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光头、怕平头、怕晒黑
男儿爱美拒入反贪会

何家贤认为,只要照程序专业处理,给予嫌犯应有的人权,对方就会心服。

何家贤认为,只要照程序专业处理,给予嫌犯应有的人权,对方就会心服。

(布城21日讯)古语有言“好男不当兵”,物转星移,如今华裔男丁对兵役裹足不前的理由,竟有“爱美不当兵”之说。

现在花样美男风潮当道,而好此道者拒入执法部队的原因之一,是怕光头、怕平头、怕晒黑!

大马反贪会社会教育组助理监察官何家贤和监察官林锦新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披露,当初两人通过华总招聘官员而加入反贪会,与他们同批的队友原本有22人,到最后加入培训的人只剩下17人,有5人选择离开,而且离开的理由令他们“难以忘怀”。

“一些人离开的理由竟然是为了爱美,或怕晒黑;男子怕剃光头,女子不愿剪短发;有些人会涂很厚的防晒膏,却都没用,还是会晒黑。”

林锦新说,想起特训的那段日子,每天滚烂泥和操步,曝露在大太阳底下,“黑到连妈妈都不认得”,就连眼镜的镜框现在还留有特训时粘到的烂泥。

文化冲击

成为“黑美男”的何家贤说,当一个人下定决心要加入执法部队的那天,就要有“文化冲击”的心理准备,反贪会不是轻松的工作。

“当然,一些人离开的原因是要另谋高职,有更好的出路发展;一些人则认为不能胜任反贪会的工作。”

当年有17人熬过特训,被分配到反贪会各部门任职,除了期间有1人因病离职,其余的16人迄今仍然留在反贪会就职。

质问交警是司机犯错还是其他

林锦新表示,当初被反贪会雇用后,曾一度想过要放弃,家人闻之也对他的选择有所顾虑,但最后知道他是进入教育组后才放心。

理性派的他认为:“有时候想放弃时,想起当初的训练,那么艰难的关卡都熬过去了,我还有什么不行的?”

不过,有时听到同事受威胁的消息,他坦言,其实心里还是会害怕,而他们或许日后还是会调任去其他部门。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坚持信念,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至少做些对社会有贡献的事。”

他提起有一次他在交通警察的讲座上,不期然大胆地质问交警:“你们截停车辆是因为司机犯错,还是你们有其他的念头?”

此言一出,他就不禁想到,他是哪来的豹子胆,竟然敢这么说,他还能安全走出去吗?还好最后没事。

“有时候,你觉得是对的话,你就不怕。”

身分敏感 不透露夫妻关系

由于反贪会官员身分敏感,何家贤都不在面子书上透露他与太太的关系,也不会上载或标签夫妻的合照。

他指出,之前曾发生过反贪会采证组官员在住家附近被6人砍伤的事件,纵然该名官员与涉案者无关系,却无辜受累。

“以前在调查组就会提防,回家都会绕不同路线;到家后,确保周遭没有人和车辆才下车。”

他说,执法人员一定是罪犯的死对头,他们会有保护自身的安全意识和能力。

只拿一天婚假 太太体谅

如果不是太太体谅,何家贤早已家变。

这位年轻反贪精英永远都记得,2年前结婚的他,当时只拿到一天的结婚假期,于周日摆喜酒后,第二天就请假还礼服,跟太太至今依然没有度过蜜月。

“当时老婆问我,你要我还是要你的工作?幸好解释之后,老婆还是很体谅我,十分感谢她。”

热衷工作闹家变

他表示,如果当初他真的抱怨,因这份工作被迫要牺牲家庭的话,他就不干了。

他也指出,许多同事是工作狂,太热衷工作,导致家庭离异的案件其实不少,而且一些官员直到退休为止,依然是单身;而因工闹出身体毛病的人,是常有的事。

就此,他认为在工作之余,家庭绝对不能忽略,他一有时间就会陪老婆和家人,回归正常人的简单生活,注意定时饮食。

办案按程序 囚犯成朋友

若处理手法令人心服口服,昔日的囚犯,也会把当年亲手捉他的官员当朋友。

何家贤认为,在工作上,只要依照程序专业处理,给予嫌犯应有的人权,让对方心服于你,就会甘心。

提起之前在调查组的经验,他记得在2013年,他亲手捉了一名嫌犯,过后被判入狱2个月,那人出来后,还找他喝茶谈“监狱风云”的故事。“你要让他心服口服,输得甘愿,服刑完出来还当我是朋友。”

不能暴露枪械

他也指出,其实,反贪会官员也有佩枪及开枪的权力,只是在军火法令下,与警方不同之处是,反贪会官员配枪只限于自我保卫,不能在民众面前暴露枪械。

“就算是在行动上我们也不能开枪,除非威胁到我们的安全,我们才可以开枪自卫。”

150722B04_2

独家专访:郭美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