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西游记下篇:美食美酒 奇观美景
悠哉闲哉话家常

塔公草原上的马匹与雅拉雪山,让人思域辽阔。

塔公草原上的马匹与雅拉雪山,让人思域辽阔。

听说道孚民居非常特别,在这里,民居一般俗称为“崩科”。“崩”在藏语的意思是“以木头架起来”,“科”则是“房子”的意思,所以崩科也即是指“用木头架起来的房子”。

在所有奇特的崩科中,其中有一间“嘎依热藏民居”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前往一看,哗塞!华丽到难以形容,真不知究竟是民宅是寺庙或是宫殿,只见里面布置五彩斑斓、金碧辉煌,所有梁柱、窗户、墙壁以及一切家俱皆被雕龙画凤,刻绘了不少奇花异兽、五彩祥云,真是精美绝伦!

另外还有神圣的经堂,壁龛里有着不少佛像,还悬挂了满屋的唐卡,经堂上点着酥油灯,并传出阵阵诵经声,让人有一个错觉,误以为置身寺庙中哩!如今这间藏民居除了供收费参观,也是一所有房出租的民宿哩!

民居内处处皆是精致的雕琢品。

民居内处处皆是精致的雕琢品。

犹如盛开的莲花

继续前进,并途经八美,据说这里有一间名噪一时的惠远寺,它也被称为莲花古刹,因为远眺时,该地势犹如盛开的莲花。

带有汉名味道的惠远寺,原来是藏区少有由清朝皇帝钦定修建的寺庙,亦曾是7世达赖喇嘛格桑嘉措的行宫,也是11世达赖克珠嘉措降生的所在,并享有“九龙九狮”的崇高地位。落成时,清朝的雍正皇帝还钦定寺名为惠远寺,并在寺内留下他亲笔题写的“惠远寺”匾额。

可惜到访时,大部份建筑都在拆卸准备重建,据说是受到地震影响,岌岌可危,只好重修。因此只能看到一些主体建筑以及外围两旁古老的转经筒。

惠远寺曾是七世达赖喇嘛的行宫。

惠远寺曾是七世达赖喇嘛的行宫。

菩萨喜欢的地方

“塔公”也是一处很美丽的地方!它在藏语的意思是“菩萨喜欢的地方”,有一个著名的塔公草原,草原面积700多平方公里,并有散散落落的马儿点缀在草原上。

塔公寺以及金碧辉煌的木雅经塔也落座在这里,远处还耸立着美丽的雅拉雪山,这座雪山据说常年不融,也被称为雅拉神山。雄伟洁白的雪山与景区草原马匹及塔林相辉映,形成绝佳的美景。

继续前往新都桥,经过松林口,只见两旁的山区皆堆满了缤纷艳丽的玛尼石刻与绘画,还有五彩经幡在飘扬,是难得一见的异域风景。

居里寺的天葬台,原始荒凉。

居里寺的天葬台,原始荒凉。

天葬台悲凉哀戚

来新都桥瓦泽村的目的并非参观居里寺,而是去看居里寺山腰处的天葬台。

这座天葬台与喇荣尸陀林天葬场比起来有天壤之别,可是,它更像我心目中的天葬场。它毫无修饰,不是名胜地,平时没有游客,也没有等待开餐的秃鹫。走近即有一阵怪异的味道,它并非腐臭,就像平时在殡仪馆或殡葬处嗅到的味道,更隐隐带着酥油味。

它孤伶伶地设在隐蔽的山谷里,只有几座小佛塔、一个简陋的石诵经台,几小堆以石块堆砌成的……坟墓?

所谓的天葬台就是平平的一幅石台,比地面高出仅一两寸,而且已非常残旧且下陷。石台边还有中间凹陷下去的石块,据知这石块就是用以把骨头砸碎的地方。

康定城中间有一道河流穿城而过,形成奇特的风景。

康定城中间有一道河流穿城而过,形成奇特的风景。

点燃松枝

据导游赖师父说,一旦有进行天葬,天葬师会点燃松枝,升起的烟雾主要作用是让秃鹫知道这里有天葬仪式,秃鹫们就会飞来进食。这里周围也有不少狗只,会把秃鹫吃剩的啃蚀干净,尸首被啃蚀殆尽,才代表死者能到达西方极乐世界。

相比先前在色达参观的壮丽天葬场,这里无疑更显悲凉哀戚。

康定的“情歌广场”上,有著巨型的《康定情歌》曲谱。

康定的“情歌广场”上,有著巨型的《康定情歌》曲谱。

熟悉的康定情歌

一开始进入川西高原,眼前就是一群群的牦牛了。一些牦牛的两旁耳朵皆被系上红色的绸带,据悉这些“带红”的牦牛是终生都被供养直到自然老死,而不会被贩卖或宰杀食用。

继续前行,在山野间,远远的就看到大大的山坡书写着“康定情歌”4个大字,是的,到达康定了。

一首脍炙人口的《康定情歌》流传今古,也使康定的声名大噪。因此这里也有一个情歌广场,并设有一部巨型的石头歌谱,刻有《康定情歌》的曲调与歌词。

被唱到耳熟能详的《康定情歌》,一开头就是“跑马溜溜的山上……”。据悉,康定人把长形的庄稼地称为“溜溜的地”,长而弯曲且窄小的康定城则称“溜溜的城”。这里也有一处名为“溜溜城”的所在,设有多间商店与具特色的建筑,除有餐馆也卖有不少精品。

康定是个非常繁荣的县城,两边皆是大山,一条弯弯曲曲的大河从城中穿越而过,流水急湍,与城镇热闹的节奏相呼应。由于市区被河流分隔,因此这里也建有不少桥梁,桥上还设有坐椅,旦见很多乐龄居民们悠哉闲哉的坐在其间话家常。

据悉这些石头上的红色物质是一种微生物,只有在洁净的环境下才能生长。

据悉这些石头上的红色物质是一种微生物,只有在洁净的环境下才能生长。

红石头瑰丽壮观

过了康定,即往海螺沟。这里有著名的红石滩,也被摄影家称为世界红石公园。只见满山满谷都是红色的石头,非常瑰丽壮观。

这些石头上的红色物质,原来是一种微生物,要在高山特有的生态环境下才能繁衍生长,若离开那个环境,红色微生物就不能生存,可说是非常独特的奇观。

这是在川西高原的最后一天,晚上会在石棉投宿,隔天则要回返成都。没想到还未越过海螺沟就遇上修路,必需等上两三个小时才能通车,也因这机会,得以停留在海螺沟,享用了一顿别致的农家土菜,品尝了道地的坛子肉以及自家酿制的香甜青稞酒。

过后,一路“醉”着回去。醉的除了美食美酒,当然还有这趟深度旅游的奇观美景!

这里处处贩卖青稞酒与牦牛肉。

这里处处贩卖青稞酒与牦牛肉。

本报特约:aNGie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