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国学者合编
教科书重塑中日韩史观

150720A16_C743-0a

韩国民间教科书关注组织“亚洲和平及历史教育连带”常任共同运营委员长梁美康介绍桌上由中日韩三国学者编著的历史教科书,坦言14年来工作漫长艰辛,但自己从中得益不少。

(首尔19日讯)历史争议长期笼罩中日韩三国,近年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亦令关系蒙上阴影。但一批中日韩学者14年来持续不懈地展开历史对话及编写民间历史书。

韩国民间教科书关注组织“亚洲和平及历史教育连带”常任共同运营委员长梁美康在首尔接受访问时,桌上放着两套教科书,分别名为《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及《超越国境的东亚近现代史》,严格来说它们并非正式教科书,只属辅助教材,但在中日韩三国不断的历史争议中显得分外珍贵———因为这是中日韩三国学者14年的心血结晶。

日教科书大减二战暴行

日本教育科学部2001年4月通过8本教科书书稿,内里大幅减少对日军二战暴行的记述,只有一本提及“慰安妇”。

当中最受争议的两本是新历史教科书编撰会及扶桑社的教科书,前者声言日本侵占朝鲜半岛“合乎国际法”,还渲染战时日军如何“勇猛”,后者将日本侵略战争形容为“解放东亚人民”。

这些美化侵略的教科书引起中韩两国朝野强烈抗议,梁美康因此察觉到教科书的重要,“这里涉及的不只是‘慰安妇’问题,还关乎下一代。”她开始联络中日民间组织及学者,结果2002年在中国南京决定共同编撰可供三国学生使用的东亚近现代历史读本。

“慰安妇”问题最快达共识

这批学者每年见面一次,平时则以书信形式交流,展开梁美康口中的“漫长历史对话”,过程“很漫长、很辛苦”。

三国语言及文化很不同,日韩都有民间教科书关注组织,日本的合作伙伴是“儿童与教科书全国网路21”,但中国没有,他们因此跟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合作。再加,三国的研究水平不同,要互相迁就。

三国学者对一些历史事件也有不同看法,但日韩政府一直无法妥协的“慰安妇”问题,反而是他们最快达成一致的。

另外,三国学者至今对一些历史问题仍无法达成共识,独岛(日称竹岛)主权谁属便是其一。

抗右翼史观日编者 忧人身安全

梁美康提起参与三国教科书编订的日本学者时,不禁流露出敬佩之情。“日本右翼压力很大,日本学者的参与也就来得特别宝贵。”

参与三国教科书编订的早稻田大学日本近代史专家大日方纯夫教授受访时忆述,2005年首套教科书《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问世时,正值靖国神社参拜与日本教科书修订问题争议高峰期,他当时在忧虑人身安全的危机感中工作,幸而最终未遭受直接压力。

大日方称,历史学者积极推动战争历史研究,以其消弭东亚各国就战争问题的对立,当前一大课题是如何克服安倍政权否定历史的右翼立场影响,开拓未来。

大日方说,日本教科书与历史教育在1990年代中期曾一度强调二战侵略战争及加害问题,但自1990年代后半期起,提及“慰安妇”等问题的二战历史屡被斥为“自虐史观”,相关记述逐渐从教科书消失。

韩新右翼教科书美化日治

韩国新右翼约2005年开始活跃,学者2008年3月曾出版未经教育部正式审批的教科书,较一般教科书减少抗日运动篇幅,还肯定日治时期促进韩国现代经济发展,又正面评价李承晚及朴正熙独裁政权,惹起非议。

韩国教育部2013年8月批准使用教学社等出版的新右翼学者编写的8套初中、高中韩国史教科书。其中教学社的教科书把朴正熙1961年发动的“5‧16军事政变”美化为“革命”,又把“5‧18光州民主运动”称为“暴动”,合理化政府动用军队镇压的决定,但对军队开枪和人命伤亡绝口不提。对于日军强征“慰安妇”,该书声称“强迫可能是误解”。

韩学校拒使用

在社会舆论压力下,教育部改口敦促有关出版社在2013年10月底前重新修改、校订近900处被指歪曲甚至错误的地方,但韩国学校还是一致拒绝使用那批教科书。

150720A16_C763-0

中日韩三国学者14年的心血结晶。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