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加入“新希望运动”两头不到岸
雪伊党议员进退维谷

“新希望运动”是由伊党开明派成员所成立的新组织。(档案照)

“新希望运动”是由伊党开明派成员所成立的新组织。(档案照)

(八打灵再也24日讯)尽管新希望运动(GHB)有望取代伊斯兰党与行动党及公正党合作,但基于该组织未正式注册成为政党,所以不少雪州伊党国州议员还是抱着观望的态度,没有退党加入。

新希望运动(GHB)是伊党未经过辩论的情况下,自行宣布与行动党断绝关系后,由伊党开明派组成的新组织;而行动党也曾表示无法再与伊党合作,“民联”不复在。

为了解雪州伊党国州议员的动向,《南洋商报》记者今天电访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哥打拉惹区国会议员西蒂玛利亚、摩立区州议员哈斯努后,并也获他们确认,已加入新希望运动。

记者也试图联络其他伊党人民代义士,包括淡江区州议员沙阿里,却因未接听电话,立场不得而知。

至于中路区州议员阿都拉尼在接受电访时则透露,他与斯里沙登区州议员诺哈宁及巴生海峡区州议员哈里玛等都未加入新希望运动,但对此事保持观望。

据本报探悉,部分伊党议员仍披着伊党党员身分,却秉持新希望运动宗旨,希望可以取代伊党与行动党及公正党合作,下届继续参选对抗国阵。

由于新希望运动是个全新的组织,还未注册成一个政党,不排除一些议员担心退出伊党后会影响议员地位,因此不敢断然退出伊党。

新希望议员辞职重选引争议

对于外界要求加入新希望运动的议员辞掉议员一职,让人民重选,有者反认为《联邦宪法》阐明,任何国会议员若辞职,5年內不得竞选国席,因此他们认为,应先修改宪法,让辞职者能够重选,这样才能得悉人民最终的选择的是伊党还是人选。

至于州议席方面,虽然没有受《联邦宪法》所限,因此有者认为,辞职一事可交由州议员本身决定,不过雪州伊党州秘书凯鲁丁已宣布,任何参与新党的伊党党员,其党籍将自动终止。

这也造成部分议员抱着观望,并未完全投入新希望运动的“怀抱”。

他们在受询时指出,新希望运动还有许多细节还必须讨论,因此会在“时机成熟”后再探讨此事。

加入新希望运动的议员指出,新希望运动由来自不同背景的成员组成,并非只有伊党党员,还包括许多非政府组织,因此能有更大的宽容及包容性,相信较能让人民接受。

他们认为,过去人民投选的民联政府,是因为民联竞选宣言符合人民“口味”,如今伊党却不断与人民逆道而行,因此脱离该党是有必要的。

盼修宪重新竞选——莎阿南区国会议员●卡立沙末

我从新希望运动成立至今就已是他们的一分子了。

伊党保守派领袖坚持要走与行动党及公正党不一样的路线,我们要如何合作呢?

过去人民投选的是民联,不是伊党,就算我辞职,伊党再换人选上阵,也不一定会胜利。若要我辞职,倒不如修改宪法,让辞职了的国会议员能够重新竞选,让人民决定要的是伊党还是人选。

组织细节待探讨——哥打拉惹区国会议员●西蒂玛利亚

虽然我已经参与新希望运动,不过目前新希望运动还不是一个政党,只是一个带出人民希望概念的组织,所以我们很多细节还要探讨。

我将会另外召开中文媒体记者会,交代其他细节事项。

伊党理念难获支持——摩立区州议员●哈斯努

我会在新希望运动成立为党后正式加入。

我认为伊党在政治理念上已无法获得人民支持,人民要的是能够团结合作的党,所以我相信新希望运动能取代伊党加入民联。

此外,新希望运动也不只是伊党成员加入,还有许多非政府组织成员加入,所以这会是一个有机会及希望的组织。

至于加入新希望运动的伊党议员是否应该辞职一事,根据宪法应该交由该议员自行决定,伊党不能强迫他们辞职。

不违背承诺叛党——中路区州议员●阿都拉尼

很多人把我、诺哈宁及哈里玛等与新希望运动挂钩,说我们已经加入新希望运动,我想澄清这不是事实。

我们在成为议员时曾有宣誓,我们不会背叛伊党,也不会辜负人民对我们的期望,所以我们会坚守承诺。

不过我们会继续保持观望的态度,等新希望运动成立政党后我们再谈此事。

与新希望可合作——柯拉娜再也区国会议员●黄基全

目前公正党未正式有指示是否会和新希望运动合作,不过,我个人立场是欢迎新希望运动。

我曾与新希望运动成员合作,大家共事都没问题。

其实议员即使推出伊党,也无需辞职,他们可以以独立人士身分继续党议员。

挺开明派组新党——金銮区州议员●黄思汉

雪州行动党经常会参与伊党选区的民生服务,今后会再加强,下届大选我们有攻打伊党地区的意愿。

我们支持更多开明派加入新希望运动继续行动党及公正党合作。

报道:黄馨语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