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的人间场

150722D10_C1402-5

《最后的人间场·建筑的转渡》
作者:徐纯一
出版:城邦文化、麦浩斯

1993年获普利兹建筑奖的日本建筑师槙文彦,设计了“风之丘斋场”火葬场,将建筑与景观融为一体,仿若诗篇的氛围,一方面严峻地让人感受到死亡所带来真实且必然的分离,另一方面也积极地在空间转换里,让人朝向新的位置,抚慰死别的悲恸,虽哀伤却不悲痛,虽别离却不难舍。

1993年获普利兹建筑奖的日本建筑师槙文彦,设计了“风之丘斋场”火葬场,将建筑与景观融为一体,仿若诗篇的氛围,一方面严峻地让人感受到死亡所带来真实且必然的分离,另一方面也积极地在空间转换里,让人朝向新的位置,抚慰死别的悲恸,虽哀伤却不悲痛,虽别离却不难舍。

对于生死的思考以及殡仪空间的重视,原来全世界都一样。不管是东方或西方社会,自古以来对于生死之事,安葬之事,都有各自的细腻与深邃之表达,历代建筑师则通过建筑与空间的区划,描绘生死之间的转渡,引领两个世界的人相互“对话”,抚慰离别的悲恸。

台湾建筑师徐纯一展开长达10多年的“墓园之旅”,到访世界各地的墓园、火葬场和殡仪馆,解读建筑空间的生死意涵,让人对“墓园”这个带着悲伤与禁忌的静谧空间改观,并且有更深刻的理解,写下了第一本以墓园建筑为主题的“生死之书”。

这本书“最后的人间场”指的是生者最后送别亡者之处,亦即人与人之间,生死离别的最后场所——我们说“火葬场、殡仪馆、墓园”,徐纯一则以“斋场”称之,日文里意指殡仪场地。

西班牙莱昂(Leon)水下殡仪馆,建筑师巴斯(Baas)绝妙地将殡仪馆主题嵌入地表之下,再将大部分屋顶化为水池花园,尽量把建筑虚化,变身为地景,若非特别注明,几乎看不出是一栋殡仪建筑物,而是一座公园地景。

西班牙莱昂(Leon)水下殡仪馆,建筑师巴斯(Baas)绝妙地将殡仪馆主题嵌入地表之下,再将大部分屋顶化为水池花园,尽量把建筑虚化,变身为地景,若非特别注明,几乎看不出是一栋殡仪建筑物,而是一座公园地景。

收录全球28座墓园

全书收录了全球28座风格回异的墓园,除了作为起点的亚洲日本“风之丘斋场”,其余皆以欧洲国家为焦点,不止让人耳目一新,也第一次看到西方世界对生死的思索,原来并不亚于东方人的细腻与深邃。

如果东方墓园是涵盖个人、家族、民族及至国家正经文教等各层面的历史讯息,那欧洲的墓园建筑,则是思考生死的体现,确实是让人大开眼界,也引人省思的两种殡葬文化。

外观方面,既定的一般印象里,西方墓园和东方墓园最大的差别就在于,前者是简单静谧的基督教墓园,环境光亮、规划整齐、十字架墓碑设计统一,没有东方传统墓园的阴森、晦暗和凌乱,徐纯一的“游览手记”则将所有的这些既定印象全部推翻。

德国建筑师艾力斯史库德斯(Axels Schultes)和查尔罗德法兰克(Charlotte Frank)以东方哲学为底蕴,告别世间的纷乱,柏林斋场(Krematorium in Berlin)蕴含中国庄子思想及佛教禅宗的韵味,但建筑材料和区划技术之精准,依然保持德国工业实力的展现。

德国建筑师艾力斯史库德斯(Axels Schultes)和查尔罗德法兰克(Charlotte Frank)以东方哲学为底蕴,告别世间的纷乱,柏林斋场(Krematorium in Berlin)蕴含中国庄子思想及佛教禅宗的韵味,但建筑材料和区划技术之精准,依然保持德国工业实力的展现。

墓园公园相结合

建于1915年至1930年间的斯德哥尔摩森林火葬场,是全世界迄今为止,唯一被联合国文教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墓园建筑,同时也是全球面积最大的公墓,在那个年代以及当地人口来说,这座公墓考虑了未来需求的问题。最特别的是,设计师将墓园和公园结合,不再是让人避忌和严肃看待的死者居所,而且是人们活跃使用的绿意盎然的休闲公园。

水流波动的意大利威尼斯布里昂(Brino)家族墓,位于威尼斯北边不远处的一座小村落,可眺望阿尔卑斯山脉,是村里的地标,也是意大利近代最伟大的建筑家卡罗史卡帕(Carlos Scarpa)的专属标记,寓意丰富。

奥地利Fussach墓园,出自建筑师莱因哈特德烈斯(Reinhard Dexel)之手,是一座违反惯性思维及现代都市之道的墓园,直接坐落在住宅区旁的民宅毗邻。园内与墙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椭圆环体的建筑,给人超现实的临在感。

奥地利Fussach墓园,出自建筑师莱因哈特德烈斯(Reinhard Dexel)之手,是一座违反惯性思维及现代都市之道的墓园,直接坐落在住宅区旁的民宅毗邻。园内与墙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椭圆环体的建筑,给人超现实的临在感。

墓园建筑延伸思考

还有现代建筑之父柯比意(Le Corbusier)长眠之地、思想家华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的最终栖所、西班牙天才建筑师米拉叶(Meralles)人间的最后道别……每一座解读墓园建筑结构和意涵的篇章之后,都附有一篇关于生死思考的“后记”,那是徐纯一在详细解读墓园建筑之后的延伸思考,字字句句,图文并茂,精致优美,仿若诗篇,读来完全不像是一名建筑师,而是诗人、哲学家、思想家、生死教育者。

作者徐纯一

作者徐纯一

关于死亡,关于墓园,徐纯一是这么说的——

“人的死亡仪式和墓园的存在,是人发明来表现一种与个体时间的终结和睦相处,却同时建构一种无中介状态的形象。墓园的存在不仅标记一个个体的曾经存在,也藉着一个一个的墓地,连串起家族或一个姓氏的时期变迁的绵延。”

“人的死亡形式尽管受到我们有意无意的修改,还有疑惑的抑制,却依旧在若有若无之间,左右我们的生活方式。”

生死离别,并非一世情缘的结束。建筑师利用空间的区划调度,将时间与情感停留在……甚至延续下去,形成一道探索两个世界的隐形隧道。

位于西班牙波尔波特(Port Bou)的华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纪念墓园,位于曲折迂回的山崖斜坡上,一道由钢板组成的隧道式长方盒子,陡峭地从悬崖腰部平台边穿入岩体往下直冲海面。

位于西班牙波尔波特(Port Bou)的华特班雅明(Walter Benjamin)纪念墓园,位于曲折迂回的山崖斜坡上,一道由钢板组成的隧道式长方盒子,陡峭地从悬崖腰部平台边穿入岩体往下直冲海面。

文:小小 小小的书房,小小的书海,享受小小的快乐,滋润小小的心灵。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