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根基现裂痕

财政部独资拥有的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掀起千层浪,所谓的调查特工队一着手调查后,整个国家经济重心好像都倾向这课题、不管是讨论或纯粹传达讯息,都离不开与这事件相关话题。

如果这课题的调查焦点清楚,形势原本可以很快就明朗,然后迅速解决,过后沉淀。

可是情况却不然,重点反而转向周边诸如调查是否有人欲破坏议会民主、从中延伸至贿赂、欺诈等政治刑事案。

民众的感受是调查没有直击重点,而是将圈子越转越大,原本的“庞大款项落入高官手中”的主案变模糊,整个事件像雾又像花。

调查焦点模糊,全国上下陪着高官们在瞎忙,其他层面经济问题变成次要,政府高官的谈话,几乎都围绕着“护主式”原则,国家经济课题旁落。

就业市场渐收紧

幸好消费税已于今年4月落实,经过4个月适应期,根据经济分析师收集的最新数字,这新课税的冲击好像没有较早时预料的严重。

民众的消费情绪经过消费形态调整后,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经济所受到的冲击,没有当初预料严重。

乍听起来,当前大势似乎已回稳。

但是,大马雇主联合会执行董事拿督山苏丁却频频放话,前阵子说其辖下约20%雇主会员,因为受到消费税冲击,计划裁员削减员工,前景不乐观。

过后不久,马航刚好重组业务,必须裁减6000 员工,银行雇员职工会则透露今年迄今已经有约4000 银行雇员遭裁退,英特尔(Intel)在居林高科技园工厂也刚好裁减600员工。

这系列裁员风涌现,拿督山苏丁又再放话,指当前就业市场正在收紧,令吉汇率走低,物价走高,工商界小心翼翼,面对种种不利因素,不敢投资开设新分店,使到就业机会减少。

更重要的是,政府已决定冻结雇用新公务员,除了关键特定领域必须继续聘请新人员外,其他非关键领域都遭冻结,根据山苏丁粗略估计,这措施至少会影响十巴仙就业市场。

经济环境趋严峻

山苏丁代表雇主联合会,他的谈话当然站在雇主利益着眼,似乎有警戒雇员好自为之,不要有太高要求之嫌。但是,他提及的却是重要的经济根基。

根据最近一次官方对国家经济的看法,即本月9日国家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会议后发表的经济观点声明,大马经济增长状态依然健全,因为获得人力就业市场稳定和薪酬持续增长扶持。

这声明虽然很新,但却是该委员会近年来最经典声明,每次对当前经济风险提出谨慎看法,国行总会提到大马就业状况稳定,内需可持续推动经济增长。

失业率维持3%

大马失业率一直维持在3%全民就业水平,这是经济稳定最后防线。

这防线需要良好经济环境来滋养,如果尖端政治阶层出问题,延伸至破坏企业环境地步,企业不能自保,就业市场就会出现裂痕。

我们目前正面对严峻外在挑战,令吉汇率直泻,刚公布的最新(截至7月15日)外汇储备已跌至近5年最低水平,已贴近千亿美元地步。

前国家银行副总裁丹斯里林西彦博士已针对疲弱令吉评论说,要于2020年达到高收入国目标,最后可能只是数字上成功,人民恐怕感受不到好处。

眼前,外在形势欠佳,如果国内再发生诸如刘蝶广场种族骚乱,我们的经济根基就会出现裂痕,这是政府高官尤其政治尖端阶层所必须防备的。

 

杨名万(著名时事及财经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