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希望 VS 保守派

自从由哈迪阿旺领导的宗教司派在伊党全国大选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后,民联连那貌合神离的关系也演不下去了。

尤其作为“中间人”的公正党在安华入狱之后,气场被削弱许多,无法舒缓僵局——不论怎么看,分裂只是早晚的事。

伊党是显得如此的不屑,也许他们的目标是锁定全国最富裕的雪州,反正丹州是伊党的囊中物,而槟州只有区区一席,不值得花时间去争取,也争取不了。在雪州,伊党囊括15议席,和行动党平起平坐,而公正党表面上说不插手两党纠纷,但外界揣测雪大臣较倾向伊党,因为阿兹敏之所以可以登上大臣宝座,伊党居功不少。

伊党仿佛决定民联存亡

在这情况下,伊党仿佛变成了主宰者,球就在他脚下,决定着民联的生死存亡。

然而,这一切在伊党改选中全军覆没的开明派领袖宣布成立“新希望团队”后出现转机,领导人哈末沙布放话,团队为推动民联2.0而生,包括未来在成立新政党后,或与行动党及公正党组成新联盟。

这招可狠啊,伊党自以为自己无法取代,把民联和人民耍得团团转,如今被自家人抽后腿,颜面要往哪搁,且伊党在雪州政府的地位是否动摇,才是真正的忧患。

虽然伊党强调“新希望团队”不足以造成威胁,因伊党全国党员高达150万人,人强马壮,而开明派领袖在党选中只获得区区20%的选票,不足为患。

但我们可以看见,一些伊党领袖的言论开始出现矛盾,其中槟伊党主席弗尔兹说,加入新希望团队的人士依然是伊党员,而雪州伊党主席依斯干达却说,只要加入新党,伊党员则等同自动退党。

两名州主席言论不一,是党章针对不同州属而定,还是伊党领袖因为后时代的“伊党”诞生,而乱了阵脚?

退党是小事,休妻是大事——这就是开明派和保守派的分别,他们嫌政治本身不够复杂,还要扯宗教,不谈政策只谈宗教不止,动辄骂曾经统一阵线的盟友没有教养,却放任那丑闻缠身的党派不止,还要扯上妻子——这没完没了的扯淡,将会是保守派的致命伤。

他们不需要敌人,他们自己本身就是公民的敌人!

 

郑喜文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