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遭迫迁· 种不安心
瓜冷农民冀耕地永久化

Á¬ÈÕºÀÓê¼ÓÉÏÅÅˮϵͳ²»¼Ñ£¬¹ÏÀ­ÀäÔÀÏØÔ¼1400ӢĶÖÖÖ²ËKµÄÅ©¸ûµØ±»´Ý»Ù. ½ª¼°¸÷ÖÖÅ©×÷ÎïÒò½þË®±»´Ý»Ù¡£/D3

姜及各种农作物因浸水被摧毁。

(仁嘉隆20日讯)瓜拉冷岳县农民耕种不安心,时刻担心被迫迁,盼雪州政府提供永久土地,推广雪州现代化农耕业。

瓜拉冷岳县属农耕地段,在仁嘉隆除有2000亩土地供种植油棕,万津也有1400亩土地开发为姜园,以及临近周遭有大小不一的农作物耕种。

尤其是当地所盛产嫩姜是全马主要生产地,也是“嫩姜”之乡,其他盛产的姜还包括黄姜、南姜等,闻名全马。

尽管当地农民不介于在科技时代持续日晒雨淋以农耕维生,但面临发展洪流到来,土地益发减少及价格高昂困境,以致在无固定土地耕种。

地主不愿签约没保障
担心亏本拒投资添设备

当地农民告诉《南洋商报》说,基于土地价格昂贵,少有农民拥有本身土地,大多数以租用方式耕种,如在国能保留地、原住民保留地或是政府没开发的保留地耕种。

他们说,由于非土地拥有者,加上相关出租者不愿受合约约束,没与农民签署合约,以致农民随时面对地主收回土地的可能性。

因此,不少农民为免投资不回本,不敢花费巨资投资现代农耕设备提高生产,反之只以原始方式耕种,造成农作物需看天收成。

上月在万津双溪格南勿(Sungai Kelambu)约1400亩地的姜树就面临排水系统欠佳的问题,使逾半农作物浸泡水中受毁。

随着7月天气变为炎热,部分耗水量大的农耕者基于水源不足,无处可搬运水源而暂停耕种。

因此,农民希望在种植业益发重要时代,要求政府拨出永久土地供农民长期租赁,全面发展雪州农业,达永续发展。

罗志兴:雪政府有意规划
土地局审核工作慢

直落拿督区州议员罗志兴受询时指出,雪州政府有意重新规划瓜拉冷岳县的农耕地,公开让民众认领开发有机耕种,惟土地局迟迟无法完成工作。

他直言,瓜拉冷岳县向来以耕种为主,直落拿督除了油棕芭为主,也有不少村民从事蔬果耕种,尤其是嫩姜更是全马主要供应。

“然而在发展洪流下,县内耕种土地越来越少,早期持有临时地契农民不获更新,使农民无法安心耕种。”

他说,去年雪州立法议会,他曾询间前大臣有关县内农业发展情况时,对方有指示县土地局对辖内耕种土地进行审核,重新回收无人认领或更新的州政府租赁土地,日后开放申请,发展为有机农耕园地。

土地资料多年未更新

“县内有许多土地早期被人大量领取,有的在认领后转手他人,有的地段数人联名,非常复杂,也有多年没更新的,不懂主人是否还在,这有劳土地局重新审核,确认身分;估什在万津有逾1000亩土地。”

惟令他感不满是,县土地局审核工作缓慢,每次前往当局查核时,被告知还在审核。

他促进州政府关注,全面推动雪州农业发展。

10年换3处耕地——姜农●洪忠礼

从事种植业已有10多年了,一直是向人租用土地耕种,过去25年,父亲与我就换了3处耕种地点。

其实我国对农作物需求大,尤其是瓜拉冷岳县,占西马嫩姜市场80%供应,惟气候问题,偶儿收成欠佳,需从泰国进口,使外汇流失。

也因租赁农地关系,农民普遍以保守方法耕种,靠雨水灌溉,农作物往往会因气候问题而歉收。

如果政府能固定拨出土地供农民长期租赁,农民不介意以现代方式耕种,提高收成;惟大家怕被赶,不敢有过多投资。

柔州农业发展规划好

例如水源灌溉系统,一英亩土地安装费约4、5000令吉,对拥有百来亩土地农民而言,需4、50万令吉安装。

反观柔佛州农业发展得相当规划,主要是农耕地多及地皮便宜,农民在自家土地耕种,不用担心被赶,更大胆投资基设提高农产量。

地贵难自购土地——有机蕃薯农夫●李伟菘

雪州地贵,很难自购土地充作耕种用途,一般租用州政府或私人机构的空地耕种;我的蕃薯园就是在国能保留地耕种。

其实,有机耕种是城市永续发展根源,可提供足够食物给国人,减少入口又不污染环境,奈何我国政府对于农耕发展不热忱。

还有土地不足,使种植业一直无法全面去推广,尤其是我国政府机构的有机认证强调土地需是园主本身产业,这让许多租赁土地的农耕者,无法达到有机耕种标准。

旱季需停工数月

加上土地是临时租用,没有合约保障,农民随时面临被逼迁窘困,农人不敢冒险扩大种植,包括建水源系统。

我的农地目前因旱季无法种植,预计有数个月暂停工作,影响甚大。

 

独家报道:潘丽婷

 

独家报道:潘丽婷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