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看待新希望行动(上篇)

第12和13届大选成绩证实,越来越多马来人有“马来西亚式”的想法,否则充分以马来人为中心的政策,不可能在第13届大选只吸引47.3%选票。

拿督斯里纳吉显然接收了信息,第13届大选后不久开展“一个马来西亚”,遗憾地却沦为空喊口号的个案!敦阿都拉萨和同伴敦依斯迈医生把五一三事件解读为提醒信号,提出包容的国阵联盟,与决定性的20年(1971-90)新经济政策互补!

新经济政策的设计,严格来说是为了国家建设,本可轻易成为我国以后数十个新独立国家的蓝图,但因80年代晚期后的实施方式,我觉得各方的机会都被浪费了。

18人须好好退场

伊斯兰党大会筹备时,行动党重炮攻击伊党主席,引起民联支持者和开明派关注,尤其是秘书长林冠英是否过火。他越猛力谴责拿督斯里哈迪阿旺,开明派的处境越“被妥协”。我不认为林冠英没有注意到这点。

开明派被定位成耐心无限的中坚爱党分子。他们持续遭重击,但只有哈尼巴迈丁偶尔反击。他的同志即使有回应,也是彬彬有礼。

他们知道,长老会和宗教司理事会坚决不惜任何代价将他们从领导层铲除。也许,保守派相信,党“面目全非”后,开明派很快会失去其“圣洁”光环。

如果行动党有意“强推”开明派整齐切割、脱离伊党的课题,但开明派却必须以被驱逐的形式退场,那就不符合成功资格!

新希望行动

预料伊党领导层希望“新希望行动”计划会走较早前分裂派系回教人民党(Hamim)和回教人民阵线(Berjasa)的老路。这次,我认为历史不会重演,因为情况不同。当时,主要是因为丹斯里阿斯里和拿督莫哈末纳西较倾向巫统政策方向。

而且,再一个有回教国议程的政党,简直没有存在的空间。

伊党决定返回海啸前的立场,巫统的表现则像是尚未达成协议。“返璞归真”的伊党不大可能保住从巫统夺走的十多个城市国席和数十州席。他们会回到边缘。行动党和公正党实质上已把马华、国大党和民政党扫出边线。后3党共有13国席,而行动党有37、公正党有30、伊党有21国席。

新希望运动看见了海啸后对灌注强烈回教价值观、提倡良好施政(维护社会正义和反贪腐)的马来人领导政党的真空。运动不提倡个人特色。末沙布任临时主席是合逻辑的选择。他是18人中资历最深,受到全面爱戴。

祖基菲里阿末博士任临时秘书长是绝佳选择。他绝顶聪明、明察秋毫、有商有量,必要时会强硬。助理秘书长是前伊青团长苏海占,在任1年间与联盟伙伴发挥了影响力。

拿督慕加希尤索拉瓦博士在提倡跨宗教方面有坚实声誉。卡立沙末和哈达南利医生一贯发出理性的声音。见鬼,他们就像30-40年前的巫统领袖!

李耀明 (详祺译)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