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冬季的 第一片雪花

照片提供/练葵芳

照片提供/练葵芳

生命中有些神奇的刹那,给心灵,给世界灭音,纯粹的安静那么一下下,人会感恩。

普罗旺斯的冬季不一定都下雪,不是不够冷,冷的,可以冷到摄氏零下十几度,但这样又太冷,下雪有下雪的条件,要刚好零度。

哀伤要有爱,我不爱你,伤个屁,刚刚好的条件很重要。

天欲雪,人是知道的,奇异铁灰着脸的天空,空气极度收摄,人心杂念很少。

人在异乡较脆弱

那天我接了孩子放学,母子聊着,天色阴沉着,忽然我摊开手掌,掌心朝上,是个说话的手势吧?

那年冬季的第一片雪花,悄悄落在我手心。

我觉得我要哭了。

人在异乡,心情比较脆弱,愿意简简单单的脆弱,不去武装起来,不去害怕被发现了没面子,渐渐就容易感动。

和年轻时候的情绪性感动不同,与自然融合的感动,总是无言。

雪下大了以后,我带着两个孩子,一脚高一脚低,走到田野中。

孩子们教的

孩子们说累了,望望地上的积雪,倒下,像虫子一样,在雪地里蠕动。

我是热带人,对雪矜持着,孩子们大声邀请,妈妈,趴下来。

都是孩子们教我的。

睡雪、像小狗一样猛然投身落叶堆、安静的淋雨、泥泞中滑行、巧克力吃得满脸都是、无条件原谅一切,无条件热爱生命。

都是孩子们教的。

普罗旺斯不应该是旅游胜地,它能安抚最鼓噪的心灵。

有一天我会买地盖民宿。

这是我要做的事,普罗旺斯收容了我,我愿意为同样疲惫的心灵,烧一锅松针茶,换洗床单枕套,煮一顿法国炖菜。

■练葵芳(曾任记者、杂志主编、电台创意经理、瑜伽老师。嫁到普罗旺斯,洗手作羹汤。)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