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罐子

150724D11_C1517-5

日前出席一项摄影活动。为节省时间,主办当局在午茶时为我们准备了咖啡与烤面包,装外卖咖啡的居然是数十年未见的炼乳罐。

好久以前,咖啡店装外卖即是用炼乳的空罐子,即环保又实用。其实在保利龙与原子袋还未发明前,外卖的食物许多都是如此处理。

喝一口咖啡时,更想起了小时在园丘的生活。有一家印裔开的小食店,他们的Roti Canai好吃的不得了。面粉味很香,Roti也很软,就这样吃也行,不过却会对不起这家小店的师傅,他们的沾酱配料堪称一绝。选用的木豆很大很肥美,一半磨成粉,另一部份却是圆圆一颗颗,黄色接近碧绿色,非常好看。

打包的话,沾酱就是装在炼乳罐里。

我还记得,那些罐子挂在厨房的铁丝网上,都洗涤的很干净。有顾客光临,师傅煎好面包后,伸手取下一个,再把酱料倒入,然后用绳子一绑就这样让顾客提着回家。印象中厨房烟雾弥漫,背光的情况下那是一幕幕颇有味道的人文景象。

家里不时买回来吃,那样的早上总让我们几兄弟雀耀不已。Roti Canai配这个沾酱那是天下美味。

小食店生意非常好,炼乳空罐子来源不是问题,况且也不是很多人叫外卖。园丘工友把活干完,就会到这里喝咖啡吃Roti Canai,休息一番。园丘发工资的日子,这里更是高朋满座。

工友常赊账

据说老板一家是来自印度北部,这点从他们白皙的皮肤可看出。

老板性格随和淳朴,可惜却如此美好人格却被利用。一些工友吃了东西不是马上付钱,而是赊账。一个月还一次,或是想起了才付钱。时而听到老板诉苦:“欠10元还3元,欠20还5元。”拖久了,工友就完全不出现。老板叫苦连天,急忙催收,工友这才付一些。

一转眼,数十年已经过去。

铁罐子装的是咖啡,盛的却是犹新的印象。今日看见这铁罐子居然勾起遥远的记忆,始料未及。

图示:如此好看的铁罐子,装炼乳后,又可盛咖啡、沾酱等,可谓物尽其用。

张毅全·文字与摄影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