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升值影响多国
IMF:大马外债高更脆弱

 

Machinery stands on the construction site of the Tun Razak Exchange (TRX) project, developed by 1Malaysia Development Bhd. (1MDB), front, as buildings stand in the distance at dusk in Kuala Lumpur, Malaysia, on Friday, July 17, 2015. As Malaysia Prime Minister Najib Razak faces an investigation sparked by a Wall Street Journal report that $700 million may have wended its way into his personal bank accounts, the ruling coalition has swiftly closed ranks around him. The probe has sparked a raid on the state investment company 1MDB whose advisory board Najib chairs, and spurred calls to resign from opposition lawmakers. Photographer: Goh Seng Chong/Bloomberg

(吉隆坡24日讯)美国与其他国家货币政策差距拉大,造成美元进一步升值,国际货币基金(IMF)特别点名外汇债务高企的大马,可能会因此而变得更脆弱。

国际货币基金在年度《溢出影响报告》中警告,多个债务高的国家会因此受影响。

这包括大马、智利、匈牙利、波兰、土耳其和泰国,都会出现问题。

根据报告,油价下滑、欧洲及日本扩大货币刺激措施、美国和英国的升息预期等因素,造成了“溢出影响很大”的环境。

美国料9月升息

所谓的溢出效应,是指事物一个方面的发展,带动了其它方面的发展。

由于市场预估美联储将在9月升息,因此从去年开始,美元兑主要贸易伙伴货币全面走强。

虽然目前新兴市场受压的迹象不明显,但国际货币基金提醒,若情况加剧,高债务水平可能会带来麻烦。

以往美元升值时,新兴市场曾面临资金外流和货币贬值的窘境。

同时,报告也指出,债务水平较高,其中又以外汇债务比例较吃重的国家,在美元升值的情况下,会变得更脆弱。

imf 01

企业债务攀扬
外汇风险加剧

报告称,新兴市场的企业债务在过去10年显著攀扬,而高度借贷的公司,也因此面临更严重的外汇风险。

根据分析,在全球金融风暴过后,亚洲和拉丁美洲的外汇企业债务急速增加。

保加利亚、中国、智利、大马、泰国和土耳其的非金融领域,有着最高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其中部分国家企业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率,更接近亚洲金融风暴时的水平。

而且,高度借贷的企业,一般都会面临更高的外汇风险。

智利、大马、泰国、保加利亚、土耳其和匈牙利,都有颇大规模的外汇负债。

imf 02

国行出手扶令吉
储备金大跌4.7%

经济学家普遍认为,截至7月15日,我国的外汇储备金减少了187亿令吉,或4.7%,降至近5年低点,意味着国行可能已出手扶持令吉。

国行昨日宣布,外汇储备金跌至3794亿令吉,相等于1005亿美元。这足以应付7.9个月进口,以及1.1倍的短期外债。

虽然首5个月的贸易盈余保持在337亿令吉,但外汇储备依旧滑落,目前仅企于1000亿美元上方。

外汇储备上一次跌穿1000亿美元,是在2010年9月。

本月6日时,令吉兑美元一度贬至3.809。然而在那之后,令吉兑美元均在3.78至3.80之间窄幅波动。

us

令吉远期合约连跌5周

随着原油重新进入熊市,侵蚀我国出口净利,令吉远期合约随之写下今年以来最长的5周跌势。

该远期合约已连续下跌第五周,显示交易商已将令吉进一步的劣势,反映在合约上。

驻新加坡的澳纽银行策略员吴坤(译音)表示,油价下跌,加上外汇储备金减少,估计令吉会持续受压。

“而且,笼罩在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课题的负面新闻,也对投资情绪没有丝毫帮助。”

根据彭博社,1个月无本金交割远期(non-deliverable forwards,简称NDF)自7月17日起跌0.5%,今早一度贬至3.8263。

截至傍晚7点,该远期合约企于3.8260。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