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落街头十多小时
微信群组助老伯回家

吴海峰(右)发出微信信息,失联阿伯在也朗新村的亲戚罗世贵(右二)赶来认出后,扶阿伯上车,载回家等候阿伯的儿子到来。

吴海峰(右)发出微信信息,失联阿伯在也朗新村的亲戚罗世贵(右二)赶来认出后,扶阿伯上车,载回家等候阿伯的儿子到来。

(和丰22日讯)八旬阿伯昨午被指迷路,流落和丰街头,与家人失联十多小时后,好心人以微信助其回家!

送上鱼丸汤饭菜

治安公会会员在“微信群组圈”上演的温馨一幕,协助一名走失的80多岁,怀疑轻微痴呆的老人,安全回到家中。若不是和丰大街一名好心人把阿伯带给和丰志愿治安公会,并通过主席吴海峰在其“微信”群组发布消息而引起群众注意,才找出阿伯身分及家人,阿伯可能还在和丰市区兜来兜去,甚至再到另一个地方去,后果不堪设想。

据知,名叫陈东南的阿伯家居怡保九洞,昨早与儿子出外吃早餐后,未知何故走失,家人心急四处寻找,并准备报警求助,就在晚上接到马华和丰区会主席罗世万的弟弟罗世贵的电话,已找到阿伯才松了一口气。

治安公会会员见与家人失联的阿伯神情疲累,相信他一整天没有吃下东西,即刻煮来一碗鱼丸汤及饭菜让阿伯果腹,流露出温馨的一幕。

年迈八旬阿伯被指迷路,流落和丰街头,被好心人带来也朗新村。

年迈八旬阿伯被指迷路,流落和丰街头,被好心人带来也朗新村。

兜圈数十回
阿伯彷徨引瞩目

阿伯乘搭巴士流落和丰街头,兜圈步行数十回,彷徨神态引人可疑!

吴海峰说,昨日下午5时许,有好心人发现一名身穿长袖折起的恤衫与短裤的阿伯行迹可疑,阿伯手拿塑料水瓶、一把雨伞、一个头盔在和丰大街步行,一直在原地兜来兜去,似乎很彷徨无助,又像在找什么似的。

不给身分证怕被取走

“好心人就上前询问,阿伯说要到也朗新村,好心人就带他到马华也朗公会党所,也致电联络我求助。”

他向阿伯询问时,后者告诉他来自九洞,今年78岁,自称叫陈南,是来也朗要找前村长罗振崀(已逝世),要求出示身分证,阿伯却不给,只说怕被人拿走。

“我们在无计可施下,唯有通过治安公会的群组发布消息予会员求助,终于有回应,村民罗世贵说是他的舅公。”

和丰治安公会会员捧上饭汤,让阿伯果腹,送上温情表露无遗。

和丰治安公会会员捧上饭汤,让阿伯果腹,送上温情表露无遗。

罗世贵:失联阿伯竟是舅公

罗世贵与林少凤(马华和丰区会妇女组署理主席)夫妇说,他们昨晚7时左右接到吴峰转发来的“微信”,发现该名与家人失联的老翁相当面熟。

“我的哥哥罗世万(马华和丰区会主席)在外地也看了微信指,怀疑阿伯就是我们的舅公,于是哥哥叫我到马华公会去看看。”

林少凤说,丈夫罗世贵数年前曾到过该阿伯的九洞住家,因此阿伯马上认出罗世贵,还讲出家公(丈夫父亲)的名字。

“舅公告诉我们,他是坐巴士到和丰,可是找不到要去的地方。

“我们就把舅公载回家去,但一时找不到舅公九洞的联络电话,所幸吴海峰通过九洞的朋友发出消息后,终于找到舅公的儿子。”

她说,舅公的儿子因做工,很夜才到她的住家载回舅公。

她从舅公儿子了解到,舅公是于昨日上午与儿子出外吃早餐后就告走失,过后舅公家人也曾求助警方。

独家报道:陈体安

独家报道:陈体安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