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采铝矿失生计
合法矿厂不满被拖累

合法铝矿厂在大门处装置罗里清洗器。

合法铝矿厂在大门处装置罗里清洗器。

(关丹22日讯)合法铝矿厂员工不满被非法采矿业者拖累,面对执照可能被吊销,饭碗不保的问题。

本报探析,彭亨州铝矿开采,带来了逾千份的就业机会,多数员工都是从外地来此,靠铝矿“讨生活”。

随着彭亨州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安南耶谷宣布,8月起,铝矿开采全部必须停止,引起靠铝矿找生活员工的忧虑。

武吉莪合法铝矿开采厂员工向《南洋商报》申诉,该间铝矿开采厂在门口前装置罗里清洗器,罗里进出都需要经过清洗。

他们表示,该工厂是拥有合法执照的工厂,所有员工都按照政府的条例进行铝矿开采。

“我们在进行铝矿开采时,不会胡乱挖掘地方,载铝矿罗里也有清洗。”

莫哈末哈欣(左)、苏菲(左三)在午休吃午餐时,对记者表达其忧虑。

莫哈末哈欣(左)、苏菲(左三)在午休吃午餐时,对记者表达其忧虑。

无执照业者是害群马

我在运输铝矿时,除了进出工厂时都清洗罗里之外,路上也小心翼翼的驾驶,并确保铝矿浆没有溢漏。

公司也规定罗里不能够超载,装置罗里秤重仪器。

其实是一些无执照铝矿业者是“害群之马”,开采时没有安装罗里清洗器,沾满铝尘罗里的路上行驶,间接导致林明路一带空气污染。

铝矿尘累积,久而久之林明路一带都是满满的铝尘。

我每个月的收入不一定,以车趟吨数计算收入,每月可达5000令吉的收入。

一家五口全靠我一个人维持生计。倘若是载其他物品,收入减少一半。

由于罗里载铝矿有许多铝矿尘,我自备口罩,在工作时戴口罩,以避免吸进过多的铁矿尘。

守条例无奈丢工作——负责秤重罗里重量员工●哈兹(30岁)

我一向来遵照政府条例的指示,根据陆路交通局给予的重量标准,秤重载铝矿罗里的重量。

如果罗里超重,将不能铝矿运载出工厂。

只是其他罗里业者没有遵照政府的条例,以利益作为出发点,载越多就赚更多。

如果铝矿业喊停,公司关闭,他也失去工作。

我是以月薪计算,每月收入是约3000令吉。

收入以日薪计算——印尼外劳●苏菲(25岁)

由机械公司聘请的外劳,收入是以日薪计算,而且也要视自己用机械所开采的铝矿数量计算。

每个月收入介于2000令吉至3000令吉之间。

过去机械公司是靠铁矿开采,由于铁矿跌价,目前机械公司是承包铝矿开采维持,倘若无铝矿开采,机械公司空有机械,但无承包,将面临亏损。

我是以日薪计算酬劳,倘若铝矿业被吊销执照,预计在短期里没有工作,即没有收入,坐吃山空。

报道:梁慧芳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