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贪会5小组制衡透明
查高官显要从未遇阻

陈江使:我们会跟进案件,不会无端端就结束。

陈江使:我们会跟进案件,不会无端端就结束。

(布城19日讯)2009年对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而言,是有重大影响的一年,反贪会成为焦点,是挑战也是考验。

这一年,2009年反贪会法令生效,反贪会厉行改革转型,也获得更多权力,包括成立特别行动小组专门处理高知名度、在政府和私人界极重要的高官显要案件。

大马反贪污委员会特别行动小组副总监拿督陈江使说,许多人都质疑反贪会的独立性,自从2009年反贪会法令在1月份正式生效后,反贪会就开始进行“转型计划”,设5个独立监督小组作为反贪会的制衡机制,分别是反贪污顾问团、肃贪特别委员会、投诉委员会、运作评估小组和咨询与防范贪污小组。

“多年来从未有人要求我们停止调查,我们只是涉及调查,秉持透明度的调查。”

他是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这么说。

案件不能无端端结束

相较于改革前后,他说,以前自己在行动组,调查报告只是提呈给总检察署而已,无论是公开或秘密案件,在该案件还未带上法庭前,都不能公开,也不必向任何人禀报。

“反贪会的运作评估小组会负责评估调查个案,亦可要求反贪会重新审查,而运作评估小组会议后,都会发新闻稿,表明有关案件的进展。

“我们提呈给总检察署的案件,在6个月内,总检察署也要通知运作评估小组有关案件进展,案件不能无端端就结束。”

他指出,运作评估小组是由反贪会主席和首相推荐,国家元首委任的退休资深社会专业人士组成,后者都是在社会上享有敦或丹斯里等头衔的人士,皆无领薪,旨在为国服务。

授权搜查及建扣留所
反贪法令加强个案保密

2009年反贪会法令实施后施予反贪会更多权力,授权反贪会权力能够发出搜查令和建设反贪会扣留所,加强个案的保密工作。

陈江使说,以前在1961年反贪法令下,反贪会官员一定要向法庭申请搜查令才可进行搜查。在1997年反贪法令修正后,就授权反贪会的特定高官发出搜查令的权力,而他们就无须去到法庭申请搜查令,就可迅速拿到搜查令行动。

“过去需要向副检察司申请搜查令,后者就知道反贪会的搜查案件,就没得保密。经过法令修正后,反贪会就有权力发搜查令。”

随着2009年反贪会法令生效后,只要质疑官员的收入跟财富不成正比,有贪污的嫌疑,B级以上的反贪会官员就有权力批准要求对方申报财产的申请。

减少第三者介入

以前这项申请必须通过副检察司批准才可以调查,如今调查组主席、特别行动组主席或行动组副主席都有此权力。陈江使说,如今C级别的他,也有权力发出搜查令叫下属去搜查。

另外,他指出,由于以前扣留嫌犯要带到警察局扣留所扣留,存有一定的风险让扣留者对外接触,加上反贪会调查对象包括警察,因此增加扣留者与外界沟通串谋潜逃的风险。

“如今反贪会已建设自己的扣留所,不让扣留者有机会与第三者接触,减少第三者介入反贪会的调查程序。”

陈江使:赵明福命案让反贪会更加关注保全的重要性。

陈江使:赵明福命案让反贪会更加关注保全的重要性。

转型期间发生棘手命案
“赵明福案摧毁威信”

自2009年来,反贪污委员会一直积极改革转型,在调查行动上加紧保密工作,兼秉持调查独立性和透明度,同时也学会如何“人性化”与被调查者和公众相处。

但是,同样就在2009年,在反贪会转型的起步期就发生赵明福命案。

要反贪会官员提起赵明福命案显然有些忌讳,陈江使就当年赵明福命案发生后,稍微陈述此案对反贪会的影响。

回忆当年,他称,2009年1月反贪会法令生效后,反贪会就开始转型,当时赵明福命案在2009年7月发生,他们已在转型阶段,而当时社会教育组做了许多努力都被摧毁。

他个人认为,赵明福案件的发生有好坏两面,此案一发生后,一天内就将反贪会多年来所付出的努力摧毁。

重新关注保全重要性

尽管如此,他也认为此案让反贪会重新关注到保全的重要性,政府因此也拨出预算给反贪会装置铁窗、闭路电视和加强保安人员,从原本的20多人增至百多名保安人员。

“以前我们没关注过保全的重要性,这意外(赵明福案)发生后,政府就给我们预算,建议我们关注反贪会保全的重要性。”他说,之前他们没学习心理学,就用直接的盘问手段,向证人或嫌犯录供,没考虑过被盘问者的心理素质问题,现在反贪会官员都有上心理课程(MACCPEACE)。

“经过长时间一连串的盘问,我们要给时间让嫌犯冷静下来,以免嫌犯产生负面情绪,想些“不三不四”东西。当一个人的情绪压力到达顶端,他们就会有寻死的念头。

“客人死在家里须负责”
找真凶是警察工作

针对今年中旬,反贪会与赵明福家属对民事诉讼案达致庭外和解并支付赵家60万令吉疏忽赔偿,陈江使声称反贪会认同他们必须在民事上负起责任,就如你邀请客人回家,但那客人却在你家死了,你必须要对此负责。

“当我们同意赔偿,庭外和解,我们是接受我们在民事上的责任,不能把刑事和民事混为一谈。”他重申,在刑事案上必须要获得证据,找出真凶,那是警察的工作。

负起民事责任

他声称,许多事情反贪会不能对外公开,他提起当年那天案件发生后,警察到反贪会办公室取走他们的电脑,他们的官员到警局录供,一名官员被三名警察盘问,他们都没说。

“是,我们是被锁定调查的对象,我们不能参与任何调查程序……那时我们都全力配合(we give everything that time)。”不仅如此,陈江使在赵明福命案最炽热的高峰期,即在2010年被调去雪兰莪州反贪会担任首席高级助理总监,更让他被迫直接面对民众和非政府组织针对此命案排山倒海的指责。

网上留言可畏

他强调,反贪会无法买证据,他与非政府组织交涉时,也耐心及专业地跟对方解释整个查案的作业程序,而后者聆听他的解释后,有半数的人都不会那么生气他了。

“我们做了许多好事,没人看见。现今社会很喜欢将事情放大,在网上散播谣言。”

他也以最近发生的刘蝶广场事件为例,说明流言的“破坏力”。

“当我们还在驾车去买东西,全世界就说武吉免登金三角已经沦陷,要重演5.13事件……”

明日预告:网络打草惊蛇 反贪会查案难

独家专访:郭美裙

独家专访:郭美裙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