增广对华教的认知

华教堡垒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简称董总)成立于1954年8月22 日,是由全国60所独中及华小董事会,通过各州州董联会代表组成。在过去的六十多年中,董总为华教,尤其是独中付出与成就了很多。

董总前主席林晃昇(1973–1991)领导时期,1973年通过了“华文独立中学建议书”,全国独中实行“统一课程”,更在1975年开始“马来西亚华文独立中学统一考试”,这是独中在我国茁壮成长非常重要的一步。但独中统考被时任教育部长的马哈迪大力反对,董总说统考是独中的内部考试以应对。

现在,却有人说若让关中考统考,60所独中将遭殃,这是自己画地为限,缺少发展华教的胆识与远见。

教育部对关中欲考统考回函说知道了,却有人硬要关中得到政府批准它考统考的批文,假设你是公务员你敢回函准关中考不受政府承认的统考吗?统考两个字出现在政府公函意味着什么?太不政治敏感了吧!

随身带牙刷准备坐牢

上世纪九十年代,笔者曾出席由前任董总主席郭全强主持的华教时事汇报会。当时有好些政治部人员把出席者一个个都拍了照,气氛非常使人不安。

郭全强说他随身带了牙刷与毛巾准备好坐牢,我们感受郭老准备随时为华教牺牲的豪情。当然也出席过由叶邹主持的董总会议,笔者的感觉是他们对华教的认知不深,爱耍嘴皮子。

谁不知教育法令下华教是温水煮青蛙,但重要的是大家别搞内斗,要团结一切力量别引清兵入关。

叶新田博士自2005年出任董总主席以来就是无休止的斗争,斗全国校长职工会,斗董总行政部主任,斗新纪元学院院长,斗独大有限公司,斗林连玉基金,斗重要伙伴教总,斗华团。

董总的纠纷没完没了令华社感到厌恶,叶邹只得到雪隆及沙巴州董联会的支持,再纠缠下去董总将受到非常大的伤害,何不让全国华校董事会代表重选新的领导层,重新出发呢?若代表们仍然支持叶新田和邹寿汉,叶邹也能光明正大地继续领导董总,惧怕什么?

应团结华社捍卫华教

柔佛州有4所独中的董事部站出来支持叶邹,所持的理由是不应该中途要求叶邹下台,是不是也担心自己中途被人拉下台呢?

这也是认知上出了问题:若叶邹能团结所有华社力量捍卫华教,应该无人要求换人,现在若是继续让此两人胡搞下去,华教堡垒很可能被毁掉。

我国华校董事会一向多由当地的地方领袖出任,这些地方领袖许多都是当地马华领袖,董事会一向来出钱出力把华校办起,现在叶邹却说马华党员渗透了州董联会,这样的言论合理和站得住脚吗?

当年,身为副教育部长的魏家祥出席关中华教大会,受到声讨与攻击,若出席的是友族的副教育部长,叶邹等人敢动人家丝毫吗?

客观认知勿盲目支持

叶新田博士不是曾说能和同宗的教育部副部长叶娟呈用客话交流吗,为什么不找她协助解决华教问题,反而将所有问题怪罪马华,马华不是在3·03及5·05被大马华人教训到凄凄惨惨了吗?

为什么没人提到找赢了三十多席华人票的民主行动党协助解决华教问题呢?

罗汉洲时评人应该是叶邹的忠实支持者,但他的认知有欠深入及客观,怎么能把挑战派被电话欺凌,倒反说成是被欺凌者的错,而不是去谴责电话欺凌的人呢?

我们有支持任何人的自由 ,但若颠倒是非,那就需增广自己的认知了。

假如热爱华教的人士都能够客观地增进自己对华教历史的认知,知道历年来华教面对的风风雨雨,所得到的结论应该不一样,不盲目的去支持任何一派,别同是老左或老友就选边站,纷争自然不会像目前因有一群人的扇风点火下那样激烈。

我们应该拯救华教,而不是火上加油,董总如果被社团注册局吊销注册,或上法庭互相诉讼看法官的脸色纠缠下去,我们只会输掉一切。

 

瑜夫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