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作人与正业

 

我是写作人,退休前是一名推销员,每日在各地商店推销货品,在这漫长岁月里,很少商友知道我工余喜爱写作,更不知道我常有文章发表在报章上。

当任推销员之前,我是每天在烈日下曝晒的送货员,那段时期身体晒得黝黑光亮,有些顾客第一次见面误以为我是印度人,有些甚至唤我小黑,我虽然不太喜欢这绰号,但当时身分低微,不想接受也无可奈何接受,反正对方不存恶意。

我每天只顾工作,少与人谈论是非,有空闲也只是和同事谈电影、政治、体育、运动,却少谈论到写作,我想和他们谈些有关文学、作家,可是他们不会谈、也无从谈起,所以我在这间店当了近4年学徒,众多同事中只有两人知道我有写作。

先入为主

以我在职场多年观察,很多人有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为写作人或作家都是从事与笔有关的职业,如教师、书记、编辑、记者,很少人会联想到有些蓝领工友与写作扯上关系。

曾经被初次见面的朋友问道,你是不是在报馆当编辑?他们以为这答案虽不中亦不远,只是没有人问过我是不是老师或校长?

写作是斯文工作,就是难与劳动阶级者划上等号,所以当有一天我提起公事包在外奔走招收订单时,我不会主动与人谈起写作和文学,因为他们觉得两者格格不入,会把我标是异类。

我在商场浸淫几十年,渐渐的就有人知道我的副业是写作,这有助于丰富话题并拉近彼此关系,进而增多几张订单,想不到这是写作的另一收获。

我退出商场逾10年,现在写作处在半封笔状态。坦白讲,我今天还是享受那一段时期寂寂无闻、默默写作的日子。

方又圆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