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裔最富有?

马哈迪一如既往,语出惊人地说:“华人有贫穷吗?”

马哈迪一如既往,语出惊人地说:“华人有贫穷吗?”

我国人民普遍上有那样的一个观念:在三大民族当中,华人是最有钱/最会挣钱的。这一个观念在友族群中尤为明显。

富豪榜占多数

我国前首相马哈迪在反驳美国总统奥巴马于2014年4月访马所发表的“马来西亚唯有在非回教人口不会受到歧视时,才能崛起成为成功国家”的言论时,否认国内非回教受歧视。

他一如往昔,语出惊人地说:“华人有贫穷吗?”此翻译我是直接截取了某网络新闻报道的标题,虽有语病,然而意思明确(全标题为:《否认国内非回教种族受歧视 马哈迪:华人有贫穷吗?》)。

马哈迪此话虽用上了提问句,但明显的他是在提出看法,而不是因有疑问而提问。

错误观念

他用上了肯定式的反问修辞法,那么根据肯定式的反问修辞法的规则,它的答案是否定的:“华人并不贫穷”。

言下之意,大马华族群中没有穷人。当然,这绝对是个武断和以偏概全的看法。

然而,是什么因素导致马哈迪和许多人普遍上都认为“华人都是有钱”的呢?

这错误的观念极有可能和我国的富豪榜有关。

过去十年以来,在我国的20大富豪榜上,华裔总占了12至16席。

至于在10大富豪榜上,华裔富豪更是几乎年年都摘下“8” 这个华族最爱的吉祥数字。

可能,华裔富豪长期以来在富豪榜上占了大多数,因此国民普遍上就有了“华人是最有钱”的错误印象了。

影响团结

然而,“富豪榜上多华裔等同于华族都是富有的”那样的推论在逻辑上是有着极大的缺陷、危险且具误导性的。

华族作为只占我国总人口约四分之一的少数民族,若普遍上被错误地认为占据了经济塔的顶端,因而生活得比其他的友族更为富裕优渥,这无形中会加剧我国各民族,尤其是多数民族和少数民族之间的矛盾,造成种族之间的对立尖锐化,进而影响国民团结。

然而,根据数据显示,“华人最会挣钱”似乎却又是个不争的事实。

华人最会挣钱

虽然,财富的累积不止于受薪,其中还包括了人们从明的暗的投资买卖中所获得的利润。

但是这类准确的数据是难以获取的,因此,此文只以受雇/受薪人士为分析对象,且让我们看看以下的数据。

根据统计局所发布的数据,在2013年,我国各族国民的受雇率分别是巫裔46.1%、其他土著10.7%、华裔22.7%、印裔6.4%以及其他的种族0.6%。

我国受薪国民在2013年的平均收入是2185令吉。

受薪的土著、印裔和其他种族的平均收入分别为2109、2032和1293令吉;而受薪的华裔则以2444令吉的平均收入在受薪一族中高居榜首。

从百分比来分析,受薪的土著、印裔和其他种族的平均收入,比国家受薪一族的平均收入分别低了3.48%、40.82%和7.00%, 而只有受薪的华裔平均收入比受薪国民的平均收入高出了11.85%。

150727A05_1

中位数收入高17.65%

在中位数收入方面,受薪国民的中位数收入为1700令吉,受薪的土著、华裔、印裔和其他种族的中位数收入分别为1600、2000、1500和900令吉。

若以中位数收入作为标准,受薪的土著、印裔和其他种族的中位数收入,比国家受薪一族的中位数收入分别低了5.88%、11.77%和47.06%。

而华裔打工一族再次成为了唯一一个中位数收入比受薪国民的中位数收入高的种族,高出了17.65%。

乍眼一看,无论是以平均收入或以中位数收入来衡量,华裔果然是最会挣钱的!

那么,受薪华裔的平均收入/中位数收入比受薪国民的平均收入/中位数收入高出十多巴仙的现象算合理吗?

在任何健康的经济体系下,正常的收入差距是被接受的。在一个正常的职场里,多劳多得是一个普遍上被认同的原则。

换言之,在机会平等的前提下,由各人的能力、贡献、时间、劳力等的不同付出而造成收入的差距是正常和合法的。

没有任何族群是穷人

马哈迪在2013年4月接受《新海峡时报》星期刊专访时承认大马华人是极具活力的。

在2014年9月也发表了“马来人懒惰”的惊人言论,当然,这一言论沿袭了他一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作风,而且这一言论的确实性是有待商榷的。

然而,华裔一般上被视为是勤奋且具竞争力的种族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因此,在多劳多得的原则下,受薪华裔的平均收入/中位数收入比受薪国民的平均收入/中位数收入高出十多巴仙的差距,在任何健康正常的经济体系内,就按劳分配的表现而论,是合理且合法的。

再说,受薪华裔这每个月2444令吉的平均收入,或每个月2000令吉的中位数收入算“富有”么?

如果以我们国家所采用绝对贫困(absolute poverty)计算方式所设定的整体800令吉的贫困线收入(西马半岛为763令吉,砂拉越是912令吉,而沙巴则是1048令吉),我国受薪国民,无论哪一种族都不是穷人。

以偏概全说法荒谬

然而,若采用联合国所采用的相对贫困(relative poverty)的计算方式(把贫困门槛界定在国家平均或中位数收入的一半),那又是另一番景象。

我在国家统计局的网页上无法找到政府正式公布的2013年国家平均和中位数收入。

然而,我国政府倒是公布了2012年和2014年的平均收入,它们分别是5000和5900令吉,升幅为900令吉;而2012年和2014年的中位数收入分别是3626和4258令吉, 升幅为632令吉。

以平均升幅推算,2013年的国家平均和中位数收入,分别应该是5450令吉和3942令吉。

如果采用联合国的相对贫困作为衡量尺度(国家平均收入的一半),那我国2013年的贫困线应该设定在2725令吉。

即使不穷也不富有

若以这个2725令吉的贫困线标准,那我国的受薪国民,包括华裔,全都是穷人,更甭提要沾富有的边了!

如果采用另一个联合国的相对贫困作为衡量尺度(国家中位数收入的一半),那我国的贫困线则应该设定在1971令吉。

在2013年的受薪族群中,就只有华裔的中位数收入比1971令吉多出了29令吉。

试问,离贫困线只有那区区29令吉的受薪华裔,能算“有钱”么?

行文至此,我们可以下一个小结论: 虽然华裔富豪长期占据了富豪榜的多数,然而就一般受薪华裔而言,他们即便不贫穷,但也绝对并不富有。

因此,“华人都是富有”这以偏概全的说法是一个谬论。谈到这里,又带出了一个很重要的课题:我国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

大马经济转型中系列188

巫群香博士■《大马经济网》研究员、理大社会科学学院政治系讲师

有意见,请电邮:[email protected]
或浏览大马经济网:www.malaysiaeconomy.net
欢迎经济/社会学者或对研究有热忱者加入团队

巫群香博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