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秉吉:买中国货客源回流
大马电器价格占优势

中总第4届青商大会

讲题 : 幸福企业

主讲人:机兴集团总执行长郑秉吉

主持 :吉隆坡暨雪兰莪中华总商会青年组顾问陈文博

郑秉吉:没有夕阳行业,只有夕阳管理模式。

郑秉吉:没有夕阳行业,只有夕阳管理模式。

(马六甲24日讯)马来西亚的制造业在近2000年开始踏入“中国制造”时代后,电器业受中国产品价格偏低冲击,但目前在人民币升值、中国雇员薪金上涨等因素影响下,大马电器在世界舞台再度能占有一定的价格优势。

机兴集团总裁郑秉吉说,目前中国的竞争力与过去的低廉劳工时期不同,中国一些工厂的工资可能都比马来西亚来得高。

“加上也有越来越多的费用,人民币也越来越强,大马的竞争力又逐渐回来了。”

“以前跑去跟中国买(商品的顾客),又转回来了,中国应该不是很大的挑战。”

“借力”应对中国影响

郑秉吉说,过去当中国占有价格优势时,机兴通过购买中国制造的零件和制成品,选择“借力”的方式来应对中国对全球制造业带来的影响。

他坦言,过去中国供应商为机兴提供很多帮助,包括可以使用中国厂商进行原始设备制造(OEM)代工,也让该公司有机会能出售一些过去在本地无法生产的产品。

“过去大马(电器市场)是由欧美和日本的企业垄断,但中国崛起也让我们有机会。”

他坦言,看待中国制造业,本地企业是在不同的阶段采用不同的方法。

谈到机兴能够在1987年开始走出国门,并在许多国家立足,郑秉吉指很幸运当时没有遇上中国的商家。

“我在1987年加入公司,我认为已经有人在负责本地市场了,就选择去开拓外国市场。很幸运的1987年到1997年期间,中国厂家还没有出现。”

他说,当时机兴在国际市场上面对的竞争者来自美国、欧洲等,因此大马生产的产品占有一定的价格优势,加上大马当时属于受保护市场,也让生产的产品更赚钱。

收购外国品牌突破

他说,在目前情况下,在国内自然的发展已经到了顶端,因此机兴近年来也尝试通过收购外国其他品牌来突破现有的局面。

谈到要如何在本土电器品牌不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维持机兴往后的利润,郑秉吉也坦言机兴所专注的基本家电市场基于科技变化和市场增加不大,利润相对薄。

“因为利润薄,所以也没有新的人(投资者或企业)要进来。一些企业是没有接班人,或是有些人改行,所以谁留下来,就越做越好。”

他说,在过去的竞争者开始退出市场的情况下,让目前市场上的品牌更占据经济效益,也让其他企业更难进来与之竞争。

对于有人认为电器制造业属于夕阳行业,郑秉吉认为“没有夕阳行业,只有夕阳管理模式。”

全国青年企业家跃踊出席及聆听主题演讲。

全国青年企业家跃踊出席及聆听主题演讲。

留美儿子加入公司    
满足年轻人追求留才

郑秉吉负责主讲的题目是“幸福企业”,而他更坦言是从数年前孩子要到美国深造,太太问他说“回来后帮爸爸打工?”,却被孩子拒绝而让他重新思考年轻人为何拒绝进入当时的机兴。

他说,未来的数年将由Y时代来主导全球经济的情况,因为Y时代就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的客户、商家、员工、供应商等,会直接影响各种行业。

身为公司领导人,郑秉吉认为,“如果连他都不要加入我的公司,我相信其他年轻人也不会有兴趣。”

他当时思索得出了几点的结果,其中就包括“他们的爸爸,比我们的爸爸有钱,有机会受更好的教育,可能科技和交通的方便,看到的世界比我们多。”

他说,现在的年轻人可以先辞职再寻找下一份工作,也和过往需先确保有另一份工作的想法不同,工作更追求意义,而不一定要赚钱。

“幸福企业”曾遭质疑

在郑秉吉的推动下,机兴集团也在员工待遇、培训等方面做了许多改进,但是他的“幸福企业”也一度遭到股东质疑,“幸福能否当饭吃?”

而他也以公司连年增长的业绩和获利,向股东证明,幸福企业也能够持续获利。

“当我们刚出来工作的时候,大家都是追求幸福,孩子又有钱读书,太太有钱买菜。做久了,忘记了幸福,去追求面包,家庭幸福和健康就没有了。”

郑秉吉认为,社会上有“你照顾别人,别人才会照顾你”的观念。

除了股东,他的父亲也曾经找他,向他投诉公司经理在新年期间买红酒送给客户等做法,让他认为父亲是看不开花钱的方法。

他说,当时自己反问父亲,是否也有投资其他的公司?所关注的难道不是盈利和销售是否有增加吗?

他说,国内电器行业有不同的品牌,而机兴每年将利润的25%拿来做职员的花红,而对员工花钱毫不手软的做法,也让员工不易离开。

“公司和公司之间的竞争是任何人的竞争,如何保留和吸引人才,看你怎样照顾他们的。”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