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恶谋难得逞

长期以来,极端政客乐而不疲地以五一三暴动威胁其他族,种族主义仍在持续发酵,不过,另一股包容、团结的力量也在滋长。

因为世界早已起了天翻地覆的大变化:冷战早已结束,共产主义早已破产;二战后各国民族主义的狂焰,亦已冷却;而一个马来西亚,在新经济政策从20年到无限期展延之后,整个政治、经济、教育等等生态,早已版图重构了。政府是巫统当家当权,公务员是马来人占绝对优势,军警更是马来人全面掌控,马来人已全方位控制这个国家。

马来人早已是个全面占据要津掌控全局的族群了!倚天一出,谁与争锋?

马来人已不受任何人欺压打压了,反之,是君临天下威慑各族了。

资讯是双刃剑伤人害己

这个国家,特别是马来族群,若还有任何问题,基辛格不会叫我们去问李光耀,而是应该问巫统,问马哈迪、拉伯和纳吉,不是怪罪任何无权无势的族群。在这新的语境下,尽管有人还在利用种族宗教问题,制造对立、矛盾,但已不能取信于所有马来人了。越来越多马来人,已经醒觉,国家的问题,是贪腐所衍生的不公不义,贫富悬殊,而非种族的问题。因为所有非土著,根本没有本钱,也没有意图与土著对立、抗衡。大家只想在这个国家安居乐业,一起为这个国家打造更美好的未来。

现在也不是茅草行动的年代,国家经济衰退,巫统的政治动荡,华小问题遂成了最便利的课题,升级成为转移视线的策略。因此,这回刘蝶广场的骚动,明显的只是小撮人有恶谋,枉顾这是斋戒月,竟然假种族之名,还利用宗教团体的名义,煽动青年、流氓、暴徒骚乱。或正如末沙布所谴责的,企图制造一场暴动,转移人民视线,焦点离开1MDB。假如末沙布的谴责正确,但无论是打手式的人物拳王阿里,或是枪手PAPA GOMO的恶谋,在这资讯时代,皆难得逞。

他们可以在现场煽动愤青,在网上传播有毒信息,可是,资讯是双刃之剑,伤人也害己。广场外或许没有CCTV,但手机的录影如此方便,讲过的话,挥过的拳头,皆一一无所遁形。

全国的马来人和华人,并无问题。吉隆坡一起手机窃案,就想无限放大,引起种族冲突,正如极端种族主义政客的思维,仍然停留在冷战时代。那时,没有手机,没有CCTV,甚至连电视和收音机都不普及的时代,仅造制造谣言,就可以“吃糊”。

恶人须受法律公义制裁

极端种族主义和极端宗教主义政客,仍然在鼓吹煽动蛊惑人心,但也只能迷惑愚夫愚妇,以及暴徒流氓。受过教育,有理性的马来人,即使是甘榜的父老,有朝一日,也会唾弃之。

刘蝶广场的骚乱,是恶人的恶谋,有人不幸被伤,但结局是恶人尝尝铁窗渡夜滋味,希望也有法律公义的制裁,而非双重标准的逍遥法外。如此,国家才能长治久安,否则,恶人仍会持执法者的双重标准,伺机而动,破坏国家安宁,至终还是有玉碎之虞。

黄子·时事评论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