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官员比例不到3%
加入反贪会发挥正义感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三名华裔官员接受《南洋商报》访问,畅谈反贪工作的努力;左起何家贤、陈江使及林锦新。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三名华裔官员接受《南洋商报》访问,畅谈反贪工作的努力;左起何家贤、陈江使及林锦新。

(布城20日讯)一直以来在政府机构,华裔官员的比例较友族明显偏低,即使在反贪污委员会内,华裔官员的比例也不到3%。

根据反贪会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的反贪会官员共有1769名官员,巫裔占最高比例,共达1476人;其他土著占161人;印裔有78人;其他族群有6人,而华裔官员仅有48人。《南洋商报》针对“华裔官员当官”课题,特地专访三名反贪会官员,畅谈他们当官的心历路程,究竟他们当初为何要加入反贪会?尤其是面对华社十分关注的赵明福命案时,他们又该如何面对舆论压力?反贪会对他们而言,使命感和意义在哪?

大马反贪会特别行动小组副总监拿督陈江使,简称

大马反贪会社会教育组助理监察官何家贤,简称

大马反贪会社会教育组监察官林锦新,简称

问:当初为何选择加入反贪会?

【加入执法部队为国贡献】

陈:我从小就喜欢看警匪调查戏,如警匪动作影集《警网双雄·Starsky & Hutch》和港片,在学校就喜欢发挥调查本色。

我在私人界做工几年后,就考查案官,当时到反贪污局(ACA)考查案官的职位时,还不知道是这是什么部门,我也有参加警察助理警监(ASP)的考试,也到过几个部门面试,最终我还是选择了反贪会当查案官。

从小梦想加入制服部队

何:就如每一个男孩子曾经都会有个梦想,小时后看港剧多,就想要穿制服,做执法部队。

当时在莎阿南工艺学院升学,该学院就规定每人必须参加一个制服团体,于是我加入了陆军后备军队,对制服团体和执法的兴趣就从那时开始培养。

我不想只找一份朝九晚五,只为薪水而活的工。当我们都只会空口喊话,我们曾付出过什么努力?

我不单纯只为了糊口,希望工作方面,带给我人生意义,对社会有些贡献。

如果说高薪职业,据之前报道,反贪会是在公共服务领域中,排在第三名的高薪公共领域,薪水算可观。

见证反贪会“糟糕”程度

林:小时候看金刚战士(Power Ranger)和奥特曼超人打怪兽,他们都是富有正义感的人物,长大后就喜欢看《包青天》。

包青天是正义凛然的角色,他的成功原因之一就是身边还有护卫展昭和为他谋略的公孙策,还有左右护卫王朝马汉保护他。

如果包青天没有展昭和左右护卫的辅助,他可能很早以前就遭人杀害了,没公孙策,包青天也不能破那么多案。

于是,我就带着一个心态,除了为国服务,就是辅助反贪会把她做得更好,出一点绵力。

我选择加入反贪会的原因很简单,四个字——为国服务(Berkhidmat untuk negara)。以前在国营电台工作,每次写信的最后一段一定会有“为国服务”这句话,看久了就印入脑海里,心里就认为,我应该可以为国家做些什么。

刚好赵明福命案在2009年发生,我是在2010年12月1日加入反贪会,那时候外界都讲反贪会很糟糕,我就进来看一下究竟反贪会糟糕的程度能去到哪?

坦白说,当时我并不知道反贪会是什么,在报章也看不到反贪会要招聘官员的信息,那时做电台刚好念到“华总要招聘华裔官员”的新闻,就抱着不如一试的心态。

问:在反贪会的工作范围和职责

【陈江使专注处理高官显要案件】

陈:我现在特别行动小组做副总监,此部门是反贪会转型的时候,专注处理知名度高,在政府和私人界极重要的高官显要案件,就如森那美前总执行长拿督斯里阿末朱比尔被控失信案和IIB前总执行长的丈夫阿敏的贪污案等都是由特别行动小组负责调查。

我曾着手办过的案件有如嘉登控股独资子公司嘉登工程(Gadang Engineering)及国民货柜(Kontena Nasional)的贪污舞弊案等。

由于反贪会须要调查复杂和高档案的案件,我们就会雇用外部资源,以合约方式聘请具有法律、会计和工程等经验知识的专业人士。

“我的部门官员要有足够的经验历练,必须是要有44级、48及和52及级的调查官。我们也会从吉隆坡证券行、大马公共工程研究院(Ikram),及法律界等专业人士合作一起调查案件。”

如今,我已升级至C级别的高职阶层,我应该会在行动组中服务到退休为止。

【何家贤全国华小宣传反贪运动】

何:从2010年到去年尾,我都是在调查组,负责调查涉及公共服务领域和公共利益的案件,直到去年杪,社会教育组有空缺,我才调任到该组。

教育组是通过“项目管理办事处”(Project Management Office,PMO)在今年才成立的,由于教育组内的华裔官员只有林锦新和我,所以我们两人都会互相协助。

我现在负责社会教育组的小学组,主要延续“除贪小英雄”的发起人林锦新的工作,到全国华小宣传反贪运动,今年还会延伸到国小和淡小宣传。

“反贪要从小开始,这是教育组最大的成立宗旨。”

其实,在2007年反贪秘书处已成立,反贪会到大学宣传反贪意识,但大学生已有自己的思想,要灌输反贪观念所达到的效果不大。

“三岁定八十”,我们就回到小学,从小学开始,一直延续到中学和大学。教育组主要的工作是作为反贪会的“唇舌”,与华社接轨,到外演讲宣传,传达反贪资讯。

此外,除了“除贪小英雄”,我们有跟学校老师做联系,让教师成为反贪会的“媒介”,传达反贪意识给学生。

“我们配合校方给老师2至4个小时的讲座和分享会,希望老师能够在公民课或道德课上加入反贪元素,把反贪意识传达给学生。”

【林锦新孤军作战政治不易搞】

林:我是“动口不动手”,过去5年来,我都在社会教育处,从一开始的电子媒体组、反贪秘书处、私人领域组到今年负责政治组。

我去年负责筹备“除贪小英雄”企划,直到何家贤加入成立教育组后,接手我的工作,我才放心调去政治组。

关注修改反贪会法令

“目前只剩下我一人在政治组孤军作战,坦白说政治不容易搞。”

之前1月到今,我已找了行动党、马华、民政党和伊斯兰党等政党的领袖,主要工作是安排政党领袖与反贪会高层见面,关注放在商谈修改反贪会法令。

反贪会要修改法令就要修改宪法,我们必须要得到朝野政党的支持,获得三分之二国会议员的支持才可修宪,现在则两边还不到岸。

目前反贪会要修改的法令有五项,一是反贪会主席的委任权,从首相劝告到国家元首委任,修正成直接在宪法下受委任,更彰显其独立性。

二是成立反贪官员服务委员会,让反贪会有权利聘请和解雇官员,脱离公共服务委员会的聘请机制,如警察和老师皆有本身的委员会。

三是修正2009年反贪会法令第23条文和36条文,23条文修正是要确保政府行政人员在涉及投标、合约、土地和政府工程中,不会利用现有的漏洞;修改第36条文,是可以让反贪会可在没有进行初步调查前,直接调查可疑人士的财务状况和财产。

四是设立公务员行为不检法令,解决审计报告中有官员“买贵”了的指责,若公务员没看好政府钱财,浪费公款的话,可构成“疏忽罪”控上法庭。

五是设立私人界的社会企业法令(CLA),让私人界企业有健全的反贪机制,若职员贪污犯法的话,企业雇主或要问责。

此外,反贪会正在拟定讲座课程纲要,针对教育组的小中学生、私人界的非政府组织、华社及政治人物皆有一套的讲座课程,预料将在9月出炉。

“我的另一个任务就是要找他们(政治人物),把讲座课程推荐给他们,如一些政党有党校,我们希望他们把反贪课程加入其教学纲要。”

让政治人物上反贪课程

主要是让政治人物和国会议员上反贪课程,其实许多政治人物未必了解反贪课题,主要让对方了解反贪会结构、法令及与反贪会合作等。

“这对党而言是好事,因为你要塑造一个廉洁的政党,你一定要让党员知道反贪意识,而且身为人民代议士,若人民向你咨询贪污课题,你可以直接回应,无须找反贪会质询。”

问:恰好何林两人加入反贪会时期碰上赵明福命案,他们如何面对舆论?

【加强保安记录盘问过程】

林:批评肯定有,有些人会问究竟赵明福的案件发展如何?我们会说“赵明福坠楼皇家调查委员会”的报告已经出炉了,但不是每个人都会去看那份报告,我们还是要解释,经过解释后,很多人都能接受。

“之前主席也跟行动党说过,希望会有个了结,我们才可以前进,不然的话,一直卡在这边也不是办法。”

两年来没接投诉

我认为,以往错了我们就要引以为鉴,现在反贪会保安森严,也有闭路电视监视,自从有了录影盘问室(VIR),这两年来反贪会都没接获投诉。反贪会录影盘问室,盘问全程都会记录在闭路电视内,以免反贪会遭人污蔑时,可以此为证。

“从开始盘问到结束我们都全程录影,过后还会烧一片光碟给他(被盘问者),若案件带上法庭的话,还会呈交一份给法庭。”

加上盘问室内装有数码的时钟,是以分秒为计算单位,反贪会不可能“做手脚”剪掉录影片段。室内还有温度显示器,证明被盘问者是获得“善待”。

“很多人不能接受是因为信息没有传达到,误解造成。”

宣誓官问为何加入

何:我加入反贪会时,正逢赵明福命案的最热的时期,当2我要跟宣誓官宣誓及审核文件,当时那华裔宣誓官看到我是加入反贪会时,就直接劈头问我:“你是华人吗?为何要进入反贪会?”

当时我就说不能因为一个个别案件,我们就不要做反贪工作,完全否认反贪会的存在。

现在社交媒体宛如一把“双刃刀”,有好有坏,我希望民众能够往好的方向去看。

相关新闻:
陈江使:科技发达搜证难
网络“打草惊蛇”最棘手

独家专访:郭美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