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鞭虐
女童屁股开花

彭慧盈(左起)及苏世维在黄书琪的陪同下,出示9岁长女遭老师鞭打的伤势照片及报案书。

彭慧盈(左起)及苏世维在黄书琪的陪同下,出示9岁长女遭老师鞭打的伤势照片及报案书。

(古来19日讯)9岁女童因未得到体育老师的批准,擅自在桌位上喝水,遭老师鞭打至屁股开花。

父母眼见女儿臀部被鞭打至大面积红肿及积血,无法哑忍而选择报警,并带女儿到古来政府医院验伤。

38岁工程经理苏世维表示,他与同龄妻子彭慧盈(科技顾问)在新加坡工作,两人育有3名5至9岁的孩子,平时由岳母帮忙看顾,而长女则在古来县某间华小就读三年级。

3藤鞭捆在一起鞭打

他说,本月1日,长女放学回家向岳母申述老师鞭打屁股,感到疼痛,岳母查看伤势发现事态严重,马上联络他和太太,他们马上向公司请假,当天下午3时许返家,带女儿向校方查问整个事件。

他表示,长女告诉他,早上8时上体育课时,因为没有获得老师的批准而在座位上喝水,因此老师鞭打她手掌两下,之后老师再拉她到班前鞭打屁股3下。

“老师把3枝藤鞭捆绑在一起,然后鞭打学生。”

他指出,这起事件上,夫妻与校方及这名年轻体育老师曾当面对质,相关老师承认在“学生未获允许擅自喝水”情况下鞭打学生,三方最终无法达致和解。

9岁女童疑未经过老师的允许,擅自在座位上喝水,遭严师鞭打至屁股开花。

9岁女童疑未经过老师的允许,擅自在座位上喝水,遭严师鞭打至屁股开花。

伤势严重停课数天

苏世维说,由于女儿伤势严重,必须停课数天。

他与妻子今早在民主行动党士乃区州议员黄书琪的协助下,召开新闻发布会讲述事件的经过。

多次被投诉怀恨在心
父亲疑老师滥权

苏世维怀疑老师是因多次被投诉,怀恨在心,滥用职权鞭打学生。

他宣称,女儿向亲友透露老师鞭打她之前,曾质问父母是否曾向校长投诉老师。

曾投诉老师上课玩手机

他坦言,今年2月至3月期间,他与妻子曾向校长投诉该名老师上课时间玩手机,把学生搁在班上,根本没有“真正”让学生上体育课。

他说,据他了解,老师知道遭家长投诉后,开始把怒火发泄在学生身上,不仅辱骂全班学生没家教,毫无一丝反省或悔改之意,他于是再次向校方投诉这名老师,无法成为学生的榜样。

他也把上述事件带到古来县教育局投诉,但官员给他的调查回应是,年仅25岁的男老师是教育部奖学金得主,必须履行合约当老师,对方国外留学回国服务一年多,若要采取任何纪律处分,必须交由教育部处理。

教育官指非报复

他声称,教育官员前往学校调查,并要求全班同学用纸和笔写下女儿被鞭打的原因,可是三年级的学生词汇有限,大部分学生都写“喝水”,因此,官员认为老师并非报复,一切是因没有知会老师,学生擅自喝水而引起。

他强调,不管是学生未获老师允许擅自喝水,还是其他原因,也不应构成被老师问罪鞭打之过,更不应下如此重手。

老师已辞职   接警告信调离

苏世维表示,他向校方表明两项立场,包括该名老师不适合为人师,应离开教育界以免其他学生遭遇相同情况,还有希望校方能够透明化处理事件,不能包庇老师。

他说,上周校方转告他该名老师已递辞呈,由教育局安排调离该校,并给予警告信。

“强迫重罚或给老师警告信也于事无补,因为老师的问题仍存在,只是把问题推给其他学校。”

担心女儿有阴影

他认为,老师应接受心理辅导,年轻老师是否已经有足够的心里准备扛下教育工作,对工作满意程度等做详细的评估。

他指出,召开记者会并非要指责该名老师的行为或校方,而是反映教育系统的不足。

他说,女儿已回到学校上课,该名老师已离开学校,他们担心女儿因受辱带来阴影。

“至于伤势方面,女儿经过2周服药,屁股红肿情况已痊愈。”

建议评估教师心智

黄书琪表示,她接获上述投诉的同一个星期内,也接到另一宗老师鞭打学生案件。

她希望教育部确保教师采用专业化的教学方式执教,并建议教育部为教师们做心智评估,提供有效方案对付“行军式”体罚的老师。

校董:教局介入处理
盼双方互相体谅

针对上述鞭打女童案,相关学校董事长表示,校方与男老师了解情况时,老师坦诚犯错,更已向校方提出辞呈,教育局已全权介入处理此案。

他建议教师在体罚学生时必须更慎重,也希望家长们能体谅教师所面对压力。

南洋商报官网 | Nanyang Siang Pau Official Website
南洋商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 Copyright © Nanyang Siang Pau Sdn Bhd
Solution Powered by