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官珍藏品
卧虎藏龙

 

古时只有九五之尊才能坐龙椅,也是亚洲金龙企业诚信奖会长的刘慧官,也算是现代的“群龙之首”吧。

古时只有九五之尊才能坐龙椅,也是亚洲金龙企业诚信奖会长的刘慧官,也算是现代的“群龙之首”吧。

相传华夏民族的先祖与“龙”有密切关系……古人把龙视为灵物、神物,它变化无常,可深入水底,也能腾云飞天。龙的传人,更成了炎黄子孙最引以为傲的自喻。

关于龙的传说和神话,多不胜收,亦穿梭于中国古代经典著作中。

在古代,刻有龙图腾的物品,是“天子”御用物的象征;对于收藏家拿督斯里刘慧官博士而言,这些都是千金难求的珍品……

龙象征权势尊荣

刘慧官对“龙”情有独钟,迄今已收藏约50 件龙的雕刻品。

究竟“龙”的魅力何在?他说: “龙是传说,是个谜,是12 生肖中最具灵气及神圣的‘动物’,它拥有一股神奇的力量。”

时至今日,龙的存在与形体仍是谜,普罗大众认为龙象征吉祥。观音菩萨三十三应化身之一的骑龙菩萨,是为民除害,保佑众生的经典传说。

龙也是生肖中最强势的。立刀怒目威风凛凛的九龙关公、黑道兄弟身上纹着的左青龙、右白虎,谁人敢惹。

“古时有官窑及民窑之分,龙就是权势、高尚、尊荣的象征,为此民窑都不得使用龙的图案,否则就会被认为是谋朝篡位。”虽此,民间却也以其他图案取代“龙”。

刘慧官将“龙”融入日常生活中,其大宅的客厅茶几正中央,摆放着一个以檀香木一体成形的九龙如意木雕。是摆设品,也是生活调剂品。

其7 岁的幼儿也因天天见龙,对龙特别感兴趣,收藏与龙相关的玩具、小物品。

“收藏品除了要有历史外,也得有灵气、正气,龙正是其一,它是正面的。”

刘慧官说,各朝各代的珍品皆有人收藏,且价值不菲,其中以清朝的珍品最为广传。

“清朝是距离现代最近的朝代,每件雕刻品背后的故事、精髓的记录尚算完整,为此价值也较高。”

他说,相较于其他皇帝的物品,极具创意、有要求和追求新意的乾隆时期的珍品,最多人欲收藏。“藏珍与历史一样,喜欢记录有爆炸性的故事,乾隆就是很好的例子。”

乾隆在位时,本身也收藏很多珍品,现在多数都珍藏于北京故宫。

这是道房门,刘慧官把绘图交给印尼建筑工人依样画葫芦雕刻而制。

这是道房门,刘慧官把绘图交给印尼建筑工人依样画葫芦雕刻而制。

享受欣赏古董精髓

刘慧官说,民国时期涌现大量古董仿制品,虽是仿制,但当时雕刻技术尚算纯熟,且与现代相距超过百年,因此也是一种收藏品。“仿制品的价值当然不比真品高,但也算历经百年,是历史见证。”

刘慧官收藏古董已近30 年,初期收藏古币,尔后渐拓展至大型的古董如家具等。

他享受及欣赏古董的精髓,透过雕刻的神韵揣测师傅雕琢时的心情,珍品背后的故事、文化及历史。

“古董也是一门科学,是古人非凡的手艺科技,是现代机械无法取代的。”

150708bstyz29

精雕细琢大龙顶柜

走入底层中厅,引入眼帘的是这庞然大物——大龙顶柜,远看上头的雕刻密密麻麻的,看不清,近看则教人惊叹,大大小小全是雕工精细的龙!

“这柜上有180 条龙,以颇有价值的黄花梨木手工调制成,乃民国时期的官窑珍品,相信属达官贵人所有。”

如斯精巧的手工没十年八年的功夫绝对甭想。大龙顶柜历史超过百年,套句刘慧官的话:“这是老的古董”,市值超过100 万令吉。

150708bstyz30

九龙壁象征九五之尊

九龙壁被誉为是皇权和九五之尊的象征,据说有些人在真品前拍照留念,却因受不起而病倒,而这个是缩小版的摆设兼收藏品。

24K 铜镀金制成,黑色的基座则是名贵的和田碧玉。虽是摆设品,但雕工一点也不马虎,九龙壁上的九龙、山石、屋檐等细节都精致,爱“龙”的刘慧官将它摆在客厅显眼处。

150708bstyz10_yp

龙鼎和田碧玉雕琢

清朝时期的珍品——龙鼎,以整颗大型的和田碧玉雕琢而成,一体成型,古代用作焚沉香之途。

刘慧官说,这罕见藏品属皇宫用品,于民国时期流传至东南亚一带。

“相信是大马及区域内唯一这么大型的‘极品’,它甚至比故宫所收藏的更大。”

150708bstyz14

大厅中央摆龙椅

刘慧官透露本身收藏了一张“龙椅”,让我和摄影大哥见识见识。起初不以为意,但当我真正看见它时,不禁“哇”地惊叹。

龙椅摆在三楼宽敞大厅中央,上头摆放了一个弥勒佛像,还有着一张“请不要坐”的指示。“龙椅的杀气大,并非人人受得起,曾有小孩坐上去后生病。”

椅上刻有九条栩栩如生的龙,24K 金箔贴成,金碧辉煌。刘慧官说,这难得的龙椅相信是皇帝出游时的行宫用品,是九五之尊的象征。

“它流入大马超过百年,数年前从相熟的古董家手中收得此龙椅,曾有人开价数十万令吉,但我一口拒绝了。”

或许有人会说在屋里摆放龙椅挺夸张,他说:“以收藏家的心态来说,这件珍品是十分罕见的,反之能

刘慧官还依照皇帝的“办公室”摆设,龙椅摆中央,旁有烛台、香炉、珐琅仙鹤等珍宝。我想,这样闲暇时应该可以上演个“现代皇帝”的戏码吧。

 

文:陈慧芬/摄影:谢德煜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