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歌声

这大半辈子,我经历了两个“夜半歌声”的奇遇,一个是在台北,一个是在都门。台北奇遇发生在学生宿舍,好几个夜晚熄灯不久,宿舍室与室之间便流荡着撞击人心的“夜半歌声”,如此阻人入梦,同学们大为不满,妈声之余,群赴问罪。歌者答曰:请问,《夜半歌声》不在半夜唱,在什么时候唱?呛得质问者哑然,不得不一笑走人。

另一发生在都门乐居花园者,则甚为有趣。我家对面的茶餐室,其冲茶头手是海南大兄,性好唱歌,每当茶室12点许打烊,他就开展歌喉高唱《夜半歌声》。此君声线带磁,既可低沉也可高吭,《夜半歌声》拿捏得甚为到位。他每次见到我,喜欢朗唱一句广告词:“男子汉的口味”当作打招呼,这是某啤酒品牌的广告金句;由于声具磁性,其抑扬顿挫,与电影院或电视上的真版不遑多让。那时施远也住附近,常去喝茶,与他稔熟,尝说他如不冲茶,改行当歌手或拍广告,或许会很红。但不红也没关系,听说他现在蕉赖自开咖啡店,光景不错。

3 部同名电影

“空庭飞着流萤,高台走着狸……”大家都知道,上述两句,是艺术歌曲《夜半歌声》的开头。这首歌在50、60年代很流行,几乎每个爱唱歌的中学生都会唱。歌是冼星海作曲,田汉填词,主唱是盛家伦。田汉的词写得很普罗,但也有一些地方不好懂。比如“我愿意学那刑余的史臣”,就不是一般人,特别是年轻人所能懂的。冼星海的曲,整首歌铺陈有序,抒情处似细水淙淙、如泣如诉,高潮处如江涛奔腾、地动山摇;盛家伦演绎得恰到好处。我听过多位歌唱家的演唱,觉得还是盛家伦最为正宗,也最有味道。

《夜半歌声》这个戏目,在我的印象中,至少拍过3 部同名电影。原作当然是马徐维邦导演、金山配胡萍主演,拍摄于1937年的那部。这部黑白片,虽最为简陋,也没有什么新颖技巧,但胜在民族气息浓厚、反封建意识强烈。片中除《夜半歌声》主题曲之外,还加插两首名曲:《黄河之恋》与《热血》。在当年热血青年奋勇革命和抗战的日子,这两首歌可说很能激励人心。《黄河之恋》就是陆庭谕老师常唱的“不让他们渡黄河”的那首。

60年代,邵氏曾翻拍此戏,由袁秋枫执导、赵雷与乐蒂主演,拍来还算有原汁原味的调儿,特别是保留了《夜半歌声》这首主题曲。香港另外也拍过一套,由张国荣演、于仁泰导,但全部插曲都换了,尽管故事大同小异,而技巧更进步、彩色更艳丽,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儿。电影《夜半歌声》而没有《夜半歌声》这首歌,不算是《夜半歌声》。其实,这类故事很平常,诸如《故都春梦》等电影,情节都如此。因此,于仁泰的戏,改用别的戏名,或许会更卖座。

生活在乱的空间

老歌不死,《夜半歌声》唱了几十年,还很受人怀念。但歌在人亡,30年代开始到今天,多少受此歌感召的人,都不知何处去了,而这些志士是否死能瞑目?从历史来看,华人经常生活在乱的空间里,人家来乱固然是乱,人家不来乱就自己乱。大马华社的扰扰攘攘,已进入不讲是非的境地,现在是泼粪有理、大声为赢。我写了一首诗,最后3句是:“俱完矣,且看今日城中,谁是民族罪人?”但我不想不幸而言中。

■锺夏田(想快意文场 惜欠缺文采 想游戏人间 又不够风骚)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