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堪风雨剩残颜
怡保壁画渐失色

 

½üÄêÀ´âù±£±Ú»­¼«ÊܹúÄÚÍâÓοͻ¶Ó­£¬µ«»­×÷É«²ÊËæ×Åʱ¼äÖð½¥ÍÊÈ¥£¬¿ÖÓ°Ïì±Ú»­ÒÕÊõµÄÃÀ¸Ð¡£

近年来怡保壁画极受国内外游客欢迎,但画作色彩随着时间逐渐褪去,恐影响美感。

(怡保21日讯)怡保壁画不堪岁月洗礼,开始褪色及脱漆!

立陶宛画家恩纳斯及本地画家绘制的怡保旧街场壁画才完成约1至2年余,但由于大多数画作描绘在墙砖残旧的古老建筑物,平时日晒雨淋,许多靠近茶室厨房及厕所的作品,也因湿气较重,周围易长青苔,导致原本色彩斑斓的壁画褪色及脱漆,破坏其美丽原貌。

本地画家赖伟权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表示,他在谦街旧街场画了约42幅壁画,但有些作品因禁不起环境而损坏,加上壁画常遭风吹雨打,致使画作脱漆与褪色。

墙壁残旧湿气影响

他解释,有些建筑物已有80年历史,墙壁已残旧不已,即使他采用较稳定持久的“压克力”(Acrylic)颜料,色彩依然会受湿气影响而脱色,如“印度西施跳舞”及“金鱼”壁画常会出现漆片脱落的问题,有时甚至发生砖块碎裂,出现破洞。

近年在国内外窜红的怡保壁画成为游客热门景点,包括绘制在怡保旧街场如列治街、客栈街、谦街与休罗街等各类具本土风情的壁画,还有兵如港“同根生”壁画,以及万里望文化走廊的壁画。

如今一些较早完成的壁画开始褪色与脱漆,恐怕会影响市容及游客对怡保的印象。

¶÷ÄÉ˹±Êϵġ°Å®Í¯È¡ÄñÁý¡±²»µ«³öÏÖŮͯÊÖ²¿ÆáƬ£¨ºìȦ´¦£©ÍÑÂäÏÖÏó£¬È¹×ÓÒ²²ÒÔâÈËÓð×É«ÑÕÁÏÍ¿Ñ»¡£

恩纳斯笔下的“女童取鸟笼”不但出现女童手部漆片(红圈处)脱落现象,裙子也惨遭人用白色颜料涂鸦。

万里望文化协会
与商民合力修补

为了不让壁画失去原有魅力,本地画家唯有持续到壁画区修补。

万里望文化协会副主席马锦明表示,万里望文化走廊的壁画在今年4月推展,时间久了,壁画难免因猛烈阳光而褪色,因此该会、当地居民及商家尽量合作,譬如有者会赞助购买颜料的经费,也会动手协助填补壁画褪去的颜色。

赖伟权指出,他在2个月前才到该区修复壁画,除了铲除青苔、在壁画脱漆的部分重新涂上底色及颜料等,也与合作伙伴用水泥填补壁画上的破洞。

市容美观吸引游客
赖伟权吁设保护单位

赖伟权呼吁市政厅成立壁画保护单位保护及修复壁画,同时在该区增加公共设备及举办活动,并促请本地民众热心协助,为保护及推广壁画出一分力。

他指出,时任怡保市长哈伦去年12月推介“怡保壁画艺术行”(Ipoh Mural Art Trail)”, 使当地壁画成为受市政厅承认的旅游景点,可惜该区仍缺乏活动及保护。

“在壁画艺术行推介礼实行前,我与市政厅及相关单位曾开会讨论壁画事宜,并建议落实保护壁画的举措,惟迄今仍未行动。”

他透露,他将在邦咯岛及旧街场咸鱼街描绘更多壁画,以宣扬较少人听闻的本地海洋文化。

马锦明披露,该会计划向市政厅提出申请,要求该厅配合,确保有关地区的市容美观及整洁。

冀市厅装电眼
揪涂鸦破坏王

赖伟权表示,有些壁画在去年也沦为破坏王涂鸦的目标,如在壁画周围画上不雅图画、粗俗字眼及疑似私会党的标志,甚至用尖锐的硬物刮壁画人物的颈项。

当时他与描绘壁画的学生担心私会党把该区归为其地盘,于是向警方备案,市政厅后来也重新粉刷遭涂鸦的墙面及巡逻,如今他与当地商家希望市政厅安装闭路电视或巡逻,以监督壁画区。

带动生意量——OCK咖喱卜档业者●苏珊妮

壁画引来许多游客到怡保旅游,间接为我带来不少生意,尤其在假期,就算到了下午5时或6时,也仍有找壁画的游客光顾本档。

盼画家修补——天津茶室业者●叶闰粧

壁画的魅力吸引许多专程来看画的吉隆坡及槟城游客,但有些恩纳斯的壁画已开始褪色,希望有关画家能到来修补,否则壁画可能会失去观赏价值。

融入怡保文化——游客,来自柔佛●吴国民

我第一次到怡保观赏壁画,觉得它们很漂亮,可惜有些壁画有点褪色,建议艺术家可将更多怡保旧街场、古早小贩及新村文化融入壁画中,让人们重温老怡保的怀旧风味。

加强公民教育——游客,来自巴生●郑女士

怡保壁画包含丰富多彩的文化精髓,让游客感受大马的文化风貌。壁画保存如今尚算完整,只希望有关当局加强公民教育,以免有人破坏壁画。

 

λÓھɽֳ¡Ç«½ÖºóÏïµÄ¡°Ï¬Äñ¡±±Ú»­µÄÉ«²ÊÊÜʪÆø¼°Çà̦ӰÏ죬±äµÃ÷öȻʧɫ¡£

旧街场谦街后巷的“犀鸟”壁画的色彩受湿气及青苔影响,变得黯然失色。

独家报道:杨淑仪

独家报道:杨淑仪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