和欧洲经济学家何瓦特指出,若欧元升值,肯定会令欧洲央行面对维持极度宽松货币政策的压力。

“欧洲央行官员一定不希望欧元很快回升至1.30美元。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