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猪不吃狗

150719yy301/梁文道

台湾的钱永祥先生是华人世界里的动物哲学先驱,他有两套说法是我特别服膺的。一套关乎实践,叫做“量化素食主义”,大意是若要出于道德理由而茹素,不一定得马上全面戒荤,尽可以试着一步步来,逐渐缩小自己伤害动物的范围。

另一套则关乎理论,取自 Steven Pinker的研究,相信人类文明的演化是个道德范围扩大的过程。从一开始对某些种族、性别和性取向的人所受到的迫害视而不见,到再也无法坐视他们承受痛苦,这是个人类敏感度增加的历程。我们现在开始关心动物权益,不忍它们受难,正是这种过程的最新阶段。

去年玉林狗肉节举办期间,我就替中国一个素食推广组织录了一段影像,简单介绍钱先生这些说法,希望大家了解,不吃狗肉,乃是人类逐步摆脱残忍,增加道德感受能力的结果。

当然,这个名声响亮的狗肉节今年还是依期不误,无论多少人反对,多少人抗议,似乎都起不了太大作用。除了地方利益驱动,它背后想必得有些说得过去的理由,可以让人认同。其中一个最有力的辩词,大概就是一则对我那段录影的如下反驳:“什么道德感受能力?这根本就是伪善,你感受到狗的痛苦就不吃狗,那你感受得到猪的痛苦,牛的痛苦吗?”

150725D10_C1362-5

反对吃狗却继续肉食

我必须承认,这番话说得相当在理,难怪它的逻辑非常流行,大部分“反对玉林狗肉节”的朋友也都是这么认为的;不吃狗肉,那你们为什么还要吃鱼吃鸡?它们不痛吗?它们不可爱吗?它们不也是生命吗?反对吃狗,却又不反对肉食,这的确不够一致。在道德争议上头没有前后一致的言行逻辑,那自然就是虚伪了,所以我活该捱批。

150725D10_C1363-5

奉行量化素食主义

我之所以奉行“量化素食主义”,主要前提恰恰就是因为我在这个课题上头还没有办法做到前后一贯。明明知道各式禽畜会被杀害,被害的时候会怕会痛;明明我也很喜欢各种被人当成食粮的动物,觉得它们十分可爱。

可我还是太过软弱,至今只能做到八成素食,皮鞋照穿皮袋照用,而且无法保证日用药物不经动物实验。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但又实在无能,这才需要“量化”,把一个宏大的目标切成片段,逐步趋近最理想的目标。要是批评我意志不坚,指摘我自相矛盾,我当然得坦然接受,但这算不算是伪善呢?

既然如此,我就得从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吃狗肉的经验说起了。

■梁文道(资深传媒人及文化评论人,多年来他写过政治、文学、艺术、书评及乐评,但他最想写的其实一直就是饮食。 )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