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场烧祭品处处烟灰玻璃碎 居民斥做功德变缺德

150722K05_C1142-0

一名男子周二上午独自一人到草场清理烟灰。

(巴生21日讯)班达马兰池龙花园休闲草场沦为做功德焚烧灵屋和祭品的场地,草场满地烟灰、香炉玻璃碎处处可见,居民直斥做功德变成没公德!

据了解,该休闲草场在这半年来已4次被当做焚烧做功德所用灵屋和祭品的场地,但事后无人善后,留下满地烟灰及烧不完的香炉和祭品。除了最近一次,即星期一焚烧完祭品后,今日才见到有一名男子独自前来清理现场,但却不愿进一步回应。

居民陈兴福(60岁)表示,草场是公众场所,几乎每天都有友族青少年前往踢球玩乐,如今沦为做功德焚烧灵屋和祭品的场地,非但没有公德心,也让到草场踢球的青少年必须步步为营,以免踢球踢到玻璃碎。

他表示,草场成为焚烧祭品场地是近半年的事,前后已有4次,之前3次事后都无人清理现场,最近一次就在星期一。

“做功德者相信是来自班达马兰新村,在祭典完毕后,主家使用罗里载送灵屋和祭品到草场焚化,而且火势相当猛烈,甚至还要出动消拯人员到场待命,以防万一。”

他说,尽管如此,主家与消拯人员在大火还未灭便离开,事后也未立即清理现场,以致烟灰随风飘入住家。附近一带的大树树叶也被浓烟熏枯。

青少年草场踢球 遭玻璃碎割伤脚

陈兴福说,休闲草场不应作为焚烧祭品的场地,而且也对在草场踢球的青少年构成危险。

“现场留下的不只是烟灰,还有香炉、油灯等玻璃碎,曾让在草场踢球的友族青少年割伤脚,当场以粗口冲着华人破口大骂。”

他表示,做功德法会目的原本是追思先人,福荫后代,而随地焚烧祭品已让做功德变成没公德。

叶金发:建议集中神庙焚化

社会工作者叶金发表示,子孙为先人做功德原本无可厚非,但应该选择适当的地点焚化灵屋和祭品。

他将向班达马兰区州议员陈博雄与市议员李富豪反映此事,并希望他们能充当协调人,召集当地神庙组织寻找一个适当地点,作为焚化灵物与祭品的场地。

“班村有不少神庙,而且都有一定的空地或广场,或可成为居民固定使用与集中焚化灵屋和祭品的场地。”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