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显龙:须能用华语沟通
新加坡或有非华裔总理

李显龙(右)日前在总统府接受美国《时代》周刊的专访。

李显龙(右)日前在总统府接受美国《时代》周刊的专访。

(新加坡23日讯)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说,新加坡未来可能出现非华裔总理,但这个人必须能与华裔和非华裔交流,若不会说华语将扣分。

李显龙7月10日于总统府接受《时代周刊》亚洲版主编谭崇翰(Zoher Abdoolcarim)和东亚与中国分社社长毕菡娜(Hannah Beech)访问;除了谈对中美两国的看法,他也分享对新加坡未来挑战和言论自由等课题的意见。

问及新加坡未来是否会出现非华裔总理,李显龙说,这是有可能的,但必须取决于对方是怎样的人。

必须找到对的人

他解释:“你必须要找到对的人——你必须掌握好政治,也必须能与华裔和非华裔交流。以新一代来说,我认为可能性比较高。目前的这一代,即使到了今天,你到选区在坊间交谈和交流,大部分时候总要说一点华语。在菜市场是肯定的,与老人家也是一定要的;即使是年轻人,其中很大部分还是比较习惯讲华语,因为他们在家里就是讲华语的。”

李显龙说,新加坡年轻人倾向讲华语而不是方言,甚至有青少年用中文写信给他,令他意外。“因此在坊间,若你不能用华语沟通,让他们觉得你没法讲华语,那是会扣分的。我自己并不那么常用中文演讲,但人民知道我是讲华语的,他们见到我会即兴用华语聊天,我也能用华语回应;有时他们跟我说方言,我会尽量去拼凑了解,多多少少能听懂。而这就是在民间的现实情况。”

卢拉 默克尔 阿卜杜拉
推崇3名世界级领导人

巴西前总统卢拉、德国总理默克尔,以及已逝的沙地国王阿卜杜拉,都是李显龙特别推崇的世界级领导人。

李显龙认为以现代发展来看,巴西前总统卢拉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教育,却能带动整个国家,并获得他们的支持,推行促进经济发展,改善人们生活的政策,值得尊敬。

另一个他推崇的领导人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

“她是一个很谨慎的政治家。她面对很多约束,但她不论在德国,甚至在欧洲以外的地方都很受尊敬。如果你跟她谈话,她不会骄傲或盛气凌人,她很有风度,也非常能干和沉着。”

李显龙佩服的还有已逝的沙地国王阿卜杜拉。“他是一个改革者。他面对很多限制,他在社会允许的范围内尽所能作出改革。要在80岁高龄做到这些,这是很不容易的。”

最爱吃炒粿条和豆花

李显龙最喜欢吃的道地食物是炒粿条和豆花。

《时代》周刊记者在结束访问之前,问李显龙到熟食中心,必点的食物是什么?

他幽默地回答:“嗯,如果是比较有罪恶感的食物,那就是炒粿条。不过,我比较喜爱的健康食品是豆花。”

他透露,他有时会选择单纯的豆花,有时则会加一些香兰叶之类的。

李显龙偶尔会和家人一起到熟食中心用餐,他也曾到红山小贩中心跟民众一起排队买炸鸡翅及甜品,后来被网民拍到放上网。

未来三阶段不同挑战

李显龙说,新加坡未来三阶段有不同的挑战:

10年:让经济另创高峰是急迫的大挑战,要更上一层楼,新加坡必须另辟蹊径。新加坡必须为大学毕业生创造高素质工作,同时提升没有念大学者的生活水平。要提升经济就得有不同素质的工作、更加有效率的经济和无懈可击的基础设施,整个系统在亚洲必须是独一无二的。

25年:人口组成必须取得平衡,25年几乎是一代人的时间,若无法平衡生育率和外籍劳工,就会像日本一样陷入困境。外籍劳工的数量无法增加太多,新加坡必须确保有足够的新加坡孩子为劳动力。

50年:建立新加坡人身分认同,长期保有团结一致和身分独特性的特质。新加坡人会说英语,能融入世界各地,选择很多,而新加坡也有多元种族、语言和宗教,要长远建立身分认同并不简单。

人生观受李光耀影响

李显龙个人的思维和人生观,很大部分受父亲李光耀的影响。

他说,建国总理李光耀作为他的父亲,自己从小向他学习;李光耀担任总理和在内阁的30年间,父子也曾共事,直到李光耀过世,因此,李光耀对他肯定有很深的影响。

“但与此同时,世界不一样了,而他(李光耀)也知道这点,他在让新加坡准备继续前进,不停留在李光耀模式这方面做得很好。他在接班人这方面有规划,也让接班人有空间以自己的方式行事,根据他们认为是否必要来制定政策。

“他很少会有强烈的看法并请我们重新考虑某件事。他有强烈意见的课题不多,绿化新加坡是一例,我想讲华语而不是讲方言也是一例。但除此之外,他允许新加坡进化,好让我国在他之后能继续前进。”

李显龙说,李光耀过世时举国哀悼,但新加坡仍继续前进。

“股票市场没有崩盘,投资者没有惊慌,维持住信心。实际上,事件过去后,我认为人们的信心加强了,我想我们的情况并不坏。”

没留过长发穿喇叭裤

谈到自己年少时是否曾叛逆,李显龙说,他们那一代对此的想法不同,他也错过了雅皮士(Yuppie)时代,而虽然有时候意见与父母不同,但他从没有留长发或穿喇叭裤。

言论自由仍有一定界限

年轻一代有不同的想法和需要,政策需要与时俱进,但言论自由仍须设一定的界限。

李显龙说,自由和法治之间需要达到平衡,而所谓自由并非没有限制,而是在一些界限内运作的。

“在我们多元种族和宗教的社会,冒犯其他宗教或种族团体、其他种族、语言或宗教,向来是很严重的。”

16岁的部落客余澎杉在网上发布一段诋毁基督教和视频及一个猥亵图像而入狱。李显龙说,余澎杉年纪还小,因此需要妥善处理,但近年来许多案例中,一则网上留言在一夜间能引起轩然大波,因此,人民需要知道底线在哪里。

谈及少年余澎杉,李显龙表示法治和自由之间的平衡必须拿捏妥当。(档案照)

谈及少年余澎杉,李显龙表示法治和自由之间的平衡必须拿捏妥当。(档案照)

诽谤总理是很严重的事

至于部落客鄞义林诽谤一案,李显龙说,人们可以批评政府,但若诽谤总理则是很严重的事,最好的做法就是庭上解决。若指责是虚假的则一目了然;若是真的,总理就会被摧毁。

“有人说了关于我很坏的事,若我不澄清,我有资格在这里吗?我想虽然社会越来越国际化,但尤其在亚洲社会,若领导人无法维持声望,他就不配在这里,很快就会成为过去式。”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