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会强贴二元对立标签

一直立志冀望自己能利用书写,为社会梳理脉络结构、解构社会表象、深入核心问题,提出省思的切入点,这些写作形式不只是靠叙述某事情经过来做评论,而是从多角度深入探讨。个人惯常以解构的方式来拨开一层层的表象。

因此,笔者不论是针对国内议题,或邻国新加坡的社会议题,都将整个情况或结构视为一个洋葱,需要评论作者一层一层撕开,抽丝剥茧,以层层推进的方式推论、论述出一个结果来。

这个结果不一定是正确的,但却是从理性逻辑的推论方式,引导出来,或引述个人经验、观察、资料收集、理论、研究等。若不认同推导出的结论,可经由质疑推论过程,来提出另一番论点,以支持不同意的立场。

这是笔者认为较为理想的讨论空间,强调开放自由的氛围。前提是,参与讨论的各方,除了需要有一定的知识基础,还要掌握论述技巧,消化和逻辑推理的能力。

国人公民意识倒退

当然,现实的发展显示,或许上述理性讨论的思辨风气,过于理想和一厢情愿,但这一直是笔者努力试图达到的书写方式,身体力行来推动这种理想的讨论风气。

然而,从笔者曾经发表的几篇有关思维控制和媒体批判的评论,发现文章下方的留言,让人深感失望。

此现象让人反思,自从505大选后,原以为经过一次轰烈大选的洗礼,人民的公民意识必有所成长,如今却呈现倒退,让人深感公民教育之路,可谓路途遥遥,要达到全民都能如此进行公共事务的讨论,实践哈伯玛斯的公共空间(public sphere),的确不容易。

网民爱为人贴标签

在笔者论述新加坡少年余澎杉事件,以反映政府、社会和民众的思维受控情况的文章中,引用经典小说《1984》和马库塞《单向道的人》的意识形态理论,作为论述和比较的基础;而文章题目引用“疯癫”一词,也来自法国哲学家傅柯一书《疯癫与文明》,来探讨精神病和思想控制的关系、政府对意识形态的操弄、国家的生产技术如何决定社会价值观和文化风气、社会机构对个人思维和行为的控制等,是全篇文章的主要论点。

但是,网民留言却轻易为人贴标签,有的说作者才是疯癫人、不如去当新加坡反对党等。这是本地网民在发表看法时,经常犯的弱点,不针对论点、推导过程、结论进行讨论和质疑,而是直接攻击立场不同的作者本身,强行贴上对立标签,以型塑一种二元对立的情况。只要立场不同,你就是另一个阵营的人马,然后尽情以人身攻击的方式,妖魔化提出此论点的人,以通过诬衊此人的人格,来推翻此人提出论点的正当性。

需要注意的是,并不是评论作者无法接受批评。如果有人提出以小说来做对比不妥当,原因为何;采用马库塞的理论或过于科技决定论,无法有效解释个体思维操控的现象;或社会机构和体制的运作关系等,若读者以这类论点来反驳文章,而非直接妖魔化或贴上二元对立标签,将能让作者更欣喜。

此外,当笔者以纪录的方式,写下新加坡媒体如何塑造国族建构的氛围,也被人讥笑吉隆坡人对此议题不感兴趣,或笑称键盘斗士。基本上,以媒体批判的范畴来看,不论哪国的媒体,都涉及权力操弄的部分,新加坡是邻国,因为靠近且广电媒体素材丰富的关系,笔者也关注邻国媒体的情况,或可成为借鉴的素材。但是,网民依然喜欢贴标签,将严肃的媒体批判的评论文,指为“键盘斗士”随意发表的发泄文。又是针对作者本人,而非文章论点的指责。

我国社会风气,何时才能出现如本文一开始描述的理想讨论形式呢?那会否只是一个乌托邦?

 

廖珮雯(文字工作者)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