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教室月杪办展览
以图文教您认识海草床

 

150721N02_C775-4a

将中途滩海草床发展为生态旅游区的建议乃双面刃。

(槟城20日讯)为了让无法登上海草床的公众有机会深入认识海草床,自然教室将在本月31日至8月2日,在风车路兴巴士公司举办“哈罗,海草床!/ Hello, Seagrass Bed!”展览。

这将是槟州首次与海草床有关的公开展览,以图文的方式让公众了解海草床。

海草床是数以百计物种组合的栖息地和繁殖处。

海草的根还能安定海床,使海床免受侵蚀。

150721N02_C774-4

“哈罗,海草床!”将从下周五起在风车路兴巴士公司登场咯!

海洋生物重要栖息地

尽管海草床是大自然生态系统里重要的一环,但许多对此“海草床”一词不感到陌生的公众却无法深入了解海草床,以致往往都忽略这块孕育海洋生物的重要栖息地。

无论如何,位于日落洞岸外的中途滩自多年前就陷入是否会被槟州政府以发展之名而面临遭填海的危机,而有许多团体、议员等也针对这项发展计划发动抗议或与州政府掀起口水战。

而筹办约1年的展览,间中面对了人手、资金等多项困难,但自然教室依然咬紧牙根,誓言要让更多公众了解海草床。

150721N02_C776-4

黄云云希望通过展览,让更多公众了解海草床的点滴。

曾参与救海马计划

黄云云“迷上”海草床

幕后主要推手之一兼自然教室负责人——黄云云自8、9年前参与柔佛州“救救海马”计划后就对海草床有奇妙感觉,并在当时登陆位于柔州西部的海草床后,就对孕育海洋生物的温床感到惊奇。

虽然她来到槟州后就先专注在红树林保育工作,但仍未放弃对海草床的热情,并在某一次的讲座上从理科大学得知槟州也拥有海草床。

“那时候郑雨周和数名关注大自然的人士也有提及位于中途滩,所以我便自告奋勇的向郑雨周表达了自己也想前去勘察。”

由于理大并没有研究海草床的专家和相关详细的资料,黄云云在过去登陆中途滩时也尝试收集资料,也举办了不同的小型活动。

多次登陆中途滩视察

郑雨周全力支持展览

素有“环保议员”之称兼多次登陆中途滩视察海草床的丹绒武雅区州议员郑雨周也全力支持这项展出。

盼检讨填海政策

他对于民间有组织能在关心海草床的课题后,还能自动自发主办一系列的活动来唤醒社会的关心,而感到欣慰。

他认为,一旦公众对此课题有一定的醒觉,自然可以为州政府带来压力,也让后者重新检讨中途滩填海的政策及拿出决心保护海草床。

静坐抗议不获回应

虽然郑雨周在数个月前有登陆海草床静坐,以抗议州政府执意进行填海计划,但州政府显然不对他的举措有所回应。

当被询及是否再进行任何抗议行动时,郑雨周不排除自己会在下一次的州议会开始前,再登上中途滩。

价值无法被衡量

海草床遭破坏无法挽救

黄云云在接受电访时就透露,此次展览的出发点是让槟州的公众知道海草床的存在,毕竟知晓海草床的公众依然占据少数。

她表示,自己并不会将此次的展览视为公众就需要站出来保护海草床的前奏,毕竟公众还未了解海草床的情况下,又如何做出判断。

她坦言,若从从经济的角度出发,海草床确实不比屋业发展来得有价值,环境保存与发展一直都是一个令人挣扎的选择。

“可是海草床的价值是无法被衡量,若遭破坏,就一去不复返。”

“一旦海草床被填海后,我确实会很伤心,但我能做的范围有限,唯有在目前做我能做的事。”

发展生态旅游区是双面刃

黄云云也认为,部分人士建议将中途滩海草床发展为生态旅游区,是一种双面刃。

“若有良好的管理调理,配上有效的执行力,这建议自然可行。”

不稳定自然生态系统

“但海草床是一个不稳定性的自然生态系统,我们无法准确预测它什么时候会露出海面,也不知道海底的状况是如何,一旦安全措施不当,就可能令游客与海草床受到伤害。”

 

报道:邱诗承

报道:邱诗承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