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看待新希望行动(下篇)

联盟伙伴不再受拿督斯里安华和哈迪阿旺的巨大影子笼罩,舞台已搭建好。不必再担心小气鬼的怪习惯,只需担心国家福祉。

新希望行动不寻求取代伊党,何必呢?

与公正党一起,他们可以是巫统迄今最重要的替代者。会员资格公开给所有大马人。

诚信和可信度

这里指雷斯特墨兰依针对《砂拉越报告》的告白。丹斯里詹姆士玛欣(砂州巫统领袖)说,如果拿督阿都拉曼达兰(巫统策略通讯主任/城市和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曾问他意见,他会建议不用诚信有问题的墨兰依。拉曼达兰反驳,焦点应是墨兰依说的话,而非墨兰依(为人)。

我们还要强调一个人说话的可信度有赖于他的诚信吗?虽然拉曼达兰一贯支持首相是可敬的,但是如果劝告被当耳边风,激烈的言行是会产生反效果的。

《砂拉越报告》已否认墨兰依曾共事,没有资格伪造报告。

某一方在说谎。谁比较可信?

附笔

近年,“捍卫种族和宗教”类非政府组织发言明显挑衅情绪。对我来说,刘蝶广场事件曝露了政府冷漠不处理上述发言的愚昧。

顽固分子和笨蛋可以认为自己有合理原因。有天然“叛逆性情”的年轻人就会作威作福!因种族、宗教、祖先国、性取向、残障或其他特征而侵犯、威胁和侮辱他人,永远不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别再吹毛求疵,提倡“不鼓吹暴力”而容忍。

让憎恨言论成为在《刑事法典》下可监禁的罪行。别再蹑手蹑脚了,我恳求。

  (详祺译)

 

拿督李耀明·本报特约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