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取教训勿挑起种族冲突

今年7月11日,位于武吉免登闹市中心的刘蝶广场一间手机店被疑发生一宗手机被偷窃案而在较后发生不明人士围攻店员,疑是“报复”而来;继之在翌日(12日)又有更多人涌向刘蝶广场叫嚣,警方急速派员阻止事件恶化;到了凌晨时分,滋事者又再动粗,记者也遭池鱼之殃。

在7月13日,仍有滋事者在附近挑衅伤人,顾客及游客匆忙走避,商家也被迫停业。

为防止事态恶化,警方加强布阵,基本上控制整个场面,但网络上却传出“种族冲突”引发国人担心事件受到渲染。

截至7月15日,警方已扣捕27人;被捕者包括嫌犯(已被控上庭,但他否认有罪)及3人被指触动煽动法令。

网络造谣种族冲突

刘蝶广场的突发事件,没有理由归类为“种族冲突”;但可恶的是,有人在网络包括面子书散播是种族冲突的谣言,幸好目前局势已平靖,越来越多的民众也相信与种族无关。

无论如何,我们还是要警惕有人企图借故将小事渲染成种族问题。

下列的三个历史事件必须引以为鉴,而各事件所蒙受的损失也是显而易见的:

(一)1957年元旦日(1月1日),乔治市被英女皇御准升格为市,巧遇乔治市市议会成立一百周年,也就大事庆祝一番,当局出版双语(中文和英文)及图文并茂介绍乔治市的历史及一连6天的庆典节目;其中的大旗鼓游行是压轴表演,也就分别在1月日及2日在不同路线举行。

1月1日的大旗鼓游行安然无恙;但到了1月2日(第二天)的游行,当下午行至柑仔园四坎店时,不知何故队伍中起了冲突,警方被迫鸣枪以阻止动乱。结果有一人被打死、7人受伤,游行马上作鸟兽散,乐极生悲。

旧币贬值示威冲突

到了1月7日的新闻报道这样说:

槟城情势恶化,再有39人受伤,截至目前为止,已有5人死于非命,总共74人受伤,政府被迫宣布全岛戒严,大举逮捕华巫私会党徒(戒严令直至7月13日才放宽限制)。

(二)1967年因政府宣布旧币贬值15%(即指有英女皇肖像的钞票),引发市场混淆与不满。此时已走群众路线的劳工党号召在11月24日举行大游行和大罢市,抗议政府处事不当。

当时有人在大路后写大字报引发口角和冲突,结果肇发种族冲突大悲剧,总共有27人丧命、123人受伤;政府乃宣布戒严10天,在12月4日才解除禁令。

虽然这事件因政治而引起,但陈志勤有解释是极端种族分子制造事端才把问题种族化,总共有1605人被捕。

抵制种族主义星火

(三)第三宗悲剧发生在1969年大选后的第三天,俗称“513”种族冲突流血事件。因这届大选,执政的联盟虽再掌中央,但失掉槟州政权,而雪州及霹州政权因朝野势均力敌未能及时组成州政府。

由于局面沸腾,也有胜利和抗议游行,结果爆发了史无前例的流血事件,官方的数字显示各族死亡人数达196名,受枪伤170名,受其他武器攻击受伤者259人,另有37人失踪;总共有9143人被捕。

这一场触目惊心的烧屋、烧车和群殴的暴力事件,是我国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幕。

上述三宗事件其结果是两败俱伤,没有胜利者。因此,在语言、宗教及政见上的煽动和挑衅是绝不被允许的,否则马来西亚将陷入动荡的漩涡。因此,当务之急是扑灭和抑制种族主义的“星火燎原”。

谢诗坚(资深评论员)

谢诗坚(资深评论员)

上则新闻 下则新闻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