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装置艺术之父李健省艺术作品回顾之十六:诚

1988 年 3 月 13 日,李健省在马来西亚巴生中华独立中学新校舍举行尊基典礼上装置《诚》。出席者包括当年《南洋商报》总编辑张木钦在旁观看。

1988 年 3 月 13 日,李健省在马来西亚巴生中华独立中学新校舍举行尊基典礼上装置《诚》。出席者包括当年《南洋商报》总编辑张木钦在旁观看。

1988年3月13日,李健省在马来西亚巴生中华独中新校舍奠基礼上,以5支青竹绑扎一起的大竹杆,在面积十平方尺的洋灰地上,挥竹写了一《诚》字,给中华学子留下一个意义深长的启示,让坦诚相待成为办学的稳固基石。

画竹不难,拥竹不难,但要心有“诚”竹,最是不易。竹虚心,竹有骨节,挥竹成字,代表中华文化对一个理想人格的向往,谦虚却有骨气,不亢不卑。

诚由心而生,必须身体力行,以竹锋行字,印刻地上,那是沙地鸿爪,也能成为永恒。李健省的人生观,再次表现在艺术创作之中。

当代艺术创作的出发点强调开阔的思想性、批判性与当下性,尤其是那些跨越多元文化差异、有意识地探索世界和生命的奥秘最为可贵。独立的纯艺术在创造过程中隐含了美学,交融了生活真实,但绝不是草率地复制生活现象,临摹图片或生搬硬套的插图。

70年代初期,我浸淫在美国科学期刊 (Scientific American) 有关视觉艺术与最前沿心理的研究报告里;同时探索各种思维形式的存在,使理论的提炼与创作实践相铺相成。在创作过程中,自象形文字(Pictograph)、书法、剪纸艺术等造型元素中汲取养分,而1972年的三维度作品《Mankind》是其中一例,接着对奥秘的三分法思维大感兴趣。

部分大奖落在巴生

压抑的1970年代,马来西亚国家艺术馆有部分大奖皆落在巴生,这也是许多研究东南亚当代艺术学者们近年常到巴生我处收集史料的主因,当中有一些是马来西亚艺术史上巍然屹立在急流中的标志性作品。

变幻莫测、惊涛骇浪的1980 年代,我继续策展装置艺术进入社区,以《诚》祝福华教。

今年1 月25 日我去上傅承得老师导读《中庸》的课程,让自己有机会重温《中庸》里很重要的的一个字-——《诚》,温故知新。

“诚则明矣,明则诚矣”,艺术创作也是一样。

本报获李健省授权刊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