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与种族情意结

不论是在战前或战后马来西亚的政党都无法摆脱种族的阴影,即使党章明明标榜是多元种族的政党,但参加的党员基本上有一个族群会占主导地位或成为这个党的核心力量。例如成立于1930年的马共,以华人为主。而在战后(1945年),更见政党林立,也是逃不出种族的情意结;甚至到了今天,新成立的政党也同样有种族上的倾向或归类。

回顾战后,在表面讲求民主的英国也不能阻止非共的民主或社会主义的政党成立。于是在日本投降后,第一个成立的是马来国民党(或称马来民族党)(1945年10月),其领导人布哈鲁丁、布斯达曼、依萨等都是左翼马来精英,党员也是马来人。在势力不断增长下,英国于1950年查封,指它被马共渗透。

同样的,在1945年12月在新加坡成立的“马来亚民主同盟”,领导人主要是华裔再加上欧印混籍人组成,其中主席何亚廉是林建寿的舅父,而成员中的林建才则是林建寿的哥哥。还有被指为亲共或马共的林丰美和余柱业也参与其中。因此基本上是一个华基政党,但也因为左的立场明显,在压力下于1948年自我解散。

无法摆脱种族导向

继之在1946年有一个马来人政党出现,那就是今日仍居执政主导地位的巫统(UMNO)。虽然较后其发起人拿督翁有意将门户开放欢迎非马来人加入,但不获党接受,他乃愤而在1951年离开巫统,另立“马来亚独立党”(1954年改成国家党)。虽然这个党言明走多元路线,也选出橡胶大王连裕祥为副主席,但在1955年参加普选失败后,又走回马来路线。这个教训也在后来使到拿督翁改变其开明态度,转而以种族为导向。

此外在1949年成立的马华公会及1946年成立的印度国大党也是种族性的政党。

此外,在1952年成立的劳工党虽也标明属多元政党,但在后来也成为华基政党,与它合作的人民党(1955年)(以马来人为主)共组成社会主义阵线(社阵),及后因种族意识的分歧在1961年解散社阵(对国语方案的争执)。还有在1951年由林苍祐成立的“急进党”党章言明多元,但党员多以华印为主(这个党在1954年解散,因为林苍祐号召华裔党员加入马华公会,印裔党员可选择国大党)。

民政仍靠华裔支持

林苍祐的换党及在1958年成为马华领导人是展示其返璞归真的决心,为民族的平等而斗争。在审时度势下,他认马华更能发挥民族主义的力量和爱国主义的精神。讵料事与愿违,马华及巫统装不下他的“平衡”理念,也就以失败告终(1959年辞马华总会长职)。

当1961年林苍祐另立民主联合党时,他也费煞苦心邀请前国家党(拿督翁所创)的领袖阿都哈密担任主席,但这个党最后也变成“小马华”,林苍祐也因之以“民族英雄”的形象得到华社的支持再站起来,直到1968年与陈志勤等人合组民政党后,又再一次把民主联合党解散。这一回还是邀请马来精英赛胡申阿拉达斯教授(后来出任马大校长)担任主席,但以华人为主要力量则是不争的事实。当1969年民政上台执政槟州后,因党内分裂(1971年),民政就越反映出其华基政党的本色;特别是在1974年加入国阵后,与马华争地盘而在国阵眼中也被视为华人的代表性。

行动党多元路难行

至于也是在60年代因政治关系另行注册的“民主行动党”(1966年),也因其背景和历史渊源被视为华基政党。从它成立到今天,依然被认为其重要的任务之一是华社的代言人。虽然林吉祥有希望这个党能真正转形成多元种族政党,但言易行难。因为放眼当下活跃的政党都是有种族倾向和种族标签的。即使由伊斯兰党脱离出来的“新希望党”也不可避免有种族上的导向。

正如已获准注册的“社会主义党”也一样以印裔人为主。

其实政党的种族倾向由来已久,不容易改变,我们也无须刻意改变;就算公正党比较显现其多元性,但也抹不掉它是以马来人为主导的政党。因此最重要的是,政党应为全民而斗争,并拿出勇气缔造一个正义和公平的社会。

谢诗坚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