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刘蝶广场事件

引发刘蝶广场骚乱事件的原因,由于有当场录下视频作证,总警长卡立确认是偷手机引起,并不是因为有人受骗买到冒牌货。

但因为有人在网络上歪曲事实,说有位马来青年买到冒牌货,又受到店家欺压,于是激起汹涌群情,要为受到欺压的族人打抱不平,终于发生骚乱事件。

退一步来说,就算买到冒牌货,应该向执法单位投报,还是带领一两百人去砸店、殴人?受到欺压了,应该报警还是纠合一两百人去找人晦气、毁车、殴人,连路过者都打?可见砸店和殴人者不论基于什么理由都已肯定触犯了法律。

一位部长说,商店业者不须亲自捉贼,应该叫保安人员或警察来捉,他又说即使被人殴打也不应该反击,而是叫保安或警察来捉人。

每个民族都要万岁

对这位部长的教诲,大家一笑置之也可以,浩叹一声也可以,反正是哪是“何不吃肉糜”的水平,大家无须过于认真。

在煽动性法令下被捕的退伍军人协会会长莫哈末阿里劝告警察总长卡立“勿太照顾其他种族的心情”。莫哈末阿里必然认为卡立只不过是马来人的警察总长,并非是全体人民的警察总长,所以卡立的责任就是保护甚至偏袒马来人而已。这么样的政治水平,大家也可一笑或一声浩叹算了。

莫哈末阿里获准保释,他在法庭法外高喊“马来人万岁”口号。马来人万岁当然没有问题,每个民族都要万岁。当今世上好像还没有万岁的民族,但五六千、七八千岁的民族倒不少。

希腊这个民族即使不到万岁也有七八千岁吧,也曾有过辉煌鼎盛的日子,今天却落得几乎须人施舍方可生活下去,其中一个原因是人民受尽政府呵护,今天已到这地步,希腊人除了聚众喊口号外,宁向外人求助也不愿放弃这些优渥待遇,这样的民族即使上了万岁,在世人眼中未免活得有点窝囊吧?

因此,一个民族追求万岁固然正确,但活得受世人尊敬可就更可贵,只会喊口号却不肯奋发向上的民族就算有上万年历史也不能得到世人尊敬。

解决问题 不要回避

刘蝶广场事件到底是不是事关种族?可用一个问题来判别,即假设哪间手机店是马来人开的,店员也是马来人,捉窃手机的也是马来店员,这样会发生骚乱事件吗?如果答案是“会”,那么这这宗骚乱就与种族无关,反之就是事关种族,答案只能让大家自己找,算是见仁见智的事吧!

忘了哪位政治人物针对此骚乱事件说,不要回避问题才能解决问题。诚至理名言也。

刘蝶广场骚乱事件已是国际新闻,后续发展是国际关注课题,警方的处理办法攸关国家声誉。在被召去警局录口供的人当中,大部分是滋事者,有几位是为自卫才“打架”

的,警方是否“一视同仁”处理也攸关国家颜面,也是国际注视着的事。尽管警方当晚对路过者无辜遭滋事者殴打表现得“爱莫能助”,但我们仍然应该对警方有信心,相信警方的处理方式能赢得国际喝彩,也能赢得绝大多数国民赞扬。

罗汉洲·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