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用,不是信

曾经是回教党支持者俱乐部,后升级为大会堂主席的符芳侨,公开宣布跟他曾经最爱也最期待的伊斯兰党(回教党)说拜拜,而且是恩断义绝的后会无期。

曾经高唱“月亮代表我的心”,如今是哀叹“奈何明月照沟渠”。像符芳侨一样对伊党领导层失望的人,相信也不少。

其实,伊党就是伊党,党纲跟党章写得清清楚楚,立党的宗旨与目标从来都没有变,即使间中有些领导人表现得有些不同,但是政党政治就是如此,坐上位子的人不再是原本的自己,他必须适时地扮演这个党要他扮演的角色,否则他就很难继续领导这个党。

否则的话,他如何能得到其他党领袖及党员支持?尤其是在老牌政党里,这种情况更加明显。

山盟海誓是政治需要

因此,不管在3‧08或5‧05,在反对党力量大结合的前提下,有先见之明者已经提出,作为选民是应该要“用”伊党,而不是“信”伊党。

当然,这个是要“用”,而不是“信”,在一定程度也适用在其他政党或政治领袖身上,只是因为只有伊党在最短时间内,出现最大的反差,而让它成为鲜活的教材,让选民实实在在上了一课。

事实上,作为资深的政治领袖,行动党领袖自然也明白,是要“用”而不是“信”伊党这盟友的道理,选前的“山盟海誓”乃至让乌巴染青,都只是政治需要,不会是推心置腹的完全信赖。

因此,当行动党指责伊党背叛了民联后,而且伊党内部的开明派也在筹组新政党,欲筹组新民联时,行动党至少在下届大选前,照理不会跟伊党有“梅开三度”的合作。

林吉祥仍然关心伊党

但是,这是否代表行动党已完全放弃了伊党?恐怕不尽然。

作为资深政治领袖,行动党国会领袖林吉祥除了多次提起火箭,蓝眼及月亮在1999年,2008年及2013年大选合作时,取得最好的国州议席战绩,在伊党跟行动党断绝合作关系前也多次提醒,孤军作战的伊党形势不利,可是这些提醒都无法挽回伊党领袖“郎心如鉄”。

就在伊党正式宣布断绝合作,而且放话不惜跟火箭倒戈相向时,林吉祥再次提起,伊党可能在下届大选惨败(甚至失去丹州政权),也拖累民联失去一些议席的可能。

为什么林吉祥还需要去关心伊党未来的战绩?照理说,行动党领袖应是研究如何协助末沙布领袖的新政党,用最快的速度接收伊党分离出来的势力,然后跟新民联一起打江山,至于保守派领导的伊党是死是活,都不需他们多操心。

火箭月亮基本盘稳固

火箭还关心伊党未来战绩,或许是两种可能,一是看好戏的心态,预言并希望伊党最好是惨败,以证明背叛民联的错的。二,现实政治布局考量,末沙布的新政党可能真的扶不起,因此希望借由提醒伊党会惨败,让伊党领导层“浪子回头”重新讨论另种形式的合作,毕竟伊党的整体势力,不宜直接为敌。

事实上,火箭跟月亮领导层心里应都清楚,双方的基本盘都是稳的,即使互攻也都消灭不了对方,反而会输掉混合选区,到时除了打着开明派旗号的新政党很可能受害最大,但对火箭跟月亮双方整体势力都是两败俱伤。

毕竟,政治上什么样的合作都可能存在,毕竟政治的关键词在“用”,而不是在“信”,所以在打月亮时,行动党还是别冲太急,别把话都说绝了。

许国伟·新闻从业员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