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坡葡萄牙屋
抗日义烈辛酸故事

王金针于1928年兴建的麻坡葡萄牙屋。

王金针于1928年兴建的麻坡葡萄牙屋。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建筑业承包商王金针别出心裁在柔佛麻坡兴建四幢风格独特的葡萄牙屋。历经沧桑,四幢葡萄牙屋仍然屹立在麻坡警局附近,然而业主王金针因支持中国抗日筹赈,惨遭日军毒手,于1942年3月成为麻坡的殉难忠烈。

陪同来自北京的纪录片摄影组到麻坡拍摄《筹赈模范区麻坡》时,路过这四幢葡萄牙屋,麻抗日义烈王金针的前住宅。他们对这四幢古色古香建筑物深感兴趣,上前拍摄。这引起我回想起王金针的传奇人生事迹,并向他们介绍点滴。

据王金针之孙王丁赐(已故)和王振南谈述的家史,他们的祖父王金针百年前到南洋闯天下,成为建筑业承包商,受孙中山南来的影响,加入同盟会,关心民族命运,投身抗日筹赈活动,最后遭日本人杀害,尸骸不知何处。

麻坡抗日义烈王金针

麻坡抗日义烈王金针

曾是孙中山保镳

王丁赐对祖父与孙中山交往的事迹,更是津津乐道。他说,祖父王金针精于中国功夫,是一位武术高手。战前祖父有一批徒弟,常追随在他左右。孙中山来马来亚展开反清革命活动时,王金针大力支持,加入同盟会。他说,孙中山巡访各地,他陪伴身旁,扮演孙中山保镳的角色。

弟弟王振南进一步说,他的祖父大力支持孙中山的革命活动,关心中华民族的命运,大力支持中国抗日救国运动,获得肯定,荣获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颁授勋章。迄今,王振南还珍藏著祖父因爱国有功,荣获的勋章。勋章上刻着“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奖章”和“亲忠精诚”。

为民族自强奋斗

翻查史料,在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前夕,中国国民党1935年年底于南京召开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勋章上有五个篆书的“五”字,可能是代表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会。推测这枚勋章可能是在1935年到1939年间颁发,表扬积极支援中国抗日的人士。

根据《麻坡华侨义烈史》和《麻坡漳泉公会金禧纪念特刊》的记载,王金针1879年出生于福建安溪;1898年,年轻的王金针为了生活,南来马来亚,当时他还不足20岁。他先在吉隆坡种菜养猪,后来转业,到锡矿场工作。王金针在芙蓉地区从事建筑行业时,刚好孙中山南来鼓吹革命,组织同盟会。王金针因此成为同盟会党员,献身社会公益事业和为民族自强奋斗。七七事变后,王金针为筹赈抗日,奔走尤力。日寇攻占麻坡,先生被逮捕,因此殉难,行年六十有四。

麻坡抗日义烈王金针,早年为英殖民地政府承建铁路公路工程。

麻坡抗日义烈王金针,早年为英殖民地政府承建铁路公路工程。

与英国人打官司

王金针还有一段与英国人合作到冲突的故事。

1905年,几经奋斗,王金针成为吉隆坡地区一名建筑工程承包商,协助英殖民地政府兴建各种基础设施,促进本邦的繁荣发展。当年英国人为发展吉隆坡,铺设铁路,方便交通运输。王金针参与建造铁路的艰钜工程,为吉隆坡繁荣发展作出贡献。

麻坡王振南珍藏祖父王金针早年荣获的国民党勋章。奖章正面刻有《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奖章》以及《亲忠精诚》四个字。背面有一旋转圆钉。

麻坡王振南珍藏祖父王金针早年荣获的国民党勋章。奖章正面刻有《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奖章》以及《亲忠精诚》四个字。背面有一旋转圆钉。

变卖产业事业崩溃

王振南说,早年祖父王金针与英国人合作,兴建公路铁路。后来在麻坡,英国人却因建造公路事与祖父翻脸,矛盾尖锐,最后双方闹上法庭。起因是王金针承建从麻坡通往永平的公路,在中途亚逸依淡地区,土质特殊,松软易陷,建造的公路高低不平。英国人认为不合格,不支付建造费,王金针认为这是特殊地质造成,损失不能全由他承担。

英国人态度强硬,王金针愤然告上法庭。当时他的朋友陈和尚(过后遭日军杀害)力劝他不好与英国人对抗,指出英国人当政府,法官也是英国人,华人承包商绝无可能打赢官司。

王金针不听劝告,坚持与英国人硬碰硬,不惜变卖产业,出售他的住宅,麻坡葡萄牙屋,筹资与英国人打官司。结果,官司打输了,财物损失巨大, 经济陷入困境。1932年,亚逸依淡公路的纠纷以葡萄牙屋转手,王金针事业崩溃告终。

掀起抗日筹赈浪潮

王金针虽然事业失败,但民族兴亡,匹夫有责,他对当时的抗日救亡运动十分关注。他是麻坡漳泉公会成员,上世纪30年代末,漳泉公会掀起一股抗日筹赈浪潮,漳泉公会领袖李天赐、张开川等是抗日筹赈急先锋。王金针与同乡陈和尚等为筹赈抗日四处奔波,在麻坡的日本间谍看在眼里。日军占领麻坡后,两人列入日本人秋后算帐的名单中,一起在漳泉公会遭日军检走。

王丁赐谈祖父王金针生平事迹。他说,孙中山到访时,祖父当他的保镳。

王丁赐谈祖父王金针生平事迹。他说,孙中山到访时,祖父当他的保镳。

骨骸何处寻?

日军于1942年正月11日开始大事轰炸麻坡。王丁赐回忆道,当天刚好祖父带著他上街,在三马路祖父买了巧克力糖给他。突然日本飞机来袭,向市中心三马路一带投掷炸弹,同时日机低飞俯冲,以机关枪扫射街上市民。人们惊慌失措,四处躲避,一片慌乱。王丁赐与祖父看到街上有人被炸死炸伤,有的满身是血。

日军拘押不复返

日军于1942年正月16日攻占麻坡,3月6日于市中心举行胜利大游行。游行结束后,市内各处大事搜捕抗日份子行动开始,许多男女老少市民被捕,集中于漳泉公会对面,麻坡中华学校操场,接受检证。不幸遭点到名者便被送上卡车押走,过后遭惨杀。

在麻坡大肃清行动时,王金针被传召到漳泉公会议事。夫人认为此去凶多吉少,力劝丈夫逃。王金针却说:“我去一身危,不去一家惨。” 离家前,王金针促家人先逃往乡区避难。到了漳泉公会,王金针和好友陈和尚等被日军官点名检举,拘押起来,送往日军宪兵部,一去不复返。

王丁赐回忆道,祖父王金针被日本人押走后,从此渺无音讯,家人四处奔波,打探消息,一无所获。后来从漳章公会另一位侥幸死里逃生的同乡处获悉,日本宪兵部是设在在麻坡丹戎海边,原麻坡县长的官邸。王金针被囚禁在麻坡日军宪兵部,可能在丹戎海边遭处决,尸体被抛进宪兵部背后的大海。这位同乡与王金针同时被扣押,囚于丹戎日军宪兵部,但他幸运获释。

遇难处缅怀祖父

王丁赐说,祖父生前最疼爱他,他怀念祖父,千方百计地要确认祖父遇难之处,要寻回祖父的遗骸。因此,他经常到到麻坡新丹戎徘徊,在麻坡县长的官邸四周走动,或遥望大海,思念祖父。骨骸何处寻?是不是安息茫茫大海中?最终王丁赐找不到答案而告别世间。

最后引用早年吴哈世吊念王金针一文中的字句作结束:“王烈士安溪长卿镇人也。浮海南渡,适值祖国抗日之秋,而踊跃协助抗战,竟死于寇祸,为国牺牲,忠贞贯日。”

王丁赐思念祖父,生前常到丹戎海边县长官邸徘徊。据说王金针是在此处遇害,1942年日军霸占此洋楼,设为宪兵部。

王丁赐思念祖父,生前常到丹戎海边县长官邸徘徊。据说王金针是在此处遇害,1942年日军霸占此洋楼,设为宪兵部。

本报特约:郑昭贤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