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余回响:如何创作一首好的近体诗?

有不少诗友认为合乎格律要求便是一首好的近体诗。

笔者却认为一首好的绝句或律诗的近体诗,除了合乎格律之外,还须炼字炼意,贴切地表达深远的意境,能触动读者的形象思维,达致耐人寻味无穷的言外意蕴,引起读者的共鸣,吟诵不断。

合乎格律是好诗?

若说“合乎格律要求才算得是一首好诗”;这种说法仍非全对,因为有不少没有完全依照格律的近体诗,如格律古风、拗体诗,甚至新乐府也有不少名篇流传至今,如霍颢的〈黄鹤楼〉、李商隐的〈登乐游原〉、柳宗元的〈溪居〉、王勃的〈杜少府之任蜀川〉、李白的〈将进酒〉、白居易的〈琵琶行〉等等,多得了胜枚举。这些变格近体诗,有者是犯孤平、三平调货出韵;有者则没有依照平仄格律的拗体诗,有者则不符合律诗的对仗要求。

然而,这类变格诗有不少是好的近体诗。格律只是诗的形式,而认为写了一首合乎格律的近体诗便是好诗那不但是自欺欺人,自我设限作 自缚而钻牛角尖,不但约束自己,也影响传统诗作者的发展空间。有流传价值的好诗,并非只限于正格近体诗。

格律古风也是近体诗

一般人,包括不少常写近体诗的诗人只知道正格的五、七言近体诗,而误认诗人所写的变格的格律古风,包括李白、杜甫、王维等名诗家,都是有违法则的不合格诗作,笔者认为这纯是对近体诗的了解不深,才有此肤浅的见解。殊不知格律古风、拗体诗、新乐府也是唐朝诗人创作的近体诗。试看看霍颢的〈黄鹤楼〉,犯了孤平、三平调,重复用字,不但没有被讥为了合格的近体诗,而且还被李白及后人公认是千古绝唱的七律古风。有关格律古风的特点,拙著《近体诗鉴赏与创作艺术》已有阐述和举例。

用典创作近体诗才是好诗?

用典得当,便能以贴切的语句注入丰富的内涵,为读者留下无限联想的空间。但用典过多或生僻,则把诗的内涵变成晦涩难懂,势难获得共鸣的效果,有此诗人喜用生僻的典故,但为了让读者明白,便把整首诗翻译成白话文;这无疑是矫柱过正,有违作诗的吟赏目的。即有白话文,读者还须再读原诗吗?何况,有不少流传至今的近体诗,如王之渙的〈登鹤香楼〉、王维的〈渭城曲〉,杜甫的〈春望〉,李白的〈凤凰台〉,都没有用僻典入诗。

求正容变

“求正”是近体诗创作的继承,而“容变”则是近体诗发展所需的基本条件。唐朝诗人所创的格律古风、拗体诗和新乐府,便是容变的例子,因此,除了创作诗情意蕴的正格近体诗,我们也应尝试创作变格的近体诗,让我们大马诗人摒弃孤芳自赏,唯我独尊的心态,齐心协力创作承传雅俗共赏的优秀古典诗歌的中华艺术文化,致力发展多种风采格式的古体和近体诗,如璀璨的明珠,永耀大马诗史长河。

莫顺生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